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黃亮維

1985 年生,成長於台灣,目前為執業醫師。醫學是他的專長,神學是他的興趣;期望自己在信仰的道路上,除了勤讀聖經,更要聆聽歷代賢哲的聲音。

婚前性行為可以嗎?回應蔡昇達

原刊於此網站

有朋友拿蔡昇達傳道討論婚前性行為的文章來問我意見。我其實去年就因神學院要寫報告,寫過一篇回應文章。原本沒打算把這篇文章公開,恐怕惹議,但事隔一年,當初顧忌的情緒現在已淡了。美國福音派牧師最近也出一本書,主張婚前貞潔不是基督徒的唯一選項。我還沒讀過該書,無法置評,但可見這議題已漸漸能夠被開放討論。因此現將此文公開,目的是希望透過審慎地檢視聖經及信仰傳統,搞清楚聖經到底對這議題說了什麼,以及說到什麼程度。歡迎讀者討論,也歡迎各種相同及相異的聲音,但求若要批判我,請指出我的整個推論過程何處有瑕疵,而不要只批判結論。

教會的傳統觀點,將婚前性行為視同婚外性行為,是淫亂罪,必須加以禁絕。此教導特意區隔英文的兩個詞「fornication」與「adultery」,分別用以代表婚前與婚後與非婚姻對象發生性行為。這兩個詞,中文都翻成通姦。傳統觀點認為,婚前該不該發生性行為,根本不是所謂道德兩難議題,也根本沒有灰色地帶。因此,儘管不同學者們對道德兩難議題持不同看法,有所謂non-conflicting absolutism、較小惡觀點、以及較大善觀點,但在此議題上口徑都是一致的。1

在《婚前性行為真的是罪嗎?(二):從婚姻的角度切入》中,蔡昇達主張了不同於傳統的見解。蔡的解經可以用一個三段論證式來表達:

大前提:婚姻就是男女兩人成為一體。(創二24、太十九5、可十7、弗五31)

小前提:男女交合是兩人成為一體。(林前六16)

結論:男女兩人交合就等於結婚。2

由此,蔡推論出「初次的合意婚前性行為是否是罪呢?答案是否定的。這行為本身並不是罪,反而建立了兩人的婚姻關係!」3如此以來,傳統認知的「婚前性行為」,以蔡的語言,應稱作「婚禮前性行為」;性行為就等於成婚,而婚禮只是追認成婚的事實罷了。

我們應如何理解此見解?是否如批評者張逸萍所言,蔡正輕浮地主張「先上床、後結婚,合聖經」4?我想不必太快入人於罪。事實上,提出此見解的,蔡並非第一人;美國基督徒倫理學家保羅‧蘭賽在1968年一篇文章中的見解,與蔡不謀而合,而該篇文章標題為「On Taking Sexual Responsibility Seriously Enough」!蘭賽在文中主張:男女交合即是「在道德意義上」(in the moral sense)成婚。5至此我們可以看出,他和蔡都很清楚地表達:之所以強調性交等於婚姻,乃是要點醒大眾去面對男女交合的嚴肅性和神聖性,以及去肩負起隨之而來的道德責任;絕非輕浮地鼓勵人率性而為,先上車後補票。是故,在「婚(禮)前不該有性行為」這點上,蘭賽及蔡二人的觀點與傳統是一致的,只不過立論根據不同。我們也不必以為這種立論必然導致聖經的價值崩壞。

那麼,蔡的立論究竟是否站得住腳?我們可以將其主張分做兩部分來檢視:第一部份「男女交合等於成婚」,第二部份「婚(禮)前男女交合不是罪」。

男女交合等於成婚嗎?我們必須檢視:究竟聖經提到婚姻的「成為一體」,與保羅在林前六16論述與娼妓「成為一體」是否相同?其次,聖經中論述的「婚姻」,與蔡及蘭賽所論述的「婚姻」是否相同?我認為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蔡及蘭賽所定義的「婚姻」,側重於從自然法(common law)的角度解讀;然而聖經裡面完整的「婚姻」以及「成為一體」,都包含有社會關係的層面。婚姻並非私事,兩人肉體的交合固然是「成為一體」其中不克或缺的要素,但並非唯一的元素,其他如親友的見證、生活的同進同出、互相扶持、乃至一生與對方共度,都是「成為一體」的表現。換句話說,聖經中的「成為一體」是個一生持續不斷的過程,而並非如蔡及蘭賽所述,是在初次性交之後即完成。這也應是當時讀者對於經文最自然的理解。至於林前六16的論述,蔡也承認,「保羅並沒有吩咐跟娼妓聯合的信徒就要跟娼妓結婚」但他認為跟娼妓交媾不算結婚的理由是,因為娼妓犯了多重伴侶的淫亂;娼妓的配偶理當是她第一個交媾的對象。我則認為,此處保羅乃是以誇張的語氣,強調召妓在自然法層面等同於結婚6──但僅僅是在自然法層面──進而強調召妓的嚴重性。

婚(禮)前交合是罪嗎?至少在舊約當中不是。證據在於:摩西律法中對婚前性行為的處理跟對其他淫亂行為的處理的確有所不同。所謂的淫亂,記載於利未記第廿章,其中除了性方面的通姦、亂倫、同性性交、人獸交之外,還包含非性方面的:將兒女獻給外邦神、尋求鬼神巫術、以及咒罵父母。凡犯淫的,必斃之以亂石──換言之,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刑事問題。然而,婚(禮)前交合,並不在利未記所列舉的淫亂裡,而是記載在出埃及記第廿二章。該處指出,婚(禮)前交合所伴隨的責任,就是男方要下聘把女方娶過來;如果女方父親不肯嫁女,男方仍然要交出聘金,但男方不會被處死,也不會受到社會制裁。換言之,這是貨真價實的民事問題,與「淫亂罪」有著本質上的不同。

談到這裡,我們不得不考量一下當時的婚姻觀:在舊約時代,男女到了青春期即算為適婚,婚姻中最重要的元素是兩個家庭建立關係;初次性交是婚禮的一部分,且代表婚禮的高潮及完成;至於愛情,則往往是靠婚後的生活滋養出來──由婚而性而愛。7婚(禮)前性行為幾乎沒有空間存在,自然也不必多著墨。如此一來,歷代的猶太傳統在「妥拉裡面並未禁止婚(禮)前性交」的共識下,對於婚(禮)前性交大多採取寬鬆解釋。更何況,舊約中還有另一項婚外性行為是公然被容許,那就是納姘婦(pilegesh)8。直至猶太教開始禁絕一切婚外性行為,已經是西元二世紀他勒目時代的事了。但因為這立場與妥拉的表述不同,所以歷代的信仰群體不見得都能接受。曾有拉比企圖使用利十九29「不可使妳女兒作娼妓」為根基來禁止婚(禮)前性行為,卻是十分牽強。9今天,傳統派跟改革派的拉比們大致同意以下立場:婚(禮)前性行為並不值得鼓勵,因它並非理想、聖潔的婚姻形式──希伯來語「婚姻」稱為 kiddushin,與「聖潔」、「分別為聖」同屬 KDS 字根。10也有拉比援引猶太法典第570條(即申廿三18)將婚(禮)前性行為視為潛在的多重性伴侶行為,而認為應加以禁止(不只是「不值得鼓勵」而已)。11但不論主張「不鼓勵」或是「應禁止」,拉比們都同意「一男一女,彼此合意,進行婚(禮)前性交,而沒有其他性伴侶」的行為本身不是罪,也無法可罰。

至於新約呢?新約中亦未有任何經文特別論及婚(禮)前性行為,所指的「姦淫」(porneia)多數是涵蓋所有面向的違常性交。那麼,這個「姦淫」在當時的語境中究竟是否包含婚(禮)前性行為呢?我們可以循兩個線索來考量:

第一個線索,來自前面所描述第二聖殿時期的文化共識:對婚(禮)前性行為採寬鬆標準。聖經本身就提供了一個案例可供研究,那就是耶穌的母親馬利亞。馬利亞在和約瑟當時已經訂了婚,卻在舉行婚禮前即懷姙,如果約瑟說了出去,猶太人會如何對待她?是將她用石頭打死,還是逼她供出「孩子的爹」,然後命他倆成婚?我手邊的資料很少,經文只告訴我們:「約瑟不願明明地羞辱她」(太一19),似乎意味著,一旦說了出去,馬利亞雖會備受輿論羞辱,但並不至於死。不論如何,終究是約瑟跳出來為馬利亞解了套,說「這個孩子是我的!」12而約瑟也平安娶了馬利亞,並未因自己的「婚前性交」受到社會實質的懲罰或排拒。可見,當時婚前性行為與姦淫是不可同日而語。

而第二個線索,來自初代教會所面對的環境。當時希臘羅馬的文化,存在各種不婚及婚外的性行為,以現代的話說叫「開放多元」,以聖潔的眼光來看叫「淫亂」。當理想婚姻的神聖性根本不存在於異教徒腦中,這一刻的承諾,可能在下一刻就推翻。在此情境下的「婚(禮)前性行為」,與「不婚而同居」、「性濫交」的界線何在?其實很難界定。因此,從耶穌基督乃至於使徒,新約的教會格外強調「聖潔」、「完全」、「如天父一樣」13,而不是只求「不犯罪」就好。若以這種角度,婚(禮)前性行為雖然在當時猶太人眼裡算不得犯罪,但有鑑於它有可能導致滑坡效應,朝希羅式的淫亂發展,所以新約教會很可能是禁止它,而非僅僅不鼓勵。「淫亂」一詞的涵義雖不一定包含婚(禮)前性行為本身,但絕對涵蓋這行為背後可能的淫亂動機。

綜合以上,我們可以得出的結論乃是:在聖經中,至少像約瑟及馬利亞這樣,已經互相認定對方為未來的配偶,且在可預期的未來會成婚的前提下,婚(禮)前性行為本身不是淫亂。但我們切不可將此原則無限上綱,使自己進而滑入輕浮、不負責、濫交的行為模式。婚姻乃是兩人成為聖潔的一體,這個奧秘必須用一生來完成它。


  1. 較大善觀點的代表,參 Geisler, N. L. 2010. (2nd ed.) Christian Ethics: Contemporary Issues and Options. Michigan: Baker Academic, 274-6
  2. 蔡昇達,〈婚前性行為真的是罪嗎?(二):從婚姻的角度切入〉引自https://andrewtsai.wordpress.com/2013/06/30/%E5%A9%9A%E5%89%8D%E6%80%A7%E8%A1%8C%E7%82%BA%E7%9C%9F%E7%9A%84%E6%98%AF%E7%BD%AA%E5%97%8E%EF%BC%9F%EF%BC%88%E4%BA%8C%EF%BC%89%EF%BC%9A%E5%BE%9E%E5%A9%9A%E5%A7%BB%E7%9A%84%E8%A7%92%E5%BA%A6%E5%88%87/#_ftn4. 2013
  3. 同上。
  4. 張逸萍,〈先上床、後結婚,合聖經?〉引自http://www.chinesebiblicalcounseling.net/sex/bed_wed.htm
  5. 引用自 Lebacqz, K. 1987. Appropriate Vulnerability: A Sexual Ethic for Singles. In Clark, D. K. & Rakestraw, R. V. (Eds.) 1996. Readings in Christian Ethics (Vol. 2). Lexington, KY: Baker Academic, 151.
  6. Crook, R. H. 2013. (6th ed.)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Ethics. New Jersey: Person Education, 125.
  7. 同上,p117。
  8. 中文通常翻成納妾。但古中國的妾好歹有個地位高過奴婢的身份,古希伯來的 pilegesh 則根本沒有任何名份或權利。如夏甲,雖生下了以實馬利,卻仍然只是奴婢,受主母撒拉任意處置。引用自不詳作者,Jewish Views on Premarital Sex。引自http://www.myjewishlearning.com/life/Sex_and_Sexuality/Premarital_Sex.shtml
  9. Gold, M. Traditional Sources on Sex Outside Marriage. 引自http://www.myjewishlearning.com/life/Sex_and_Sexuality/Premarital_Sex/Traditional_Sources.shtml
  10. 出處同8。這說明至少在某些猶太教群體中,「不聖潔」並不等同於「犯罪」,與基督教普遍教導「射不中靶心就是罪」不同。基督教一直認為此種罪的定義乃是「原文的意思」,但在使用「原文」的群體中間,反而不見得如此理解。
  11. Abramowitz, J. 570. Premarital: The Prohibition Against Having Sex Outside of Marriage. 引自 https://www.ou.org/torah/mitzvot/taryag/mitzvah570/
  12. 有種說法,說耶穌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受到閒言閒語攻擊他是私生子。我認為這種說法,文學想像的成份居多。與此相反,聖經多處顯示:在猶太人眼裡,耶穌無疑是約瑟的兒子。參太十三55、路三23、約六42。
  13. 參太五48、來十二14、彼前一1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