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天國的鄉愁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鄉愁,一個略帶淒絕的字眼,而在前面再加上「天國」二字,更是添上幾分唯美的感覺。簡稱淒美是也。

那麼,何來天國的鄉愁呢?原來當一個異鄉人離鄉別井,漸漸地對自己的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有一種無盡的思憶般的懷念,此為對家鄉的想念,即肉身的鄉愁;同樣地,這種從天國而來的愁緒,則是靈魂對自己所出和所屬的地方—天國—有隱隱然、不自覺的嚮往,此為對靈性的感悟,即天國的鄉愁。

山上河流的點滴,切望重投大海汪洋的懷抱;
天上雲裳的飄雨,渴望重返大地母親的胸懷;
宇宙繁星的微塵,期待返回浩瀚銀河的盡處;
也正如太陽粒子的電波,被地球磁場牽引,互相衝擊,而在大氣層形成絕美的極光。

不知道,在人們心中難以被滿足的虛空感,是不是心靈給我們的暗示?暗示我們的一生,正在一步一步邁向永恆的抉擇?暗示着基督是所有問題的答案?暗示着我們要回答信仰的挑戰?可能這樣說有過分簡化的嫌疑,但這作為點題式的思考,也不失為一個輕省的進路。

接下來的問題是我今次要著力解答的:我們的受造的原意是甚麼?官方會說:只因我們承襲了始祖的「原罪」,加上我們今世所犯的「罪行」,以致我們遠離了神的聖潔公義,最終要如何復和?惟靠相信我主基督所成就的十架救恩,才能恢復尊貴的神的兒子的名分。這些當然是對的,但對於每個獨特的心靈來說,卻是不足夠和尚有許多補充的空間的。不足之處在於稍欠有血有肉的「臨場感」。「臨場感」是甚麼?即因着上面的標準答案,而衍生出來的個人體悟,以致較强烈的參與感。

至於我,我是神對自己的「個別受造」有怎樣的「個人體悟」呢?沒錯,我的答案都離不開以上教義式的陳述之延續,以致個人的發揮。

先引述希伯來書的幾節經文—這樣引用,不只希望以金句式的「亂引」而蒙混過去—所以會盡量加上少少的解說,以接續上面之所說:

“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並沒有得着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

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

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希伯來書 11:13-16)

這處是出自新約希伯來書。其第十一章的經文起首是由許多舊約的信心偉人講起,論述他們靠着仰望神而克服種種困難,顯出他們對神的信心。這樣,原來他們持續忍耐的動力,是「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所以這些如同雲彩圍繞我們的「榜樣人物」與我們一樣,是有一份對「天國的鄉愁」,以致上帝「被稱為“我們”的神」。我們是參與其中的!

惟有我們在生命中切切實實地經歷,神是慈愛的神,神是信實的神,神是「我們」的神,我們才能真正明白「我們受造奇妙可畏」。可畏之處在於我們各人也要面對死後基督的審判。這審判決定死後靈魂的去向。向死而生,從這個角度,我們的受造原意是「預備迎見神」,預備將我們一生的行為,或行善,或作惡,都向神交賬。

親愛的朋友,你預備好誠實面對你心中不能磨滅的、若隱若現的,對你靈魂家鄉的渴慕嗎?

黃達斯
(小弟信主上下約二十年,深感「信仰尋找明白」是需進行不斷反思與在自我信仰踐行時的對照,所以有寫文章的想法,記錄所思所想。)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