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y Tse

大學時經歷信仰震盪,重新體會信仰的「深」與「闊」,發現世界的豐富與美好。生於亂世,經驗生命的熱情與無力,期盼在黑暗中成為一點光,無悔上主所召。現職學生福音機構同工。

大專校園文化淺談(1):批鬥是常識吧?

Photo credits: https://www.google.com/url?sa=i&rct=j&q=&esrc=s&source=images&cd=&cad=rja&uact=8&ved=2ahUKEwiKyfztiZHcAhXFVZQKHQylBScQjRx6BAgBEAU&url=http%3A%2F%2Fwww.sohu.com%2Fa%2F234635773_115207&psig=AOvVaw1NyykbEscqO0vZMFQYc7R2&ust=1531193331681205

大專校園的學生群體有其獨特文化,如dembeat、ocamp、上莊等,而這些活動是學生身份的象徵。福音需要處境化,信徒群體進入校園,亦不能只以一貫方式傳福音,而要接觸校園文化。當信徒群體的文化與校園文化相遇則併發出不同的結果,猶如神學家尼布爾(Richard Niebuhr)對基督與文化的關係之有關描述。不少校園信徒群體往往專注事工佈道等策略,卻忽視校園文化對自身的影響,也許重拾這種意識,乃至重構文化使命是當今校園信徒群體的迫切所需。

依筆者粗疏觀察,不少校園信徒群體皆落入尼布爾所言的「基督屬於文化」(Christ of culture)的模式而不自知,意即對校園文化不加批判地接收。這種文化認同不全然是信徒群體的責任,反而是校園文化潛移默化的影響,致令他們懵然不知。其中筆者見證過的,就是學會的年度諮詢大會(AGM)的詭異情況。在其他學會中,AGM素來是恩怨情仇大爆發的場合,網上也曾流傳各樣「下莊」被「批鬥」以至羞辱的故事,而這亦成為生生不息的循環,皆因當年被「鬥」,下一年自然要找「下莊」發泄,因而AGM儼然已是大專學界的獨有「出氣」文化。這種現象亦偶有出現於校園信徒群體的AGM,當然程度固然有別,但不難發現部份同學彷彿認知AGM理當如此,因而其中的發言、態度等,皆與一般學會的AGM無異。

到底AGM是否不得不如此?信徒群體又能否成為如尼布爾所言的文化改造者(Christ the transformer),建立以信仰價值為本的AGM呢?事實上,信徒群體首當重拾自身的身份,了解其群體的品格素質與其他群體有所區別,並帶著批判的眼光自我檢視,尋問信徒群體如何具智慧地採納不同的文化形式。大學圈內稱AGM為“con day”,原意是諮詢(consultation)的簡稱,但“con”卻已演變成為「批鬥」的標籤。信徒群體應辨識文化的墮落如何扭曲事物的本質,致力回復「諮詢」原初讓人了解候選職員,及共同回顧群體整年的情況,為來年作預備的真義。除此,信徒群體更可加入自身的價值特質,對其予以創造性的轉化,例如AGM不只是為了查找和糾正不足,更可以是對過往一年的感恩回顧,並對事奉團隊予以鼓勵,又或是對來屆職員的充權(empowerment),讓他們感受到並非只有幾位職員的付出,而是得到整個群體的守望。

以信仰價值轉化AGM不只流於外在形式,最關鍵的是信徒群體如何轉化人與人的溝通方式,以至追求真實無偽的關係。不少同學在日常逃避面對衝突或溝通的分歧,而選擇在AGM宣泄。信徒群體正是在日常生活中,培育各人真誠溝通,學習在基督裡有勇氣向對方表露真我,同時學習聆聽對方,甚至尋求彼此寬恕和體諒。這種由信徒群體建立的文化,正是向非信徒同學們見證真誠溝通的群體有何珍貴,也向其他學會展示另類AGM的可能。文化使命未必有即時果效,但信徒群體對校園文化的觸覺須更為敏銳,思考信仰如何能從不同角度轉化校園。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607期)專欄【青黃筆接】

大專校園文化淺談 系列
  1. 大專校園文化淺談(1):批鬥是常識吧?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