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夾縫中的信徒

最近去了朋友主持有關信仰的網台做嘉賓,席間其中一位主持問道:「你覺得自己仲信唔信神/係咪基督徒?」忍不住無意識地深嘆了一口氣,主持get到,立刻稍稍改了個問法,他知道對於我來說,那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也明白目前的我無法給予一個清晰的答案。
我還是嘗試回答:「我覺得而家嘅我處於一種模糊嘅狀態,我講唔出我信/我係,因為我的確有唔信/唔係嘅地方,但我都講唔出我唔信/唔係,因為同樣我有信/係嘅地方。如果要講,我諗我係喺信/係同唔信/唔係嘅夾縫之中。」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由2014走到現在,以前我以為我放不下信仰,是因為返了太久,習慣已刻在骨子裡,也無法割捨它帶給我的一切包括朋友、社群、安全感,後來失去的已失去,留下的也和信仰沒有直接關係,我卻始終不能瀟灑地講句:「我而家唔信㗎喇。」

為什麼?

我沒有打算批判自己,也沒有打算勉強自己改變甚麼,我甚至再沒有掙扎。
只是想好好記錄現在的狀況。
或者剛好有人和我一樣 — — 我想對這樣的人說,不要怕,世界上至少還有一個我和你走在相同的路上啊。

我之所以難肯定地講我信,因為對於我來說耶穌有沒有復活,我死後到不到天堂,要不要返教會,這一切對我而言,都不再重要。
以前我不明白沒有信仰的人到底要怎麼活,後來我發覺以為沒有信仰就活不下去的人才令人不明白。
有沒有信仰,人生也不過是一個旅程。
死後的事無人能掌握,活著的人只要過一個自己覺得有意思的生活就好了。
信了的人可以貪人層樓,不信的人同樣可以把自己僅有的與他人分享,很多事情原來與信仰無關,只與你這個人有關。

我無法輕鬆講句我不信,因為我始終相信世界不是爆出來,我信有上帝。我信人無法單靠自己就能活得無罪,我清楚了解人的軟弱,我也信仰公義與慈愛,我信審判有一天會來臨。我信很多事情,我只是不信某些人的詮釋,比如說所有苦難人必能承受,因為上帝不賜下人所不能承受的試探。
我想問,世上自殺的那些都不是人嗎?

我信,同時也不信。
我會敞開自己的心,用理性和感性接受上帝傳給我的訊息 — — 如果祂想的話。
我不再輕易接收金句式的信仰,或者人愈大,自己的一套也漸漸形成,你要闖進我的世界,要不你很合理而邏輯,要不你需直撼我的心中使我折服。

主持人再問我:「你信唔信因信稱義,信咗就可以得救?」
我回答:「我唔信,我覺得所有人直到見主面之前都唔可以肯定自己係咪已經得救。」
以後、未來,對我來說真的不太重要,神國是奧祕的,我們對於上帝的認識是有限的,只能就著已知的好好去行。
我立心做個心安理得的人,這就是我現在的信念。

他日若我死後,上帝要我落地獄,我也無話可說。可能我會為自己辯護,也可能祂會令我無地自容,但現在我所選擇要走的路,所做的每一個決定,並不會因為我是基督徒或不是基督徒而有所分別。
如果信仰是整個人的生命,我覺得直到近年,我才知行合一,我沒有再扭曲自己「迎合」信仰,也再沒有自欺欺人活出一副屬靈模樣。

編輯有時會把我的文章轉貼到信仰百川,有時候某些文章可能根本沒有提到「信仰」二字,我記得有留言曾說「老老實實,呢篇文同基督教有乜關係?」,也有留言說:「一見係呢個作者我已經唔會睇」,還記得有人暗指「紅咗想寫乜都登得」。
對此我覺得很無奈。
「信仰即生活」並不是由我開創的信念,也相信是很多信徒的口頭禪,並不是要在返教會時我們才是教徒,也不是在文章中一定要講「神呀」、「感恩」、「教會」才值得我們反思、關注。結果很多人還是「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口講一套做又另一套,比如網上留言最惡毒的往往也可能是最高舉基督是愛的那一群。

「車,咁唔好叫信仰百川啦,乜都擺上嚟囉。」對此我只能說我相信編輯的選擇,我幾乎每日寫一篇文,並沒有篇篇出現啊。

不喜歡看我的文章沒有關係,但請不要把信仰定義得如此狹窄。
一個牧者講道講得再厲害,他的私生活還是很重要,這是與外面世界的不同,因為牧者不只是一份工作,信仰也不只是生活的一部份。
一個信徒的生命,必需要整全地觀看。
還是楊醫說得好,上帝不用和其他東西爭取排第一,上帝是在另一條隊平行存在。祂覆蓋著我們整個人的生命。

扯得有點遠,想對那些和我處於一樣狀態的朋友說:「就做你自己好了,認識上帝好一段日子,也認識自己很久了吧,就憑著你自己的判斷好好活著。某些事情你做了相信會落地獄那就不要做,某些事情你做了別人相信你會落地獄但你寧願落地獄也要做比如支持同性戀,那就做好了,反正後果都你自己承擔,又不是你做了要他落地獄,為什麼要因為別人而違背上帝所賜你的良心和智慧?」

我暫時就只是這樣地活著。
如果有一天我改變了,到時再和大家分享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