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大音稀聲,大象無形

-100%+

前言:2017年四月初,關俊棠神父在油麻地塔冷通分享他對電影「沉默」的觀後感,電影他看了兩次,遠藤周作那本書他卅年前看了,愛不釋手,以下是我的現場筆錄,加上自己被激發出來的想像。

關神父開宗明義的說:以下祇是十分個人之分享,不存在對錯之爭辯,大家可以不同意,請在聚會下半部時間儘管分享個人看法…. 如此開明的一個人,在基要派一些神學嘍囉迅即比下去了!

他的現場分享主要分為兩部份:

A. 人的背叛:

首先,人是背叛了誰呢?電影中幾位神父是肯叛了天主、教會,抑或是他們自己?

背叛者, 其實可以分為幾類型的:

1)先天性格軟弱的,一遇到什麼威嚇,立即腳軟就範。

2)後天環境促成之背叛者:
 a)自我萎縮者,終局鬱鬱而終。
 b)長期受迫害,最後成為迫害別人的人。

3)豁出去的「背叛者」,他們意識到自己是為主而活,為主而死。(例子:施冼約翰、先知以利亞,王上十九12:火後有「微小的聲音」:原文就是破碎、沉默!而神就在那裡!根據楊錫鏘牧師的剖析,按意涵而言,火後之「破碎」,此詞在新約就祇出現了一次,那就是施洗約翰之自我宣告:他必興旺,我必「衰微」。)唯有在我們不怕用自己的卑微,去擁抱別人的破碎時,神的同在及醫治就在那裡出現了。

B. 神的沉默:

此處有兩大原則:

1)不錯,上帝是賜生命的主,然而另一方面,祂卻不是人間實務的操縦者,不然,人類就徒然衹是提綫木偶,不能自已選擇善惡愛恨。

生命有許多場境,並不是要求我們默默靜候神之拯救,恰恰相反,是神默默靜候我們生命的轉向,再一次透過順服,受苦去成就祂在我們身上的美意。順服是一個畢生學習的功課!順服勝於獻祭!

2)神並沒有站在災難/惡事的源頭,去頓然制止悲劇發生(例子:港珠澳大橋工作橋之塌落,敘利亞平民飽受化武的襲擊…….),祂卻選擇在這些痛苦中,與受苦者一同受苦:以賽亞書六十三9:In all our afflictions, he was afflicted. 耶和華神不忍心要亞伯拉罕獻以撒為祭,自己卻犧牲獨生子,為世人的罪,死於最羞辱性的刑罰(十字架上)。

希伯來書五8:「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而學會了順從。」基督並沒有選擇一條多快好省的路(easy way out),反之,他揀了一條最艱難,最沉重的路,以致後世的人,當因為要跟隨他而承受著同樣的艱難及沉重時,不用退縮,正正因為基督也曾飽嘗憂患,而祂並寸步不移,故此跟隨基督的人也不用退縮,至於電影「沉默」裏面所呈現之信仰考驗,傳教士是否會在威嚇之前,為著保存教民的性命而踐踏耶穌的聖像,其實無關宏旨,神是察看人內心的上帝,即使懸掛在十架上的耶穌,亦有「懷疑」的時刻(父呀,你為什麼離棄我……)上帝本身是有一套獨特的受苦觀念,在智慧書、在耶稣的踐行中呈現,遺憾的是,香港的信徒一直活在自己的「兒童樂園」裏面,某些人當上帝是「易理妥」,必須隨傳隨到地解决信徒之任何逆境、困難。

上帝所賜给我們的靈:是剛强,仁愛及自律的靈(提後一7),是可以容讓我們去肩擔人間之痛苦,亦唯有當我們看見他者,有足夠的愛及伴隨而來的勇氣去守望受困厄的人,我們方有動力去直觀自身的境况。(在另一套電影「一念無明」裏面,每個人都會活得那麼退縮,無能力去肩擔別人的痛苦,正正就是因為他們冇誠實地面對自己生命here and now 的實況。)

約翰福音第三章提到「重生」,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重生」在原文,化為英文,就是「from above 」。

後記:那週末在塔冷通,我是百感交集的,譚沛泉弟兄已辭世,他的書就放在最當眼處,關俊棠神父事忙,不可能每個月都在塔冷通「開壇」,整個書室都擠滿了人,插針不入,瀰漫著黃大仙廟的感覺,作為「善男信女」,我們其實是不能借助關神父之虔誠、譚弟兄之睿智去掩飾自己生命的蒼白,我們的生命,必須有翻箱倒櫃之革新,上帝一直沉默地在等候我們生命之轉化….

愛自己其實得一條路,就是愛他人;重生同樣得一條進路,就是from above。

本文簡短連結 http://faith100.org/IYB6a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路加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