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ang

鄧穎行 (Daniel Tang) 香港出生,1992往英國留學再定居,現於倫敦從事建築設計工作。受洗歸信十多年,喜歡哲學、聖經、建築藝術及寫作。但多從個人出發,作信仰與真理探求。

天雷

這信了不久的小伙子今天負責在音樂會中領唱。連月來他一直被一些事情困擾。因為一些感情瓜葛,他不時聽到身旁弟兄姊妹在單單打打。當日一直孤單,因為在這團契裏初次感受到一點難得的溫暖,才被吸引了而想成為他們一份子的他心傷透了。他相信世界有愛,他决定意無反顧地愛身邊這班因誤解而傷害自己的人。他裝作沒有聽到這些單打說話,專心去作好眼前的事。但說話總是強塞進耳內,停不了。怎樣去向別人求助也沒有人察覺到這暗地裏發生的風波。就如只有自己能看到的鬼魅般無緩,連精神也衰歇了。在練習過後,他終於忍不住要離開這地方,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行走。

走了不久,不想再行,他停在十字路口的一角,挨着欄桿,回想著這二十年來的種種,直到來了教會的經過。多年來一直孤單地成長,從未被接受過。從未得到過固然遺憾,但嘗過一點溫暖後就更害怕孤獨。他自覺走投無路,他不明白,開始仰天的向神祈禱。他在問為何,其實是執問神為何要這樣待自己。難度自己還未受夠孤單嗎?還未被唾棄夠嗎?我做錯了什麼?我已盡了力去忍受、去原諒、去愛,為什麼連這少少一個家也不給我?越是激動,他開始對神作了最嚴厲的要求。「這些年來我受夠了,要是祢要這樣對我,不如祢就在這裏殺了我吧?要是祢真的這般恨我,就現在取了我的命吧?」他就這樣地重複著。

就在其中一個請求說完時,突然一條閃電猛然地劈在他面對著十字路對角的大厦上。他呆了一刻,雷就響了。天跟著開始行雷閃電,激動的少年人平靜了下來,身還未動過。面對著這自然景象,他完全清醒了過來。經這天雷一響,他發現自己並非真心想死。對他來說,神對其要死的要求的回應就如「要你死的話,你的確可以立即死去。只要一擊雷電,你就不再存在,但問題是你是否真的想死?」一般。

這少年人自始致終也是懷著這份好勝的性格,被完全的看透了、擊敗了,他反而高興。愁容盡去,臉露其一慣自嘲式的笑容,對神說「好吧,我回去面對吧。」

回程的路是一條畢直的橫街,雖然巨大的物體就如日月星辰,怎樣步行,它們仍像追隨到身邊一般。這小伙子沿路的景觀就如此起彼落的雷電在他四方跟隨一樣。天開始下雨,而最後一條見到的閃電就擊落在路盡頭的地鐵站建築上。

這回程的路感覺是甜蜜的,不竟還是年少氣盛,他為到神為自己擦動天雷而高興,他自覺被竉愛著。就如每個年輕的基督徒一般,他有把身邊一切事物找出或付與背後意義的傾向。當時他認為神要他回這地方,一定有一些事情要他去做,不知是大是小,要他回去總會有原因的,他這樣深信。

然而他並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的不是這所為的風波。這將叫他始料不及,沒休止的聲音持續多半年後,他發現自己患了精神病。一直所為感情瓜葛、人際糾紛盡是虛構。但根據他的病,他只會幻聽。這小年人經歷數次病後,他懂得分辨真假經驗。看得見的電光,濕潤的雨水是真的。之後八年,他在這教會做了些不大不小的事,經過些不大不小的跌蕩。成熟了,他不再為無常的遭遇一一去問原由。但這落雷的事件,一直成為叫他咧嘴笑出來的回憶。面對自己生命的種種幽默,他仍然喜歡以這自嘲式的笑容回應。

文學創作 系列
  1. 天雷
  2. 夜風
  3. 擁抱
  4. 火車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