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靈閱文化社訂立兩個目標來發展心靈教育:

(一) 用文化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由於近年「靈性」這觀念備受關注,人對靈性的追尋已超越宗教層面,無論在學術界及醫學界亦對這課題作出深入研究與探討。本社會提供多元化的心靈知識與資訊來推動現代靈性發展運動。

(二) 用宗教資源來推動心靈教育。宗教與社會發展是息息相關的,宗教可說是社會的錨,因為宗教能為社會不同現象帶來意義,提升人類心靈素質,使人活出人靈性的光輝。本社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相信人是上帝所創造,是一個有靈的活人,因此靈性關懷與培育甚為重要。

大德蘭 — 一個默觀卻不靜默的生命

原刊於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2017年9月14日

宗教改革今年踏入500年。提起宗教改革,我們當然不會忘記馬丁.路德於1517年在威登堡所發表的《95條論綱》,它所引起的震盪,使天主教會不得不召開特利騰大公會議(1545-1563年)來徹底檢視信仰。但當時天主教會真正的革新,不是產生在特利騰大公會議之中,乃是在修道群體之內。在宗教改革如火如荼的大環境下,天主教會內最著名的改革是由依納爵.羅耀拉所代表的耶穌會和大德蘭所代表的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所帶動的。這兩個修道團的革新,不但回復修道團應過的禱告生活,他們更勇於實踐上主使命,艱苦地在各處播揚基督的大愛。

由於近代新教徒對《依納爵神操》有所操練,所以我們對耶穌會不多不少也有一點認識,但原來在16世紀天主教會改革的氣勢中,西班牙天主教會是最熾熱的。就在這教會動蕩時期,在西班牙出生的大德蘭(Teresa of Avila 1515-1582)雖然生活在隱修院的高牆內,她卻發動了天主教會修會的革命,革新了加爾默羅修會制度,成立了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大德蘭的一生,不但有深邃的禱告經驗,也有不少教導禱告的著作。她遺留下來的,不單是遍及全球的加爾默羅赤足隱修院和她對禱告的教導,更是一個禱告的生命。對大德蘭而言,祈禱只是一個愛的行動,不需任何言語;禱告不是「反省」多,乃是「愛」多,好的果實比那些只能讓人在祈禱中感到舒服的虔敬感受重要得多。她說:「在我看來,心禱就是與好友的親密分享;這意謂著我們應常花時間與那愛我們的人獨處;重點不在想得多,而是愛得多,且儘量去做那些能激發你去愛的事情;愛,不在於尋求歡愉,而是渴望在每一件事上取悅天主。」她禱告多,便愛多;她愛多,便服侍多;她服侍多,便受苦多。在她43歲那年,她決心革新修會制度,要它回復一種為善度祈禱生活而甘願過貧窮、簡樸和刻苦的生活方式。當時她為了創建更多具革新精神的隱修院而四處奔波,甚至客死異鄉,教廷大使卻形容她為「一個不斷抗命、四處遊蕩、且自以為是的人。」但對大德蘭來說:「看來,現在已經沒有人願意為真正愛基督的緣故而被想成是瘋子了!」她告訴我們:最有力、也最被接受的祈禱應是導向行動的,甚至為愛主的緣故而成為「瘋子」。靈修的果子不是感受好,乃是能對生活產生一種愛的態度,渴望在每一件事上取悅上主。

在記念宗教改革500週年的日子,我們當然記得起馬丁路德,但我們也不要忽略大德蘭對修院(即禱告學校)的改革,她的生命告訴我們,一位好的禱告者,不是因為她有「刺身」又或是有神魂超拔的體驗,乃是她深愛基督,能沉著氣的追求天國理想和實踐天國使命。

袁蕙文博士(靈閱文化社社長)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靈閱文化社 Lectio Cultura Institute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