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存在的意義 — —《迷失藝術》

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8/01/26/18/44/one-3109447_960_720.jpg

https://cdn.pixabay.com/photo/2018/01/26/18/44/one-3109447_960_720.jpg

廿歲出頭時,我第一次聽這首歌,傳入耳中的是:「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人是痛苦的……」
我聽歌是先聽旋律,後再留意歌詞的。
一首詞填得再好,旋律如果是災難都會讓人難受,還不如去欣賞詩更好。
可是一首曲再好聽,若沒有相配的詞,就像沒有靈魂的美女,庸俗而無法置於心頭。
而這首歌,是我聽過後會想要回頭找詞了解更多的一首歌。

人生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想抺殺自己的存在(現在呢?現在是仍在摸索中啊),於是在聽流行曲時竟遇到如此有共鳴的詞,真的是立時豎起了耳朵。王苑之的聲音有種憂鬱細膩的味道,老實說除了〈我真的受傷了〉之外,我都不太聽她的歌,不想加重自己的負擔喇,不過〈迷失藝術〉是例外,2019年,這首歌已面世了十年,我仍然在聽。

這是一首講藝術、藝術家與生存的歌曲。

廣闊的宇宙 浪漫的邂逅
璀璨的背後 裂縫裡有小偷
從來藝術家眼眸裝滿煩憂
雕塑的眼淚 後人說沒有

歌曲開首讓你腦海浮現出星河漫漫的廣闊景像,爾後帶領你轉瞬進入藝術家的眼眸之中。
很多偉大有名的藝術家都被發現有抑鬱、自戀、焦慮、反社會人格等等的某種精神病癥。痛苦以及與世界格格不入,成就了他們的藝術。藝術讓他們尋找到面向世界的出口,於是激烈的、陰暗的、怪異的……在藝術世界都得以成立,而世界通過藝術欣賞這些或許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好好相處的人。
藝術成為了彼此的橋樑。
當然,溝通總會有失敗的時候,譬如「雕塑的眼淚 後人說沒有」,所以有說藝術家是孤獨的。

可是有時我會想,天才與白痴僅有一線之差,藝術家與未能適應社會者會不會也一樣呢。

之前看了著名的〈麥田捕手〉,我就覺得莫名奇妙。
麥田捕手的主角如果放在今天的社會中,不過是個有中二病的小孩,看甚麼都覺得不順眼,覺得這個世界的大人和事物都虛偽而庸俗,卻同時自己也沒有甚麼很高深的內涵,就一味的討厭、不屑與叛逆,或許那就是青春的模樣:激烈的反抗,但其實並沒有很清楚自己想要怎麼樣。
但這就可以成為世界名著了嗎?還是觀乎當時的背景,這本書確實很不得了?

那時上韓麗珠的生活寫作班時,她總叫我誠實一點,再放開一點勇敢地寫,但有時我就真的會懷疑自己,我的想法有對嗎?這些寫下來有價值嗎?這樣是可行的、被允許的嗎?
藝術會不會不過是失敗者逃避現實的天堂?
我和那個畢業後四處遊歷的朋友都有過這樣的感受。
我們選擇了和世界走不一樣的路,是因為我們勇敢,還是因為我們懦弱?

你說不想再走下去
試過想一覺死去
任這軀殼遊天地前進或決意隱居
人是痛苦的
處處經書有字句 記載差遣與恐懼
每套經典有根據

曾經每一天起床我都希望生命就完結在今天吧,但我還是迎來了無數個起床的日子。
很痛苦。
因為信仰的關係,那時又更責怪自己何以如此折墮。

天使給放逐
睡夢中中毒
一顆星殞落讓全世界痛哭
全憑藝術家打開思緒門口
寫每家故事 畫人性好醜

我無法明白生存的意義,於是開始寫作,開始記錄。
我想人大概都要回頭才能看得見自己走出了一條甚麼樣的道路吧。
於是一直寫一直寫,我的世界很窄,就只放得下自己與觸動自己的事,途中卻有人透過我尋找到有關自己的影子或碎片,對我說謝謝你寫了出來。
傳道人說能準確地描寫一些感受或情緒已能為人帶來某種安慰。
是這樣嗎?
我一開始其實只是想要拯救自己而已。
想要世界放過我(或我的同類),讓我們能活出自己的模樣。
不需要認同,只是想要一個空間。
(我有沒有能稍微的推鬆了世界的線呢)

厲害的藝術家離世會讓人覺得像一顆閃耀的星星殞落,像去年的金庸、Stan Lee,如果有天我死去了大概無法讓「全世界痛哭」,但應該也會有那麼一群人少少地懷念一下我吧,就像Mats Steen在〈魔獸世界〉找到了他的同伴一樣。

人是痛苦的
那有出生會面對
那會想到客機駛向惡夢掉進廢墟
奴棣被壓迫
有小兄妹肚餓吞眼淚水
你處身這裡

未見得一覺可逝去
在遠方他會心碎
誰曾在病人的嘴用怪物當作聖水
誰沒有所失的
你要漆黑中數算著福氣
你要心酸中緊記當走到最尾
那處風景最優美

王苑之沒有說人不痛苦,她在整首歌共唱了三次「人是痛苦的」(和很重要的事要講三次有沒有關係?),絕對肯定了人生很痛苦。但她最後唱:「你要心酸中緊記當走到最尾 那處風景最優美」。
雖然心酸,雖然痛苦,但請走到最後,她說那裡的風景會最優美。
我沒有這樣的自信,勸說你苦盡一定甘來,不過我正在嘗試,我正在嘗試把人生走到最遠會是哪裡。
我說過希望能寫到直至死亡,所以我猜想我最後的一篇文章應該會是我的遺書吧。
那個時候,和我同行的你們也終於會收到我給予生命的答案。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