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大叔牧師——念致權叔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2012年1月1日,我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來到一間住了十多年也沒有留意到的教堂。一進門口,一位貌似G4的中年大叔伸出他的右手,對我說:「歡迎你來到觀潮!我是致權傳道!請問你是否新朋友?」旁邊的行政主任說:「這是新來的神學生,牧師說高材生來的!」(牧師說笑而已。)「原來是這樣!歡迎你來到觀潮!我都是剛上任不久!」行政主任還補充一句:「如果牧師還未有安排你的崗位,你就留在這裡協助致權傳道吧!」

那一年,除了放假的日子,每逢主日我便跟這位大叔做「左右門神」,風雨不改,閑時談天說地,順便幫他按摩,甚至有時在傍晚更一起從教會步行回藍田。起初,大叔親切的笑容,溫暖的臂膀,總是跟他健碩的身型有點格格不入,但日子久了又真的叫人很有安全感。行政主任告訴我:「他是我廿多年的好兄弟,做事不怕蝕低,什麼事都肯幫手!啊,我家都是我倆弄出來!他是電工,懂得水電,我搞水泥,哈哈!」連水和電都能處理,那怎會不給別人安全感呢!

老實說,大叔那種安全感,很像父親的感覺。他不是「大牧」(如果你在教會一段時間,你應會明白);他沒有那種在講壇上的魅力(他也坦白對我說,自己的講道麻麻,要跟我這個後輩學習,嚇死後生仔);他笑自己太過感性,動不動就要哭。這位愛哭的「爸爸」,後來更跟我「同一屋簷下」。教會需要重建,連我在內三位神學生,加上三位傳道人,一起坐在一個不足二百尺的貨櫃辦公室。我是個喜歡open office的後生仔,當時沒有顧及會影響別人,容讓中學生、大專生來「吹水」,這位大叔卻願意放下手上的工作,加入吹水戰團,聽聽後輩的掙扎,叫今天的我慚愧。大叔嘛,就是愛錫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關心備至,真的像一位父親、更像我們天上的爸爸。

這位眾人的父親不單愛錫他的羊群,而且凡事親力親為。有一次天氣欠佳,講員無法來到教會,又是他從藍田跑回教會「食雞」。當時的他身穿短衫短褲,加上那件放在教會的西裝褸,他就是這個樣子走上講台宣講,沒有在Facebook打卡,也沒有自吹自擂。那一刻的他,是全世界最有型的講員,以行動宣講聖言,見證基督。

實習過後,我不時仍會回到那所教堂。無論是重建前後,大叔仍然站在門口歡迎教友,還要高呼我的名字(尷尬死),擁抱一下,寒暄一番。每次他總是對我說:「很疲累呢!」然後我總會幫他按摩一番,警告他要好好休息。最後一次見面是2014年12月,那次浸禮途中有點小插曲,又是大叔二話不說,立即跳進水裡去,走到老教友身旁扶著他,彷彿天上有聲音對老教友說:「你是我的愛子,你一輩子我也會扶著你」,場面令我十分感動。這就是大家熟悉的致權叔,我們總是在他的身上找到天父的影兒,盡心歇力扶著教友們。離開教堂前,我又是那一句:「要好好休息呀!」「好的好的!能夠事奉多一天便是一天!」

你今次真的「休息」了。

我是多麼的渴望,能夠再次跟你站在教堂門外,一起歡迎教友。

我是多麼的渴望,能夠再次幫你按摩一番。

我是多麼的渴望,能夠在天家的門口,聽到你高呼我和他人的名字。我深信那天的你必定會按捺不住,跑到耶穌的身旁,以你親切的笑容和溫暖的手,等候你的羊群。

我是多麼的渴望那一天早日來到。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
才明白不要放棄 沈住愛反複的心理
風雨不會沒了期 終於會等到夢寐
全城在變遷 不減你是你
我的心中有著你」

致權叔,謝謝你!天家再見!

晚輩
一位年輕傳道人上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