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活水是可口可樂...


Bilibala 2016年6月30日

剛過去的周日,崇拜信息是活水,“人若到我這裡來,就永遠不渴。”

在今天社會,這樣的宣告一定死得。君不見可口可樂廣告,“人若到我這裡來,就能解渴。不過,會令你不停咁飲可樂,欲罷不能。”

 

 

難道永遠再不渴?

 

我心諗,如果活水除了一次解渴,永遠不渴,本身味道如何呢?

會否像我們中國的苦茶,就算能醫百病,藥到病除,飲既時候都苦過哋哋,你唔會想飲多次。

 

你可能會反駁,話我不能以耶穌的活水類比作汽水或苦茶(sorry, 我呢個人讀聖經比較搗蛋),可是,在聖經另一處, 阿馬太話,”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 也就是說,聖經教導人,有不必再渴似有神仙肚時候,亦有必需飢渴似乞兒既時候。咁究竟幾時同對住乜野要神仙肚,對住乜要餓狗搶屎呢?

 

在沒有自來水的古代,乾燥靠地下水的中東,由井裡打水是一件必需但又費時失事的粗重勞動。所以它除了代表身體基本需要,也是生活奔波勞碌的追求飲食,渴想衣裳的一個象徵意義。於是,渴了活水不再渴,就即係人有了主,耶穌,就滿足,不用再拼命追求物質,為冇飲食憂慮,為冇衣裳發愁。

 

可是我會奇怪,為什么今日教會出了一怪現象,我們對井水就繼續渴求。對住聖靈的奶水,胃口反而不多,真係做到人若喝了,就永遠不“喝”的忘我境界,卻又能自我感覺良好,這是為什么呢?

 

 

 

真真永遠再不渴

 

話說當年果個井旁撒瑪利亞婦人,飲左活水之後幾年的某個深夜,又來到井旁打水,遇到一個人拍佢膊頭。

婦,“耶穌…..對唔住,我又來偷水飲,我唔想架,我真係唔渴架!”

某,“小姐,唔洗驚,我唔係耶穌,請問,可唔可以分尐俾我飲?”

婦,“飲水唔好架,要飲就飲活水。”

某,“那你為什么深夜出來打水?”

婦,“先生,我看出你係個牧師。你地話,事奉要為神, 唔係為己, 但點先做得到?”

某,“我老老豆豆的話你知,真正事奉神,就要 above 十一咁奉獻時間同金錢比教會。仲有, 如果你知我有幾把炮,你就早求我,我就將椰青俾你。”

婦,“主耶穌給我們活水同靈奶,你唔通比佢仲巴閉?”

某,“人飲了活水,仍然要不斷飲奶,仍然渴想飲俗水,好似你咁,打水要偷偷摸摸,但食左椰青,今世來世也不用這么煩打水,煩揸奶,又充滿罪疚。”

婦,“咁你快尐比椰青我。”

某,“好好記住以下食用椰青既正確心法:

1. 相信幸福音,一切由神安排,咁飲幾多水都唔會feel guilty.

2. 相信愛主就得,靈奶只係頭腦知識,多飲無益。飲得少先可以保持謙卑

3. 相信合一,而你唔係完全,又唔係全知,當教會同社會有問題,你就要包容,慢慢的學會不說,慢慢的學會不動怒,咁你就永遠也不渴,不至於因為自命飢渴慕義而動了義怒,得罪神,因為口渴就代表你認為活水冇料到, 而動義怒就會傷害全球十三億信徒既感情.

 

你若充充足足有呢幾樣,就能不致閒懶不結椰青了。

 

那婦人聽了,歡喜若狂的抛下水瓶,對城裡半夢半醒的信徒傳那幸福音, “看哪!某人對我什么也不知,就能把一切歸納為神安排,愛主同合一就得,我地以後都唔洗後奶水同義口渴,也不用為喝多了井水而憂愁。快去,快去看”

城裡的人去了,就相信,“現在我地唔係道聽途說,係有親身經歷才信了。”

 

由於信徒個個食椰青,人們開始稱基督徒作椰青,就是從那時開始。

 

活水叫人永遠不渴,但靈奶卻叫人飢渴慕義,兩樣都看似其甜如蜜,卻又苦不堪言,然而食了椰青,就一勞永逸,你會點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