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天主的召叫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1月17日

林鄭月娥昨午獲准辭職之後,便立刻宣佈參選特首。當她在12日向特首請辭後,鬧得熱烘烘的,不是她的請辭會為香港帶來甚麼影響,反而是她那句「天主的感召」(God’s calling)。林鄭是天主教徒,她當然可以分享她的感召,但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公開表示她感受到天主的召叫,要競選特首,這份主觀的靈性經驗,只是讓市民明白她競選特首的決心,卻並不能獲得別人的認同,甚至肯定。作為一個基督徒,我們理應追求一個討神喜悅的生命,而能討神喜悅,莫過於我們聽到上主的召叫,行在祂的心意中。但話又說回來,我那裡知曉這感召是從上主而來?又或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甚至是出於魔鬼?在禱告經驗中,我們要小心分辨內心聽到的聲音,否則,我們只是浪費我們的時間,去做那些相反我們受造目的的事情上。

如何去辨識內心所聽到的聲音?聖依納爵神操稱之為分辨神類,基督徒稱作靈性辨識(spiritual discernment)。靈性辨識的目的是檢視自己在祈禱中的體會和經驗到底是來自上主,或來自個人的心理作用,還是來自惡神,即魔鬼。要能對內心的感召作出分辨,耶穌會有一個重要靈性操練方法,稱為 agere contra( to act against),意思是「抵抗偏情」。Agere 拉丁文意為「行動」,contra是「相反的」。天主教苦修文學(literatura ascética)中提及人若要排除惡習要反其道而行,例如對付貪食便操練節食,對付驕傲便操練隱藏,對付害怕便要面對害怕。聖依納爵神操也提倡這個操練方法,的目的是使自己獲得愛主的自由,就是不被自身的限制來規範愛主的服侍。耶穌會的詹姆士‧馬丁 (James Martin.SJ)解釋:「我們內在某個部分不自由,我們就會試著去相反那部分,以使我們能從對那個領域的抗拒中得到自由解脫。」例如我的本性是害怕與流浪漢一起,那麼我便要問問自己的恐懼和厭惡,是否是我需要讓其獲得自由的部分?它是否阻礙我更加親近主和他人?若要獲得釋放,我便要做相反自己性情的行動,那就是去服侍流浪漢,目的是使自己成為一個更有愛心的人。正如梅頓(Thomas Merton)指出,我們每個人在不同的層面,並有非常不同的方式受到召叫去聖化自己,目的是使自己毫無阻隔的愛主和服侍主,那麼,我應該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比我要為上主做甚麼重要;我在上主面前的自我,比在人前的自我更重要。

那麼,當我們說上主感召要我做甚麼之前,我先要問問自己,在上主面前,我是一個怎樣的人,以及我應該成為怎樣的人,這才是上主對人真正的召叫。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