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tton

普通牧師一名,熱愛運動,乜都唔識,好在神愛我,唔嫌棄我,救我仲呼召我事奉佢,夫復何求?

士師記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我一向贊成「聖經為我服務原則 #曲」,只要不曲解聖經。

面對而家嘅香港,我強烈諗起士師記,我相信很多人會讚揚士師係英雄,近年好一啲,開始學會睇下士師的陰暗面,正如大衛是個滿手鮮血,好色殺人的英雄。至少,用今日的語言,我未聽過有人話佢哋係暴徒。

在士師時代,係人都知暴政當道,正如出埃及記的法老,代表著欺壓人民的不義政權。我相信在當時代,摩西衝出來挑戰法老,並且施下十災,當時代的埃及民眾,亦會鬧摩西搞亂埃及,影響民生,痛斥佢為暴徒,法老亦然,到第十災,仲搞出人命。在他們看來,是摩西奪去他們所愛,是殺人暴徒。然而,我們會說他是拯救者、英雄。我亦相信,若果士師時代有「暴徒」呢個term的話,每個被推翻的暴政,都會好似盧偉聰咁衝出來譴責「暴徒」,但我們又會認為士師是拯救者、英雄。

好明顯,在聖經裡面,至少士師記會告訴我們,「沒有暴徒,只有暴政」的事實。當暴政濫權,欺壓人民,上帝就會在他們當中興起拯救者,用今日嘅語言,就係「義士」。你睇士師記就知,士師未必係一般人以為的好好人,有些本身就是勇武之人,以耶弗他和大衛為例,他們被暴政迫出憤慨,大衛是個和理非和勇武夾雜的混合體,當然同時也是個詩人,但佢走難時結連一班山寨裡的匪徒,成為叛軍起義;耶弗他自少被人遺棄和歧視,佢一吹雞,一大班勇武義士走出來增援,以暴力推翻暴政,但是一個又一個的士師起來,又刺殺又打仗咁,都無人會話佢哋係暴徒,因為我們知道佢哋面對嘅係暴政,可能就係因為咁,「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我唔會話而家嘅示威者一定就係聖經所講,上帝興起的義士,但面對而家嘅香港,真係令人心噏。眼見原本相信和平示威、遊行集會的香港人,一次又一次經歷打擊,一個又一個義士被送進監牢,政府越來越藐視市民的訴求,甚至以暴力來「回饋」。眼見市民以至勇敢的年青人,一次又一次慘被無理毒打、無告和恐嚇。這幾年,不但警方upgrade咗佢哋嘅裝備,執行更強的暴力;示威者亦進化了不少,最初只是防守性的,但俾警方打得多,又俾藍屍暴徒痛打,警方毫不干預!加上有數名年青市民因此事而輕生喪命,政府仍只是以沉默和暴力「回饋」。我看著他們開始自製更多的裝備,甚至不止是防性的,開始有些是攻擊性的,而從最初佢哋唔會用,到第一次用,從任你打唔反抗,到開始會反抗,而我作為一個和理非的廢中,也開始覺得不能再怪責市民的反應。從政府和警隊一直向市民施以暴力,到市民開始第一下還擊,政府打開了一個惡性循環,應付全責!

我最驚係,雙方的暴力會在這循環裡不斷演化升級,可能最終,警察會向市民開真鎗,市民可能會有更激進的行動,係攻擊性的行動,汽油彈?自殺式襲擊?刺殺?我不知道,不敢再想像,我亦不想雙方再有人流血,求主盡快平息干戈,但似乎只有政府能做到這件事,我們都很被動。最後,責任還在政府。

其實,香港人不想做暴徒,基督徒亦不應太隨便以暴徒譴責示威民眾。

因為,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