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light Follower

我是一位牧師,牧養一間小型的堂會,閒時, 會回到香港浸信會神學院進修,到這個年頭可以再讀書,是一件快樂的事。我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妻子和兒子是我幸福的根源。我喜歡音樂、電影、閱讀和旅遊等。你若問我:餘生有什麼真正想做的事?我想,我會渴望成為神的話語的學生、作基督的門徒!

「失而復得」的小兒子

原刊於Pastor Kenny Cheung's Blog,2017年11月8日

路15:1-32 「失而復得」的小兒子

比喻的故事由「失而復得」(15:4,8,12;15:24b) 開始,這裡有三個故事,第三個故事是與上兩個故事在敘事結構上是相連的,這類型的故事的佈局是先出現一個狀況,到最後得到問題的解決。這幾個故事主角人物是牧人/婦人/父親,而戲劇的中心人物是羊/錢幣/小兒子。三個故事中,只有小兒子不像羊和錢幣一樣,會自己失落;第三個故事中,父親兩次用了「失而復得」(ἦν ἀπολωλὼς 24b, 32c)來強調這個故事的焦點,然後接著就是故事主人物的反應,都是歡喜快樂。故事的處境讓讀者很快就知道大兒子是比喻法利賽和文士(15:1-2),我們可以從故事中得到確定(15:29-30),並在作者路加整個敘事框架中觀察到(18:9-14),而法利賽和文士和耶穌的衝突在路加的筆下隨處可見。

近來對第三個故事的詮釋都不再太著眼在鞋、戒指、外袍等象徵的意義,又或在於比較舊約中亞伯和該隠、雅各和以掃性格的故事了。按Quintilian, Institutio oratoria  3..9.1這種argumentatio分兩個部分:probatiorefutatio。路加15章中前兩個故事是probatio,最後一個是refutatio;故事的背景,使我們無可否應那個父親是隱喻神自己,那麼父親的反問(retrospective)就饒富意味:「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但是你這個兄弟卻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所以我們應當(ἔδει 1)應該歡樂慶祝?!」(15:31-32,修改和合本重譯)。

路加刻意把三個故事放在一起,用這比喻(15:3)來表達當中的意思,然而文本不是固定在這個比喻的處境,也就是當時法利賽人和文士、門徒和聽眾所得著的意義,路加似乎意圖開放故事在不同處境下的解讀,讓後來的讀者能明白這比喻的教導有不同的投入,讀者可能代入小兒子的角色,又或是大兒子的角色,甚至是父親的角色。歷代教會在不同處境中都有獨特的解讀,在可接受/有效歷史詮釋上(reception-hermeneutic),不同的解讀豐富了路加15章中這個故事的意義,這不單是對初期教會的讀者,對今日不同處境中的教會,這比喻同樣帶來震撼性的意義。


  1. “Imperfect” expression have two different uses in consideration: 1. it can express “that something that remained undone actually should have happened”. This understanding is attested in Matthew 18:33 ‘Should you not have had mercy on your fellow servant?’(你不應當(οὐκ ἔδει)憐恤你的同伴,像我憐恤你麼?); 2. It can emphasize “that something that has happened absolutely had to happen”; see also Luke 13:16,22:7, 24:26.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