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信仰?


關懷貧窮學校 2017年6月30日

近日,參加了一次落區,即是在街上接觸、探訪一些基層人士,我們見到清潔工、無家者、拾荒者,在傾談中明白他們的生命處境,了解我們的社會現況。

遇上的清潔工都是外判工,食環署外判給清潔公司,在價低者得下,清潔工都是貼近最低工資來生活。工資雖低,但一路上感覺是清潔、舒適,新的一樣,懷著這樣好心情和感激,終於遇上一位女清潔工。她打兩份清潔工,八小時加八小時,加上半小時車程,食飯都只能偷偷地壓縮自己時間,放工回家仍能照顧孩子、梳洗?那睡覺時間⋯⋯這種被剝削至極的人生,始於外判,對政府而言,連責任也一拼外判了,對貧窮人的剝削,政府不負任何責任。

我們眼見這慘況,只能同行關心,也能齊罵政府不公,但想到誰給政府工資,其實也是我們這納悅人,其實是合謀剝削。我們會負這責任嗎?我們能改變外判制度嗎?並非不可能;我們能改變政府嗎?我們無選票;我們起碼能改變自己,對隨街可見的工人,不視而不見,關心他們,在我們的心裡留一點空間裝載他們,留點空間憐憫人,不要連憐憫也外判了,事不關己

一班落區朋友,全是信徒,信徒思考外判問題份外有味道。
我們曾否也外判了信仰?牧師傳道無教我,執事部長無帶頭做;信徒對教會的承擔也外判了?教會會章無這項規則,教會一直無這做法。我們靈性低迷,無憐憫社區弱者,這些惡果要向別人問責,還是自己也承擔?
或起碼,我承認外判了自己的信仰,求主幫助改變。

樊偉納(貧校義務導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搜尋外判清潔工,發現不少社會問題,看見了動慈心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5526
縱容不合理制度 食環苛待外判清潔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70116/56179277
逾半外判保安清潔工僅領最低工資 工會斥政府帶頭剝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