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Koo

小傳道一名,接受上帝的呼召,祈求能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盼望藉寫作來讓自己更謹慎思考,反省信仰;也盼望藉分享所寫的,來讓信仰群體共同思考,好讓我們能更認識所信的上帝。

大紅龍?

原刊於PETER KOO'S BLOG,2017年5月30日

啟十二

3 天上又現出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 4 她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她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

今天是中國傳統節日 —— 端午節。端午節令人想起「愛國詩人」屈原,令人想起龍舟,令人想起糭子。

對基督徒來說,龍舟令我們想起「大紅龍」,令人想起魔鬼撒旦,令人想起啟示錄。也因此,令一些基督徒對此中國傳統節日產生一些「忌諱」,認為此節日與魔鬼撒旦有關。
是否真的如此?

首先,我們要先去了解,啟示錄的文學手法是「天啟文學」,而這手法所用的是「符號言語」(symbolic language),即文字字面上表達的,並不是文字本身的直接意義,而是其符號在當時文化中的特定意義。簡單來說,就在「大紅龍」出現的篇章中,其他的符號言語如「婦人」就不是一個女人,「婦人所生的男孩」就不是一個小男孩;而「大紅龍」,從他們當時的認知中,根本就沒有「龍」這樣的生物存在(他們當時也沒有關於「恐龍」的認知吧),所以在當時的希臘思想的形响下,「龍」很大可能就是直接指向當時的希臘神話(Greek Mythology)中有關「龍」的意念,對當時的人來說,應該是與一些不能形容,恐怖的「怪獸」,就是一些來侵略人,來吃人的事有關。而特別的是,「龍」這形像只是出現在啟示錄,一共出現了十三次;在舊約中,類似的指向會以「獸」、「大魚」、「大蛇」等等形象出現。然而,一個共通點就是,這些意象出現的時候往往都會是關乎與上帝爭戰的場境。所以,這被使用的「符號言語」並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這符號在其文化中所承載的意義才是核心。畢竟,正如梁國權老師在其講座「啟示錄解讀」中所言,啟示錄的作者寫出這些文字,使用這些符號時,必是希望當時讀者能明白作者所要表達的;所以「大紅龍」本身所要表達的,對當時活在希臘文化的人來說,應該是清楚不過:他們想到的,根本就不會是那像在Harry Potter又或是Lord of the Rings的形象,更不可能是今天掛在船頭的那個「龍頭」。(而且,在啟示錄中出現的大紅龍是七頭十角,對稍有作研經的基督徒,更會想起那在但以理書中,同樣為天啟文學中出現的「獸」,而不會想起龍舟)

蘇佐揚牧師在《聖經難題》中就有以下一段解說:

(龍),英文DRAGON,源出希臘文δράκων,在新約,只有在啟示錄用過十三次。在舊約,英文聖經所譯的龍字,在希伯來文原意卻為“大蛇”“大魚”“野狗”不等。所以中文聖經的舊約、未見龍字。不知何故,在新約啟示錄卻譯作“龍”,而且用過十三次之多(其實這個所謂“龍”與中國人印象中的“龍”是完全不同的動物。中國人的龍是代表帝皇,是吉祥的動物。又從龍鳳呈祥一語,表示龍與風都是吉祥之物,並非可怕的東西)。事實上,除了絕種的恐龍以外,歷史上根本沒有龍。所以在舊約,只表示那是一種巨大而可怕的獸。在新約,因用希臘文之故,承接了希臘人對於龍的印象而稱之為龍。其實約翰在異象中所見的乃是一支大怪獸,無以名之,姑名之曰龍,是希臘人的龍而已。

簡而言之,在屈原時代的「龍」,以至今天我們在龍舟中的龍,是在中國文化中的龍;而不是希臘人的龍。在同一個「符號」中,其實所指向的並非一樣。

若我們真的要去反思基督徒是否真的不應去「過」端午,其實就更要在我們的文化背景中去重尋「端午」的意義。沒有時間去做太多,但原來一些「龍舟協會」的網頁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夫,作了很多資料搜集。當中可參考http://www.dragonboat.org.hk,其中說到「端午」其實更多與「節令」有關。

其實,基督徒是否可以「過」端午,在端午是否可以「扒龍舟」,並不應該單憑一個「龍」的符號來作決定,而應從整個大圖畫去作衡量。有關龍舟,找到一段「花邊」,有如此說法:

龍舟,顧名思義,就是像龍形的船。

船頭像高高昂起的龍頭,船舷和船腹分別塗上不同顏色。龍舟大小不一樣,槳數也不同,有六對,有十二對的,有十七對的,也有五十二對的。如果是一樣參賽,那麼龍舟的大小一定要相同。如果是新船,那麼還必須舉行祭龍頭的儀式。過去,潮州人賽龍舟還要舉行開賽儀式:分別把龍舟劃到媽祖廟前祭拜「龍尾爺」。龍首朝廟門,划進劃退參拜三次,謂「三參燈」,祈求神靈保佑旗開得勝。比賽時,各龍舟如同長跑的運動員,在起點緊張待發。當發號槍一響,龍舟上的司鼓聞聲起鼓,健兒揮臂划槳,那龍舟就如同離弦之箭,在水面疾飛。圍觀的人為自己的隊員吶喊助威,有的甚至跳到水裏,為隊員潑水,使其精神抖擻。

(謫自〈端午節中國人為什麼要賽龍舟?〉,每日頭條)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culture/l82qkg.html

當中若涉及拜祭,又或是當今天我們吃糉時,同樣有關乎祭祀的事宜,就應該要小心了。但是,這也不一定應被完全「禁戒」:保羅也曾於「吃祭祀的食物」的教導中,在哥林多前書8章和10章,將「決定」放在信徒身上。

總括來說,基督教信仰其實不是高舉「禁戒」,而是一個講論「自由」的信仰。重要的是:「祢的靈在那裏,那裏就得自由」,當你的信仰有堅實的根基,更有聖靈的同在時,你就能看清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能讓人看見基督,什麼會絆跌人。

求主賜我們明辨的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