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報佳音:教會的照妖鏡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今年比較上年,有更多神學老師、牧者傳道和平信徒撰文,質疑我們的教會繼續在街頭報佳音的意義何在,而在信徒以外的圈子,亦見到更多人表達對報佳音的反感。而繼上年我們有教會在天后廟前報佳音的傑作後,今年再有教會在尖沙咀清真寺旁報佳音的節目。

Photo credit: Kevin Cheng

事緣平安夜有網民在尖沙咀清真寺附近,影到有教會的報佳音隊伍在清真寺旁邊的樓梯報佳音,相片經由輔仁媒體總編輯容樂其share後,更引來大批網民討論,其後更遭上載相片的網民爆料,報佳音隊伍在清真寺旁邊表演已不是新鮮事,過去隊伍更試過在清真寺的正門表演。事件遭廣傳後,當晚隊伍的負責人隨即回應容先生:

我覺得人人有言論自由的,但作為多人睇的平台/主流媒體係有社會責任,每一句都有機會誤導人的成分,如果一個冇經大腦思考的人,好容易解讀我地「有心」或挑釁的選址地方,所以我欣賞大家帶出問題,但我覺得我有必要在此澄清~

而就是因為一句對容先生「冇經大腦思考」的批評,成為了群起攻擊教會報佳音的導火線,以下為其中較多like的網民回應:

耶教本身就係只信一個神,你唔信就落地獄,又點會尊重你?佢會覺得自己係拯救緊你。

其實係唔係踩場我唔care,但係話人唔經大腦我真係覺得好仆街,原來基督徒對於反對聲音係以人身攻擊黎回應既,呀負責人,你係唔係失緊見證?

是次事件引來大量網民攻擊,其實並不可將責任全怪在這一隊報佳音隊伍身上,單一的事件根本不可能引來網民如此大的不滿,故報佳音實只為照妖鏡,照出教會這龐大又華麗的建制體系背後的結構性問題。

1. 說一套做一套

死撐可說是人類的天性,但教會主張人在得救後藉依靠耶穌基督,所有人都能學懂謙卑,更不用說悔改認罪是基督教的核心價值,而主張信耶穌不用悔改認罪的教派,就會被主流教會定性為異端。可惜主張還主張,教會總是不懂認錯,更壞的是教會不懂在世人面前承認自己的錯誤。若在教內牧者或兄姊得罪了他人而不認錯道歉,只會令受傷害的人離開教會,但若是得罪了教外的人又不認錯,就是一個嚴重失見證的行為,教外人更不會像教內的人一樣喜歡河蟹,他們亦不用怕破壞兄姊之間的關係,他們大可以在網上廣傳教會的醜聞。

是次事件正是好例子。在清真寺旁報佳音被指不尊重其他宗教,負責人反倒指責分享的網民「冇經大腦思考」,更在自己不尊重人後,叫我們要互相尊重,其言論表後就是表達了「你一定要尊重教會,但教會可以不尊重你」的想法,總之錯的一定是教外人,即使負責人之後致歉了,也是因為覺得自己表達不當令他人誤會,絲毫不會覺得不尊重其他宗教是一種問題。

2. 霸道

如上所述,教會的主張歸主張,行為歸行為,耶穌這名字只是用來打壓異己的工具,在平安夜更成為自娛的動聽原因。教會說要愛人如己,但偏偏恃強凌弱,靠攏建制權貴,關顧窮困的事工或許有小部分堂會願意做,但對性小眾、性工作者、智障人士、在囚人士的事工少之又少,甚至主流教會覺得關顧這類人士的堂會就是有問題。

所以教會更嚴重的問題就是霸道。我們都有願景希望基督教能夠促進合一,但基督新教的信徒卻異常霸道,不僅因為對天主教、東正教、靈恩派等的無知而一一拒絕接觸和認識,更在教外人眼中盡顯霸道,是次事件正顯示了不少基督徒認為「他人的宗教就不需要尊重,自己的基督教就必須所有人尊重」的荒謬道理,我們要知道在教外人眼中,基督教其實只是世上眾多宗教其中之一,而且基督教有著十字軍東征、歐洲教權獨大的黑歷史,我們根本沒有道理如此霸道又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我們經常說自己是蒙恩的罪人,可是現在卻嫌棄和不尊重其他罪人,完全無視造物主以自己的形象創造每一個人的價值。

3. 離地

有關耶穌基督降生的事蹟,我們會讀到天使向牧羊人報佳音的經文,可是我們知道聖經不是在天使報完佳音後就完結了,而耶穌後來的生命更是教會應要學習的榜樣,偏偏我們喜歡捨難取易,學到天使報佳音就足夠了,我們變得不懂得體貼民間疾苦,自持自己不吃人間煙火,而未能以聖經的教導來有效回應時代需要。如此下去,在將來,世界一定會把基督教淘汰。報佳音理應是宣告「上帝道成肉身與人同在」的大好消息,是宣告上帝「使有權能的失位,叫卑微的升高,讓飢餓的得飽美食,使富足的空手回去」的拯救計劃,但現在教會報佳音卻成為向權貴卑躬屈膝,對貧苦大眾卻視而不見的最佳標誌。

Erwin Lutzer是一位經歷過二戰的德國基督徒,他憶述二戰期間在德國教會的親身經歷:

納粹大屠殺期間,我住在德國。那時,我認為自己是基督徒。我們聽說了發生在猶太人身上的事,但我們都試圖遠離是非,畢竟誰有能力去阻止這些事發生呢?

我們的小教堂背後有條鐵軌。每個星期天早晨,我們都先聽到遠處的汽笛聲,接著就看到滾滾而來的車輪。當火車經過,我們會聽到車廂傳來的哭喊聲而變得不安,因為我們意識到,像牛群一樣在車廂中喊叫的是猶太人!一週復一週,汽笛聲不斷呼嘯而過。我們害怕聽到車輪聲,因為那是駛向死亡集中營途中的猶太人在哭喊。他們的尖叫聲折磨著我們。我們知道火車甚麼時候來。一聽到汽笛聲,我們便開始唱聖詩。火車經過教會的時候,我們的歌聲達到最高點。如果聽到慘叫聲,我們就唱得更大聲,這樣我們很快就聽不到了。

幾年過去了,沒有人再去談論這件事。但我在睡著的時候仍能聽到火車的汽笛聲。願神饒恕我,赦免我們所有這些自稱為基督徒,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干預這件事的人。

我覺得是次事件就像Erwin Lutzer的經歷一樣,當我們唱詩唱得越大聲時,貧苦大眾的慘叫聲就聽不到了,清真寺這建築物就看不見了,自己的錯就突然消失了,教會慢慢離地了。

報佳音,應是「異象不變,工具改變」,可能在舊香港年代,大眾的娛樂不多,電視、收音機都是奢侈的娛樂產品,故街坊見到在平安夜晚有教會在唱聖詩,實在能吸引人停下腳步細心聆聽,在資訊不太流通的年代,報佳音或許就成為教會傳講福音的珍貴機會,但今天的香港人能接受娛樂的渠道實太多,報佳音未能如此有效地吸引人,街坊欲了解基督教更多,亦可自行在網上尋找資料,而且我們習慣消費教會,報佳音無疑成了我們消費教會的Best Seller。要工具改變的話,其實我得知有堂會選擇在平安夜下午報佳音因而不會騷擾街坊在晚上休息,而有堂會選擇在平安夜晚上以小組形式接觸和關顧街坊、到醫院和孤兒院探訪,他們同樣也是報佳音而又不自high不擾民。

但在教會的結構性問題上,其實我們現在實在束手無策,唯有只能夠在個人層面上作好見證,同時鼓勵及影響身邊信徒朋友一起作見證。《禮記·大學》記載到:「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願我們都能先在個人層面上做好自己,才能夠改變整個體制。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