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政局為香港帶來的啟示

rp_20190702a024209.jpg

【文:楊庭輝、歐陽兆軒*】

  今年年初,馬杜羅險勝委內瑞拉總統選舉,但由於他治下的委內瑞拉出現惡性通貨膨脹,民不聊生的問題,所以反對派動員民眾走上街頭抗議選舉結果無效得到一呼萬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在2月自行宣誓為臨時總統更迅速獲得逾60個國家的支持。

  不過,往後的事態發展出現了膠着的狀況。縱然反對派多番組織罷工向馬杜羅政權施壓1,委內瑞拉大量難民冒險逃離家園,但馬杜羅政權並迄今仍未正式分崩離析。瓜伊多約兩個半月前號召支持者上街與馬杜羅政權作最後的決鬥,並聲言得到委內瑞拉軍隊高層答應倒戈變節,實況卻只有零星的前線士兵響應呼籲站出來反抗,他們和支持反對派的平民抗爭者迅速被馬杜羅軍隊鎮壓。

  香港與委內瑞拉與的政治經濟狀況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馬杜羅苟延殘喘的箇中關鍵,實在值得香港的抗爭者仔細研判,從而反思今後的抗爭策略。

無差別制裁加劇平民受苦程度居多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着力加強制裁馬杜羅獨裁政權,目的是切斷其資金來源,使他無法繼續推動福利政策以換取國內民眾的支持。然而,迄今為止,制裁馬杜羅政權在很大程度上只導致委內瑞拉人民進一步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經濟數字在此不盡詳列,讀者可參考註釋文章)。2政治風險顧問Raul Gallegos便指出,美國無差別制裁別國的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主因最少有兩個。首先,當獨裁政權陷入坐困愁城的狀況時,她還可利用白色恐怖的手段逼使人民就範。3此外,坊間頗常誤以為,當人民三餐不繼時,他們必然會站出來反抗推翻暴政,實況卻不能排除他們為口奔馳而更無暇參與政治抗爭運動的可能性。4

  委內瑞拉的事例絕對值得香港的抗爭者借鑑。香港政治學者方志恒於今年5月在《外交家》雜誌發表題為《Hong Kong and the US-China New Cold War》的倡議文章便提及到,美國沿用只警告中國有關香港「一國兩制」愈趨褪色的策略固然不夠阻嚇力,但若然她取消《香港關係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給予香港的各種優惠待遇,那麼普羅大眾也會身受其害。如是者,方志恒提出第三個選項:針對性制裁破壞「一國兩制」的港府官員和親北京立法會議員,例如凍結他們在海外的資產和禁止他們踏足美國境內半步。5在道德上,這亦是符合比例原則的制裁方式。

  或許有些人反駁指,北京會忌憚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而作出妥協讓步。然而,從過往半個世紀的美國制裁別國事例可見,獨裁政權會因此迅速作出妥協讓步的案例廖廖可數。不僅如此,美國制裁的措舉更有可能會間接助長受制裁國家的強硬保守派的抬頭(伊朗便是明顯的例子)。其實,取消《香港關係法》後,外資撤離香港勢在必行,但若然北京堅持不妥協的話,那麼香港只會面對兩種可能性:一、北京為保面子,大舉安排紅色資本進駐香港,屆時香港的赤化的速度將更一日千里;二、眼見香港失去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利用價值,紅色資本也決定撤離香港,屆時香港的經濟狀況將更為蕭條。遺憾的是,不論是出現上述哪一種可能性,最大的受害者仍然是沒能力移民的香港市民。因此,負責任的政治人物不能輕率游說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

馬杜羅與軍隊「不篤灰、不割蓆、不譴責」

  除了美國的錯誤制裁策略外,委內瑞拉反對派亦受到軍事力量不足的制肘。誠然,反對派領袖瓜伊多既在國內得到不少民眾支持,在國際社會上亦不乏道義上的聲援,但由於反對派欠缺實質的武裝力量支持,所以暫且無法推翻得到委內瑞拉軍方硬挺的馬杜羅政權。委內瑞拉軍方之所以站在馬杜羅的一方,某程度上是馬杜羅過往安插不少「死忠」擔任軍隊要職所致,但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利益與馬杜羅政權的生死存亡也緊緊地拴在一起。6若然馬杜羅倒台,軍方高層甚或失去在國營企業兼任報酬豐厚的顧問職位,軍隊上下亦可能失去了走私毒品和軍火以牟取暴利的機會。7更甚的是,他們過往極盡貪污腐敗之能事,政權更迭只會增加他們被秋後算賬的機會。8目前「委內瑞拉的經濟狀況萎靡不振,即使他們獲得特赦,但如果他們失去了原有的特權,他們往後的生活也勢必苦不堪言。」9 正如因此,縱然馬杜羅已失去主流民意的支持,但委內瑞拉軍方仍然選擇逆民意而行(當然,即使馬杜羅倒台,也不意味着瓜伊多能夠迅速上台及推動民主政制改革,反之有可能出現長時期的軍政府統治過渡期,或瓜伊多須與惡貫滿盈的軍方共享權力的情況。10)。

  從馬杜羅的事例可見,失去民意支持的林鄭只要一天仍然在位(不論她是否希望請辭),她便需要武裝力量的支持以勉強渡日。如果她在此時此刻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平息示威者怒火的機會恐怕已不大,卻有可能引起警方的內部反彈(例如罷工)。所以,從自保的角度來看,林鄭不僅不會輕易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且往後對警方採取過度武力對付示威者也只會視而不見居多。

  另一方面,對警方來說,撤換特首意味着否決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一事存在變數。由於警方擔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最終會使自己人負上刑責,所以不排除警方內部高層研判得出「硬挺林鄭是自保的最佳策略」的結論。與此同時,警方知道林鄭極度倚賴自己的強硬執法來苟延殘喘,所以在往後的清場行動,警方甚有可能更肆無忌憚地使用不成比例的武力對付示威者。

示威抗爭以外 須重塑香港地緣政治及經貿價值

  無可否認,林鄭和警方目前均是飲鴆止渴,但要瓦解她們的邪惡聯盟也殊不容易。北京也會想盡辦法杜絕香港警方叛變的可能性。因此,我們預料,在目前的框架下,即使香港未來政局能夠發展至撤換特首那一步,過程中也須作出頗大程度的妥協(退休新加報外交官比拉哈里·考西坎(Bilahari Kausikan) 較我們的預測更為悲觀。儘管他十分同情年輕抗爭者的處境,但他認為是次遊行抗爭極其量能夠爭取到管治上和民生上的改善而不可能透過這次抗爭運動成功爭取落實普選的訴求。11)。

  值得一提的是,委內瑞拉反對派現時之所以進退維谷,某程度亦與美國近期的關注焦點已轉向伊朗、中國和北韓有關。12類似的情況同樣可以發生在香港身上。在6月份的G20峰會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曾明言讚揚香港的反送中示威活動,但近日已傳出特朗普已與習近平達成共識減少在香港議題上著墨以換取中美重啟貿易戰談判。13其實,現實政治必然涉及利益交易的元素,而美國每天需要關注的國際議題多不勝數,香港抗爭者單憑道德力量並不足以引起對方曠日持久的關注。如果抗爭者希望香港的前途問題長期成為國際的關注焦點,那麼便要齊心想辦法增強香港的地緣政治和經貿價值。

*歐陽兆軒為台灣國立臺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學士,現恆常參與循道衛理聯合教會九龍堂的崇拜和團契活動。


  1. Shifter, Michael & Binetti, Bruno. 2019. “Venezuela’s opposition needs a new plan,”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Edition), 6 May, p. 6.
  2. “The 2017 sanctions barred foreign partners from funding companies in the country’s oil sector and froze the refinancing of the country’s debt. My research shows that after the first round of economic sanctions, Venezuelan oil output suffered a collapse worse than that ever undergone by any oil-producing economy not facing a war or oil strike. The economy lost an estimated $17 billion a year as a result…Things will only get worse with this year’s oil embargo. Based on the historical experience of other countries that have faced similar situations (such as Iraq, Iran and Libya), the recent round of oil sanctions could cause an additional loss of $10 billion a year for the already decimated oil industry—equivalent to more than two-thirds of the country’s imports last year…A recent survey by the local pollster Datincorp found that 68 percent of Venezuelans believe sanctions have negatively affected their quality of life…,” see Rodriguez, Francisco. 2019. “Misguided sanctions hurt Venezuelans,”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Edition), 12 July 2019, p. 11.
  3. Gallegos, Raul. 2019. “What America doesn’t get about dictatorships,”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Edition), 22-23 June, p. 7.
  4. Ibid.
  5. Fong, Brian C. H. 2019. “Hong Kong and the US-China New Cold War,” The Diplomat, 16 May.
  6. 張熲燊、楊庭輝:〈馬杜羅尚未倒台的玄機〉,《聯合早報》,2019年5月8日,頁21。
  7. 參考同上
  8. 同上
  9. 同上
  10. Shifter, Michael & Binetti, Bruno. 2019. “Venezuela’s opposition needs a new plan,” The New York Times (International Edition), 6 May, p. 6.
  11. Kausikan, Bilahari. 2019. “Harsh truths for Hong Kong: extradition bill protests will not achieve anything,”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0 July.
  12. Cárdenas, José R. 2019. “Trump Should Not Forget Venezuela,” Foreign Policy, 8 July.
  13. FT:特朗普承諾減少就香港議題批評中國 以重啟貿易談判〉,《立場新聞》,2019年7月10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