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同工

這戶口由信仰百川編輯同工管理,工作包括引介本網作者群文章以外的作品和張貼香港教會消息。

大南街男宿訪談摘要(三):地盤工人

[本文蒙作者允許轉載]

背景

他是一名約三十歲,在地盤工作,月入可達二至三萬的年青人。幼年曾住在青衣,十多歲時一人離家獨住。現與無家者協會的社工相識已有兩年,曾經露宿街頭,之後在為無家者安排的臨時宿舍住了一年,在兩個月前經社工介紹住進現時宿舍。

以往宿舍環境

他曾居於臨時宿舍(雖然他認為能住一年已不臨時,十日八日的才是臨時),與二十至三十人同住一大房間。由於環境較封閉,許多爭執都沒有管制。再者宿友許多都有精神健康上的問題。他認為舊宿友許多時候都在宣洩生活的不順意,並非針對個人。例如有次他睡覺時被宿友以粗口鬧醒,但當他以惡言相回敬時,宿友便知難而退。再加上他有一定工作與經濟能力,與一些靠綜援維生的宿友在錢財上的看法便不同,不會因一點金額而在意。但這種分歧也是爭執的起點。

現時宿舍環境

入住大南街宿舍後,氣氛較自由,亦有自己鎖匙,沒有門禁。與數名宿友共住,便不用常常獨自一人,宿舍較有「人氣」。宿舍有基本洗澡設施與床鋪,但沒有煮食設備。他覺得宿舍規距也很正常,無甚特別。雖然氣氛比以往宿舍好,但他也會提起現時環境一些不「人性化」的設計。例如鞋位不足(只夠裝三對鞋),刷牙位置不方便,使用風筒會騷擾到其他宿友。最大問題便是上落床鋪時所踏的鐵梯。有時腳滑撞上會感到十分痛楚。他認為這問題急需處理。

與宿友關係方面,他表示由於大家工作時間不同,很少一起吃飯;年紀差別由廿多歲至六十多歲也有,因此沒共同話題。再者大家本身都被標籤為無家者,放不下自己身份,更難以有太多接觸,無謂談及自己過去。他對現時宿舍氣氛算是滿意。他本來就認為人越大朋友越少。所以宿舍內社交與聯誼活動不多,他也沒興趣參與。私人空間越多越好,不需要甚麼公共空間。

至於宿舍運作方面,由於空間設計較獨立,需清潔的公共空間較少。再者他們也沒有煮食設備,除了間中的清潔與倒垃圾,並保持宿舍氣氛和平,雜務其實不多。他不熱衷參與雜務,最多是請宿友吃零食,或者幫他們處理手機問題。

對未來居住環境的想法

他表示自己也會有成家的憧憬,亦希望自己未來的居住環境不需上落太多樓梯。不過他亦想要穩定生活,不想那麼快考慮搬家的問題。由於他收入不錯,一千多塊與二千塊租金對他來說分別不大,再者他指出同等租金能換到的環境與自己眼光,樓層與單位設計有關。例如五年前他找到一個唐七樓單位,二千塊已可租到一房一庭一廚一廁的設計。有五六千塊,亦可以租住村屋,不太需要想太多。他認為政府無論由誰掌管對自己的住屋需要也沒大影響。他不以買樓為自己人生目標,亦對找尋自己的目標感到困難。

So How? 博群社會房屋研究隊
「So How? 博群社會房屋研究隊」簡介

香港寸金呎土,年青人買樓無望;而另一方面,社會上的邊緣社群,例如更生人士、無家者和少數族群,卻難有容身之所。眼見他們瑟縮於環境惡劣的劏房,甚至流落街頭,教問我們於心何忍?

我們是一群關注住屋問題的大學生,過去一年訪問不同提供社會房屋(著重可負擔的價格,充足的空間與人性化的環境)的NGO及其用戶,了解他們對居住環境的意見與期望。正如其中一個合作機構<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所言:「『口傳』平平安安回去的福音是不夠的,我們要『身傳』福音,介入他們的困境,與他們同行共渡,才能具體地彰顯神的愛。」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