殷琦

一位註冊藝術治療師(表達藝術)。港大表達藝術治療碩士、教院音樂教育碩士、港大文學士,主修中文中史。一舊蕃薯般的孤獨文青。總活在迷霧之中,怨氣太多,希望太少;與你和我一樣,在小小的香港同受壓抑、同唱悲歌、每天僅為生活掙扎求存。興趣在表達藝術治療、哲學、心理學、生活、音樂、藝術、政治、宗教等。

學生從來都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

究竟咩是暴力?藍絲一天到晚講「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但是而家到底是邊個暴力呢?

學生唔爆塊玻璃,又點入去呢個象徵著制度暴力的頂峰-立法會呢?呢個是意識形態的展現,是人民宣示力量的方法,就是呢個立法會,過左一條條粗暴的法例,甚至有一班民賤聯為虎作倀、強行通過一條又一條香港人不同意的法案,強姦香港民意—我倒覺得今次,年青人是選對了建築物了。暴力,是林鄭你默許暴力的發生,你甚至贊成制度中暴力的發生。議會不嬲都很暴力呀,強行DQ人、強行剪布、強行修改議事規則。霸王硬上弓,邊個暴力呀?他們係入去刑毀,但卻沒有破壞文物/圖書館、甚至俾100蚊出黎買野飲(100蚊紙買野飲是咩玩法?!),乜暴徒會俾100蚊買野飲架咩?!

暴力,是一百萬人遊行你唔聽、二百萬人遊行你唔聽、三人死諫你唔聽-打爛塊玻璃就話人暴力。暴力,是你唔聽人講,人地再要求,你就請人食催淚彈/橡膠子彈;你根本無正面回應過人民的訴求、你唔聽人講野,呢樣又暴唔暴力呢?操控大台成為你的輿論機器、用絕對的權力壓過人民訴求,甚至洗人民腦,咁又暴唔暴力呢?

暴力,是你一次又一次講大話,口中話聆聽年青人聲音(雖然真心無信過你),果頭連見下民主派議員都唔肯,話「哂時間」。請大家明白,今次年青人是被逼上梁山,我地用過咁多方法,汗血淚都流過,換來的只是一句「暫援」—頂你,我地乜都無爭取到架仲係!!果5大訴求呢!釋放義士呢!撤回暴動定性呢!!

暴力,是你凌晨四點開記招,記者問你N次「你害死左咁多人,會唔會落地獄」-我幫你答啦,地獄 is waiting for you。我對我信的上帝有信心,係唔會俾你呢D喪心病狂的殺人犯上黎,你口裡承認但行為極惡,上帝唔會留位俾你,一定將你送回地獄,永火焚身!除非你痛切悔改,不過你一路都無。

我的結論是,因為你是既得利益者嘛。所以待人暴力也沒什麼,反正你躲在警察的盾牌後面就好,安全得很-嘩,你仲話是眾人之首,你講唔講得出口呀。耶穌話最大的要做最小的,最大的要幫最小的洗腳架喎。你?哼。講暴力,我們都要向你學習就真,我們拍馬也追不上。

大家知道嗎?「暴力」,唔一定係「肢體衝突」、「打交」就是暴力,唔係「講粗口」就是暴力。犯「法」是錯、但犯「罪」才是真正的錯。真正的暴力,是不費自己之力,赤裸裸地用制度、用權力,打人落十八層地獄。呢D先是高級暴力,亦是最難對付的暴力。法律也可以是錯的(難道內地D法律都唔會錯?!),點解大家可以非黑即白地話「暴力就是唔岩,犯法就是錯」呢?

我話你聽,學生不是暴徒啊、你們才是,你們是道德上無可推諉的暴徒。我信耶穌,但我希望三位死者冤魂日日纏你身、陰魂不息,直至你回轉為止,要讓你與你的問責團隊,以及一眾建制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祝願你靈魂深處的聖神/聖靈/良知whatsoever,日日夜夜譴責你,鄙視你這個毫無惻隱之心的生物,你連為人也不配(當年狼英都唔配我咁鬧佢,但你真係絕對當之無愧)!

我絕對不會支持暴徒的-我講緊是你呀林鄭。暴你老母!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