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妥協的弔詭(二)

原刊於仙人掌,2014年12月31日

第三,妥協倫理的基本問題是:是否有妥協的需要?在政治領域,對需要一個很重要的考慮是和平,即妥協是否可以避免暴力,促進和平。這不是一件容易評估的事。例如,於1938年,英國和法國政府對德國希特勒佔領捷克採取妥協立場,但最後換來的,不是和平,只是戰爭。這是一次不道德的妥協。但問題是:誰人會預早知道希特勒不滿足於佔領捷克呢?佔領捷克事件帶出一個對需要的考慮,即誰是犧牲者。我們不可能犧牲別人來換取所謂更大的和平,因為這樣的和平是欺騙的。那麼,妥協從來就不是息事寧人,也不是自保,而是妥協各方有意促進人們的美善。讓希特勒佔領捷克只是滿足希特勒的私慾,與促進人們的美善毫無關係。因此,妥協從來不是一個純計算的課題,更是一個心理學、社會學和倫理學等對追求美善的課題。

就當下香港政制改革一事,普選是一個絕對價值,不容妥協嗎?「袋住先」方案是否不可取?是否接受「袋住先」方案就是向邪惡屈服、出賣港人?我們需要先重溫香港政制改革歷史。於2007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議決,即2017年第五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但於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政改決定草案,明確規定提名委員會人數須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同等比例,維持1200人組成,提名門檻是提委會「過半數」支持,特首候選人數目定於二至三人。這決定與一般理解的普選有很大出入(選舉權與提名權)。因此,問題不是普選是否一個絕對價值,而是如何與一個不守承諾和說謊的政權合作。我們面對的問題是:

第一,「袋住先」如何促進人們生活的美善?堅持真普選是否就等於促進人們生活的美善?美善生活是一個政治制度課題還是人際相處(心理學、倫理學和社會學)的課題?

第二,面對一個說謊的政權,我們是否只可以從過多與貧乏來實踐妥協的德性呢?還是我們可以考慮如何「聰明」地(deinotes)和「全面考慮」地(sunesis)實踐妥協的德性?說回來,對妥協的理解與身處的社會文化有關。在批評以和為貴式貧乏的堅持時,我們也要批判民粹主義式過多的堅持。

妥協的弔詭 系列
  1. 妥協的弔詭(一)
  2. 妥協的弔詭(二)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