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Billy 一個喜歡每日多讀一點聖經, 神學未有耐畢業的讀經人,喪食"雜糧"的書蟲,自成一格的詞人 + 口水佬.
身在加拿大多倫多,自以為炒股勁過不少財經演員的投資人,日頭兼職做會計師, 為某銀行的國際業務做分析.

好人定壞人, 事奉自己定事奉神?

-100%+

你會否經常(甚至每日)問自己以下幾個問題:

1. 我努力讀書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愛我的父母呢?

2. 我努力工作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對我有期望的上司呢?

3. 我努力做家務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我所愛的太太呢?

為自己還是為父母,上司,配偶,是可以並存,而不是對立,亦未必有衝。

在今天社會,你覺得為自己多於為他人,可能更加合理和人性化。

所以,當有學童為了父母想其做醫生,讀書讀到幾乎瘋癲,你會指責那些父母謂怪獸家長,而不是鬧個小朋友不孝。

所以,當奧運會某強國運動員得奬,永遠第一段話感謝國家栽培,你會覺得佢背稿,言不由衷。

 

人就是多面立體有血有肉

當你問某件事你為誰而做,總是多層面,至少雙向性,而不是單一純全,因為我們是人,活著有不同角色,許多訴求和目標,什么人可以單一,純全的為唯一一位,要忘我忘别的呢? 我想連主耶穌釘十架,也不可以,因為他這行為,是既為成全神,也為救贖人,你甚至可以話,他也是為了自己能完全”學會”順服(這是希伯來書講的).

 

世上只有四種人,心思純全忘我地為了唯一一個:

1. 成佛之人,究竟有冇人能做到,我不知道

2. 大政治家:在歷史上經常出現,例如689, 習大大,胡爺爺,老江,小平同志……這些偉人在未大權在握之前,都是韜光養晦,深藏不露

3. 變態佬: 什么殺人狂,專家指出他們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同理心近乎零,所以當他們找到某目標,就能變態地不理别的實踐出來。

4. 被某些强權壓迫,不斷自我審查,悔過,檢討,否定自己的人仕,像剛去世的楊絳先生,以及五十年前活在一場文革災難下的民眾。

download

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問自己

有趣是:在教會圈子裡,牧者,導師,組長會熬有介事的不斷提醒,勸導信徒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問自己,”究竟你今日事奉是為神,還是為自己? ”

(或者像同心圓黎明式關公勝利的那一問

”就算是我們覺得在事奉中有很好的感覺和很享受,我們也要很儆醒我們這些感覺,究竟是要來滿足自己還是神呢?”

深思熟慮過後,那自然是他原意中的原意,這篇文章正是要針對這個提問,一個教會經常要我們問的問題,有多么荒謬和無補於事。)

 

我們既不是要出世成佛,不是要做野心家,變態佬,為什么要不斷追求全心零私心的為主呢?

還是我們認為所信的神是方丈,是老毛,是689, 唯有不斷頌讚擦鞋,不斷數臭自己,比領導更無能,才得以活命么?

 

你父母,上司,配偶也許也不會這樣要求你唯獨愛他,不許有自己,何况我們在天上的父,那位願為犧牲的主呢?

 

為何教會愛這樣問?

容許我扮好人(另參 來說好話的,就一定是好人?先知米該雅的故事),教會酷愛如此一問,分辨神vs己,或者更細緻地去問,”心情底落,走到無力背後是否因為事奉動機錯誤呢?”是有它的善意提醒,尤其對在”幕前”, 人前事奉的信徒。

 

當你是一位上台的表演者(敬拜團隊),力求盡善盡美是基本要求罷!

問題係,盡善盡美更多是取決於群眾,能否透過表演者去經歷和遇見神。

  • 表演者的努力令群眾歡呼,要呐喊,要頌揚,那究竟是充著神還是表演者呢?
  • 表演者努力又是為了贏得群眾還是贏得群眾到神面前呢?
  • 掉轉問,表演無法贏得群眾,某程度上,等於無法贏得群眾到神面前,那是否能用”盡左力咪得lor” 打完場呢?
  • 又假如,表演者不努力,令一小撮”壞人”嬲嬲豬:P (信仰把「我」殺掉了就讓我來當壞人吧),在神面前又該作何檢討呢?
    • 是什么令其不在狀態呢?
    • 如果係懶,是否該包容呢?
    • 如果係情緒問題,又係咪大晒呢?
    • 大晒? 咁又點對得住被你浪費了時間的群眾?
    • 唔係大晒? 咁神究竟想要什么?
    • 又如果乜都係神唔關表演者事, 咁努力與否還重要嗎?

我冇絕對答案,因為每次都可以不一樣,也沒有太多客觀性量化,於是乜都睇你係乜野心態。

當這一大串問題都係睇心態,你話一班教牧怎能放心?這就令到教會上上下下,不停問這問題的原因,又不停企圖及期望事奉者開開心心,歡天喜地的事奉神背後的原因,因為你唔show 情緒,佢感覺上才對得住神嘛!”感謝主,今次個show無論preform成點,我地個個都經歷神。大家話係咪?Amen? Yes, Amen!!”

 

那我們該如何是好呢?

似乎問又死(勁庸人自擾,問完亦未解決),唔問又死(真係唯獨自high咪死)?

容許我弱弱的一問,我們幾時會有需要問:

 

1. 我努力讀書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愛我的父母呢?

2. 我努力工作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對我有期望的上司呢?

3. 我努力做家務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為了我所愛的太太呢?

 

不是每日問,也不是每事問,乃是每當有不同意見,有衝突和張力的時候。要處理這些衝突和張力就透過彼此溝通和了解,先看看有沒有雙贏的方法,有沒有一人讓一步的地方。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有階級,偏好,誤解等障礙,但鑑察人心又愛我們的天父呢?

 

難道你爲自己就不能為神嗎?

難道你爲自己就不能放膽為此祈求嗎?

難道當你爲自己真的帶傷害性,又或者令你離開神,你就不能透過聖經明白分歧的所在嗎?

難道當你對聖經不求甚解,神不會因為愛你的緣故管教你嗎?

你相信自己能問自己一個無答案的問題就能令你全心待主?還是相信正常關係,有conflict 就溝通,溝通就是祈禱和明白聖經。

你到底信邊套更可行呢?

 

或者,有時溝通也不能即時解決問題,無法成為人前事奉者即時喜樂的良藥,但我相信,人越問只會越傷心,相信溝通至少,至少,你慢慢會明白事奉本來係輕省,神冇我地咁方丈,咁專制,咁難服事,咁喜怒無常,有乜唔同咪溝通lor.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piZC0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Engage Scriptures - Sam Tsang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