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s Wu

80後,
小傳道一名

大時代的牧者

記得811的晚上,一位大學時代認識的朋友在群組裡發表了一段觸動我心的說話。朋友說,他雖然信主多年,卻一直害怕基督審判的降臨。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一位完美的信徒,那怕嘴裡說自己確信得救,卻擔心世界終結的一刻被判為假冒為善的一群。

然而,811的晚上改變了他的想法。看著電視螢光幕上每一段令人悲憤的畫面,他頓然明白最終的審判並非為世人帶來恐懼,卻是對受壓迫者的盼望所在。那怕當下我們依然看不清前路、縱使今天大家仍然受到白色恐怖的遮蓋,我們卻相信上帝總在隱密處看透一切,他日惡人也必定遭到公義的判決。

朋友的說話提醒著我,那怕在迷糊不清的前路上,上帝依然掌管世間任何一個角落。作為傳道人,這一段令人充滿憤慨的日子多少教我迷失。然而朋友的提醒,再次呼喚起我的職份——宣講從耶穌基督而來的盼望。


過去的三個月間,香港社會經歷五十年來未見的動盪。僅在筆者堂會所在的社區,兩星期之間爆發了四次警民衝突,催淚煙隨著武警的足跡走進了大街小巷,那怕是路過的街坊或小店的員工也無一倖免。就是跟教會一些較年長的弟兄姊妹閒談幾句,他們依然對早前街道上的畫面尤有餘悸。

「你不找上政治,政治卻找上你。」當教會依然堅持政治與信仰的對立,強調傳道人必須對當下社會處境閉口不言之時,卻沒發現弟兄姊妹早已牽進了整個大氣候之中。他們或不一定期待牧者在藍黃之間任擇其一,但至少在這充斥著紛爭磨擦和恐懼的時局裡,希望教牧也能夠成為衝突當中的和平之子,好讓弟兄姊妹在眼前的局面之中也不至於過份害怕,他日事情結束雙邊的關係仍然能夠瞬速修補。

任職傳道多年,我自然明白教牧的薪金依靠弟兄姊妹奉獻而得,從而帶來不少有關職份上的矛盾。因著害怕得罪每一位金主信徒、擔心聚會人數的流失,不少傳道牧者面對社會的紛亂只能視若無睹,甚至胡亂引用聖經經文支持自己對屬世處境的冷淡回應。不過,弟兄姊妹會因著牧者對時局的沉默而放下從政見而來的分歧,活出一份求同存異的信徒生活嗎?不!他們只會繼續眼前的討論,甚至因而罵個臉紅耳赤,最後聲音較為微小的一方也只好憤而離場。

過去的三個月間,我們城市經歷急促的轉變。置身在大時代的當下,信徒不能夠再依靠一種膚淺的成功神學面對信仰。他們必須肯定當下的難關是上帝計劃的一部份、那怕在一處充滿催淚煙的街道上仍然望見從基督而來的盼望。至於教會的角色,正是要為眾人的信心提供養份;傳道人的職份,正是要在亂世之中宣告上帝依然掌權,卻不是面對眼前的亂局閉口不語。


剛過去的星期日,教會的一位姊妹在回家路上跟我閒談幾句。

「關於你今天的講道……」她似帶猶豫的說:「你害怕別人在背後說三道四嗎?」

那一刻,我明白姊妹擔心我的講道將會被某些人無限上綱上線。然而立志任職傳道人的一刻起,我已明白自己將要宣講從聖靈感動而來的信息,卻不是討好他人的說話。至少每一次的講道,我也按著三代經課而著力在釋經上下功夫、不作金句式的講道而偏離經文主題;也正如我們對終末審判的能度一樣,我相信上帝總會察看。

上帝容許我們成為大時代的牧者,正是要我們在亂世中宣講從上帝而來的盼望、在紛爭之處帶來關係上的修補。傳道人是上帝賦予的職份,請別為他人的臉色忘卻昔日立志獻身的感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