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jamin Wu

吳國安(Benjamin Wu),台灣出生,1985年受浸,蘇格蘭愛丁堡大學神學博士,現任新加坡神學院華文神學系助理教授。興趣在教會歷史、神學。結婚超過10年,育有二子。

大齋期的省思(A reflection upon Lent)

原刊於Changing or Remaining,2012年3月23日

時序進入春天,復活節很快即將到來。正如春天前有寒冬,主的復活前有死亡和受苦,我們也不應忽略復活節前的大齋期(Lent,羅馬公教稱四旬期,信義宗稱預苦期)。

始於聖灰日(Ash Wednesday)的大齋期,是復活節前約六週的時間。西方拉丁教會在這四十天會以齋戒、克苦方式懺悔自己的罪惡,也反思生命以迎接基督復活。在傳統的聖灰日崇拜禮儀中,會把棕枝燒成灰燼,用橄欖油混和,在額頭劃上十字記號,叫人反思自己的生命來自塵土,也歸於塵土。

華人教會中,只有少數禮儀教會仍然遵行這有近兩千年歷史的教會傳統。我們對教會年曆所知甚少,彷彿一年中與基督信仰相關的節期只有聖誕節和復活節,且傾向只知歡慶不懂寧靜,只要凱旋不願受苦。其實,教會年曆不是過時的舊俗,更不專屬天主教,而是一個重要的提醒,幫助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重現基督生平,更將現今教會實況與歷史中流傳的教會傳統連結,讓我們不致陷入一時、一地、一宗派的某種基督教版本而不自知。

具體而言,我們可用兩種方式記念大齋期,一種是內向的屬靈操練,另一種是外向的實際行動。內在方面,我們可以省思對上帝的虧欠,離惡棄罪、喜愛律法、選擇生命(參詩一),並刻意節制生活上的享受,如減少大吃大喝、減少娛樂等。就我有限的觀察,歐美基督徒常以不吃巧克力(似以姐妹居多)、不上社交網站(似以弟兄居多)等方式記念大齋期。我們這麼做時常會發現,原來我們真正需要的不如想要的那麼多。我在愛丁堡有一年也下定決心,大齋期不喝咖啡。剛開始時痛苦異常,後來發現不倚靠咖啡也能專心讀書。最後在復活節的早上,我去到學校茶水間,作了六週以來第一杯咖啡,而且是濃縮的,那種滋味實在難以言喻,近似復活。

外在行動方面,我們不但以禱告記念受壓迫者、受苦的窮人,更可以實際行動協助他們。如約翰福音第六章,面對五千人的食物需要,耶穌向門徒發出挑戰和試驗:「我們從哪裏買餅叫這些人吃呢?」(約六5b)對於今日在台灣的我們,耶穌發出的挑戰會是:面對外籍配偶、看護、勞工,以及遊民、窮苦人等,面對他們的人權問題、基本薪資、生活基本需要,我們如何回應?如何行動?我在台北的母會重生禮拜堂參與送米濟貧的事工已有一段時間,這是個好的開始。我們須對他人的物質需要敏感、有反應,而不是因有限制就忘記責任,因有不足就毫不付出。正如我們在奉獻謝禱中常說的,這些金錢即使微小,也都求神「化為大用」;但我們更求,這些資源不只在「教會事工」上,也在我們弱勢的鄰舍身上化為大用。

2012年的大齋期已於2月22日開始,距離復活節還有兩週時間。願那受苦之主的靈感動我們,不叫我們錯失在攻克己身、扶弱濟貧中所能學到的寶貴功課。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