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多特會議

(一)抗辯派的結成

有關教義的爭論,並沒有因為亞米紐斯的逝世而結束。在此之後,46位荷蘭聯合省的牧者及神學家結為同一陣線,承繼亞米紐斯的神學路線。他們提出有關救恩、揀選和預定,命為《抗辯文》(Remonstrance)的神學宣言,因而後來被稱為「抗辯派」。直到多特會議後被放逐為止, Uitenbogaert及Simon Episcopius(1583-1643)是抗辯派的領袖,亦可能是《抗辯文》的主要撰寫者;同期的重要領袖也有Hugo Grotius(1583-1645)及Philip Limborch(1583-1643),後者更將亞米紐斯主義帶近自由主義(Liberalism)及伯拉糾主義(Pelagianism)。62

(二)多特會議發起的背景

抗辯派在1610年向國家提交所撰寫的《抗辯文》。在這之前,各地方的教會議會要求轄下的牧者提交他們對比利時信條及海德堡要理問答的認信。國家議會(States General)認為這樣的做法使她的權力受損,進而要求所有的認信需要呈交給她。63 抗辯派及反抗辯派64 分別在1611、1613及1614年召開會議,試圖在教義上尋求共識,但最終無功而還。65

到了1618年,漸漸成為權力核心的Maurice of Nassau(威廉王子的兒子)以軍力把每一個城市中抗辯派的官員轉換成加爾文主義者。66 Maurice 在Oldenbarneveldt的推薦下成為省長及海軍將令,帶領荷蘭的軍隊在1597年戰勝西班牙人,促成北部荷蘭7省成為更正教國家。67 加爾文主義者在戰爭期間大力支持抵抗西班牙勢力及天主教,Maurice 作為一個高加爾文主義者68 也與他們同一陣線,並且相信Oldenbarneveldt及抗辯派同情天主教並要將荷蘭交予西班牙。69 Maurice本身也反對Oldenbarneveldt簽署的和約,因為和約影響了他軍事上的成就並隨之而來的政治權力,堅決對抗天主教威脅的強硬加爾文主義者也附和。70 有見Oldenbarneveldt為了維護自身的權力而打壓反抗辯派,唯恐失去權力的Maurice便逮捕了Oldenbarneveldt及Grotius,並以叛國的罪名在1619年處死Oldenbarneveldt。71

有加爾文主義者對這段歷史有截然不同的見解。他們認為抗辯派一直抗拒認信本身的信仰,並抗拒召開全國性教會會議。72 他們認為支持抗辯者的政治家Oldenbarneveldt阻撓會議的展開,73 然而事實上直至1618年Oldenbarneveldt支持抗辯派,讓他們繼續爭取開設會議。74 他們強詞否定抗辯派思想已植根荷蘭每個角落、早已被普遍接受。75 他們亦沒有考慮當時的政治、軍事,以致Maurice的信仰景況等歷史因素,只當Maurice反對抗辯派及召開全國會議是出自上帝的旨意,卻不承認抗辯派的《抗辯文》是按照國家議會要求的程序呈上,抗辯派也是主動地要求召開會議。

無論如何Maurice促使國家議會在1618年11月13日至1619年5月9日召開全國規模的多特會議,處理抗辯派與反抗辯派的爭論。

(三)抗辯派的五點(Five Points)

抗辯派在1610年撰寫《抗辯文》的目的,是為了在加爾文主義者不斷指控他們為異端的時候作辯解。《抗辯文》全文不過一千字,以信仰的認信方式寫成,分為五項條綱。76 因著後來加爾文派的回應,抗辯者這五項條綱又被稱為抗辯派的五點。77 這五點以點題式的表達就是:一、根據預知揀選;二、無限的贖罪;三、人性的無能;四、恩典可被抗拒;五、不確定的保守。這五點基本上與亞米紐斯的路線相同,且更有系統地輔以相關支持的經文。值得注意的是第五條綱,抗辯派似乎並未有最後確實的立場,顯示出他們只是開放地認同信徒有失落救恩的可能。

(四)多特信條的定立

多特會議於1618年11月13日在多特被召開,對於教義的討論會議共有154次。這個會議是作為荷蘭的國家會議,有18位非教會的政府官員參與,78 但同時與會的代表卻有來自英國、瑞士等多個歐洲國家的改革宗教會共27人;79 來自荷蘭本土教會的代表有57人:80 以上提及的人全部都是加爾文派的。81 至於抗辯派的代表人數卻只有15人。82 整個國家級會議的審判權、撰寫教義的組織皆由加爾文主義者控制。83 Picirilli指出這些代表的選派,預設了排斥亞米紐斯主義者,更有3位來自的Utrecht的代表被強行換成加爾文派代表;亞米紐斯主義者亦因人數上的懸殊,在會中被視為異端過於參與討論者,84 更惡劣的是他們連投票權也沒有!85 抗辯派在會議中呈上《抗辯派的意見》86 及《抗辯文》,並以此來與加爾文派辯論。

1619年1月14日,所有抗辯派代表皆被逐出會議。之後會議重申比利時信條及海德堡要理問答作為改革宗教會的正統信條,並且針對抗辯派五點而撰寫了五條「多特信條」附加為改革宗教會的官方信仰基礎。87

(五)多特信條與加爾文派的五點:TULIP

多特信條的重要意義就像路德宗的《協同書》,表現出高度條理的神學和關懷,具有保守信仰、避免偏離正統的功效。88 這信條後來成為荷蘭改革宗教會、南非、美國和法國的改革宗的標準信仰文獻。89 多特信條的五項教義題綱:

第一條:神聖揀選及遺棄90
第二條:基督的死並因此,人類被拯救
第三及第四條:人的墮落、人的回轉及其樣式
第五條:聖徒的保守

在這些條綱之下分為多項條款及駁謬誤的部份,詳細解釋加爾文派的立場並否定抗辯派的立場。91 以上的五點因著易於記憶的關係,被重新排序改寫成著名的TULIP「加爾文派的五點」:92

  1. T 人性全然敗壞。人的墮落致使亞當及他的後裔在能力上及意志完全不能選擇善,以致他們完全不能靠自己而得到救恩。亞米紐斯主義者也同意這一點,但加爾文派卻否定抗辯派所主張,人的自由意志透過上帝的恩典,能自行決定悔改相信。重生完全是聖靈的工作,在救贖之上人是完全不能參與,完全是上帝給人類的禮物。
  2. U 無條件揀選。上帝在創世以先已經按其諭令揀選得救的人,反對抗辯派所聲稱上帝是以祂的預知,預先知道誰人信與不信而揀選得救的人。因此上帝的揀選並不依據人的善意或善行,完全屬於上帝的主權:是上帝揀選人,人不能揀選上帝。
  3. L 有限的贖罪。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只為得救的人而死,是上帝揀選的諭令的具體實現,否定抗辯派所宣稱基督是為世上所有人而死、無論他得救與否;基督受死的功效足夠除去被上帝揀選的人的罪並保證完全的救恩,否定抗辯派所宣稱基督的死解決世人的罪,並讓世人能夠相信接受救恩。
  4. I 恩典不能被拒。上帝藉聖靈所賜下的恩典,就是重生、信心、回轉並其他得救的事上所需的一切恩典,完全是根據上帝的主權,在人的心內作成,人是不能抗拒的,否定抗辯派所主張人能靠其自由意志抗拒聖靈的呼召和重生。
  5. P 信徒蒙保守。基督所作成救贖的功,足夠讓被揀選、拯救的人,在聖靈所賜的重生中得救直到永遠。抗辯派則對此未有完全的共識,只保留人離棄基督、失落救恩的可能。

(六)多特會議對亞米紐斯主義在荷蘭發展的影響

在多特會議未正式召開之前,抗辯派的兩位重要領袖Oldenbarneveldt及Grotius已被捕下獄。多特會議本身是全國性的大會,當中的議決同時成為教會及政府的政策並予以執行。在大會宣判抗辯派為異端並訂立多特信條後,所有亞米紐斯派的牧者,約有二百人被撤職,亦有被捕下獄。Grotius被判終身監禁,但在兩年後越獄逃往巴黎,很多亞米紐斯派也一樣逃往外地;Oldenbarneveldt則在多特會議結束五天後被問吊。93

多特會議讓加爾文主義在荷蘭成為正統的信仰,主導了當地的更正教教會。有趣的是在1625年大力支持加爾文派的Maurice逝世後,國家開始對亞米紐斯派給予寬容。1630年亞米紐斯派在不挑起爭論的情況下得到自由,能按其信仰建立教會及學校。94 Episcopius與Grotius在容許回國後,成為抗辯派神學院 95 最初的兩位教授。96 抗辯派教會及神學院直到現在仍存留在荷蘭,但影響力卻大不如前。

因著亞米紐斯派被驅逐,亞米紐斯的神學被傳出荷蘭,並在其他地方,尤其是英國得到更大的發展,但這些過程已超出本文的討論範圍。

  1. Roger E.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Myths and Realities (Downers Grove, IL: IVP Books, 2006), 23.
  2. Robert E.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 Contrasting Views of Salvation: Calvinism and Arminianism (Nashville: Randall House Publications, 2002), 12-3.
  3. Counter-Remonstrants 就是加爾文主義者。
  4. Philip Schaff, The Creeds of Christendom With a History and Critical Notes, Vol. 1, 6th Rev. ed., electronic ed. (Wordsearch Corp., 2004), 512.
  5.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5.
  6. “Maurice of Nassau,” Answers.com, <http://www.answers.com/topic/maurice-of-nassau>; accessed 25 May 2007.
  7. “Maurice of Nassau,” Answers.com.
  8.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5.
  9. Bangs, “Dutch Theology, Trade, and War: 1590-1610,” 480.
  10. “Maurice of Nassau,” Answers.com.
  11. Russell J. Dykstra, “The Events Leading Up to the Great Synod,” The Standard Bearer 74, No.2 (Oct. 1997): 32-3.
  12. Herman 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British Reformed Journal 28 (Oct.-Dec. 1999): 4.
  13.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5.
  14. 加爾文主義者又自稱為持守真實信仰的正統,上帝特意存留的信徒。參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4-5.及Dykstra, “The Events Leading Up to the Great Synod,” 33.。
  15. Robert A. Peterson and Michael D. Williams, Why I Am Not an Arminian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2004), 112.
  16. 中文版本可參殷保羅著,姚錦燊譯:《慕迪神學手冊》(香港:證主,1991),頁476-7。英文、荷蘭語及拉丁文版本對照可參Schaff, “The Five Arminian Articles. A.D. 1610,” in The Creeds of Christendom With A History And Critical Notes, Vol. 3。
  17. David N. Steele, and Curtis C. Thomas, and S. Lance Quinn, The Five Points of Calvinism: Defined, Defened, and Documented, 2nd ed (Phillipsburg: P&R Publishing Co., 2004), 4.
  18. 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11.
  19. 34人是牧者,18位長老,5位神學院的教授。參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11.。
  20. 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12.
  21. Peterson and Williams, Why I Am Not an Arminian, 123. 其中13人是被傳召參與會議,另外2人則由地方會議委派。
  22. Peterson and Williams, Why I Am Not an Arminian, 123.。這書的作者是站於加爾文派的立場。
  23.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5.
  24. Hanko, “The Synod of Dordt,” 12.。Hanko作為加爾文派的學者,在他的文章中也承認在多特會議召開以先,抗辯派已被視為異端,而且在他們在出席會議後一個多月(1618年12月6日起至1619年1月14日為止)已被趕出會議。
  25. “The Opinions of the Remonstants”, Laurence M. Vance, The Other Side of Calvinism (Pensacola, FL: Vance Publications, 1994), 356-62.
  26.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6.
  27. Philip Schaff, The Creeds of Christendom, Volume 1 (Grand Rapids, MI: Baker Books, 1983), p 515. 此頁數參考自Brannan, “The Canons of Dort”.。
  28. 楊牧谷:〈Dort, Synod of多特會議〉,楊牧谷主編:《當代神學辭典》電子版(香港:啟創,1998)。
  29. Divine Election and Reprobation,Reprobation或譯「定罪」。
  30. 有關各題綱、條款及駁謬誤(Rejection of errors),可參Vance, The Other Side of Calvinism, 363-88.。尚有另一個聲稱由拉丁原文翻譯、易讀和準確的英語版本(沒有駁謬誤的部份):Anthony A. Hoekema, “A New English Translation of the Canons of Dort,” Calvin Theological Journal 3.2 (Nov 1968): 133-161.。
  31. 若按著多特信條作為對抗辯派五點的對立,可以作以下的比較:
    抗辯派加爾文派 
    1) 根據預知揀選1) 無條件揀選(Unlimited Election)
    2) 無限的贖罪2) 有限的贖罪(Limited Atonement)
    3) 人性的無能3) 人性全然敗壞(Total Depravity)
    4) 恩典可被抗拒4) 恩典不能被拒(Irresistible Grace)
    5) 不確定的保守5) 信徒蒙保守(Perseverance of Saints)

  32. 殷保羅:《慕迪神學手冊》,頁473-4。另參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6.。
  33. Picirilli, Grace, Faith, Free Will, 16.
  34. the Remonstrants Seminarium.
  35. Olson, Arminian Theology, 23.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