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無二日,民無二主


馬斯特 2018年8月31日

cc17

少時候很喜歡看三國演一類的歷史章回小說,每每講到一些文臣武將兵敗被擒,對方欣賞他的才能,打算勸降,定必有忠勇之士回句:「天無二日,民無二主,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要殺便殺,何需多言。」

近日幾位基督徒政商名人的表現,令人慨嘆不己:譚志源到馬會打工,張宇人失言,容海恩未婚懷孕,最新鮮出壚,是監管不力的港鐵高層馬時亨。

我覺得用「侍奉兩個主」來形容他們,並不準確,我頗相信他們也認為自己只有事奉一個主,主耶穌基督。

此話何解,讓我為大家娓娓道來。

我相信,他們由始至終確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主而作、彰顯主名、堅守主道、為義受逼迫。我推斷以上各位,平時會盡上一般的宗教義務,譬如出席聚會、十一奉獻等,然後內心有平安。

有報道更指出張宇人曾經將自己餘下的競選經費捐出來,支持主工:「張宇人的選舉工程只用了32.2萬元,餘下的8.5萬就分兩筆捐出,1.5萬元捐予建道神學院,用於資助一名普通話學員一年的學費和膳宿費;其餘就捐予基督教宣道會希伯崙堂。」(蘋果日報2016年11月15日)

如果要是想「賺到盡」,張宇人大可以做一個平平淡淡的商人,不問世事,不需要從事公職,浪費自己寶貴的時間。做立法會議員,投身政治,多少要有點「理想」在背後推動,你要求他負起社會責任,而他覺得自己正在做,沒甚麼不妥。

因此他才能長年累用地貫切始終,堅決維護香港雇主權益,他是真心相信所謂勞工權益,拖慢了香港經濟的整體發展,真心相信削減員工福利,會達致社會上整體更大的善,竭力維持商界利益,犧牲一部份人,才是最有效保障所有人的利益。

又例如譚志源,現時網上仍然找到他擔任政改推手時的見證訪問,言談間他深信是上帝安排自己在崗位上,是神帶領了香港的政制改革。當時面上的雀躍得意之情,絕對不是裝得出來,他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受到神的帶領,並能祝福許多香港人。

如果你要跟他們談聖經,講信仰,他們一樣可以引經據典為自己辯護,畢竟,斷章取義、扭曲聖經在教會歷史時有發生,過去主流教會也曾用聖經支持過奴隸制度,支持過種族隔離政策,支持過燒死女巫,如今要找幾句聖經反對勞工權益,一點也沒有難度。

譬如隨便想到幾項支持雇主的聖經根據。

六日要勞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華─你神當守的安息日。」

聖經反對五天工作,因為神六天創造世界,並且休息一天,六天工作制才符合聖經原意。

我們在你們那裡的時候,曾吩咐你們說,若有人不肯做工,就不可吃飯。因我們聽說,在你們中間有人不按規矩而行,什麼工都不做,反倒專管閒事。

所以根據聖經原則,放假可以,但不應出糧,其他人亦不應多管閑事。

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做什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

你要用對待主耶穌基督的態度來服侍你的老闆,假如耶穌要你加班,你會斤斤計較加班費,不會吧。

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

不要事事訴諸抗議,爭取權益,要等候上帝的時間。

你們作僕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順服主人;不但順服那善良溫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順服。倘若人為叫良心對得住神,就忍受冤屈的苦楚,這是可喜愛的。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甚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

所以遇上無良雇主,遭到剋扣薪金、拖欠讉散費等,要能忍耐,因為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所以老闆不給產假是應份的,打工仔放產假應該要雙倍賠償老闆的損失,多走一里路。

好像張宇人這一類基督徒,他們一直認為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確,符合信仰,符合真理,符合聖經,這才是可怕的地方。

是甚麼形成這種局面,時代論壇有正好一篇文章《財迷心竅的信仰》可以代為解答。對於很多基督徒來說,文中的講法,一點也不陌生,擁有金錢、名譽、地位等於受神祝福,可以籍此廣傳福音,是教會一貫以來的教導。物必先腐,然後蟲生,在扭曲的教導下,自然產生扭曲的信徒,不是稀奇的事。

所以寫到最後,倒有點同情張宇人,整件事反而有幾分「被罪者」的意味,當教會的教導長久以來為這類人背書,邀請他們上台講見證,接受他們的捐獻,既有神的祝福,事業成功風生水起,又得到教會的認可,怎可能覺得自己有錯?

當我們不斷指摘張宇人時,正如我早前的文章《不能迴避的職場神學》所言,又敢問一句,教會呢?現在有幾多間堂會或機構,會主動提供超過法例要求的男性侍產假?還是一句依法辦事?甚至乎是「為主作工,不必計較」,做傳道人要吃得苦,要有受苦的心志,去合理化一切的剝削。

假若你身處的教會有男傳道希望請幾個月的侍產假,並且要求支取全薪,你是教會的執事,批還是不批?會眾的接受程度又有多高?若果我們以對待張宇人的標準來審視堂會及相關機構,相信很多不會過關,慷他人之慨從來容易,要自己也達到指摘別人的要求則困難許多。

我不是為張宇人講說好話,認為他做得對,但事情同樣反映出,教會本來做得不好,必須由自己做起,在爭取勞工權益等事上,走前一步,作為世界的表率,當中的信徒看見,自然會受到感染,這本來正是作鹽作光、燈不放在斗底的道理,否則教會與世界沆瀣一氣,談何要人悔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