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不雅神學愛好者、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教會培育部成員、大學敬拜隊核心隊員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報佳音,犯眾憎

今年平安夜,我照常選擇了參與教會的報佳音節目,沒有去紀念仍在受苦的弱勢群體。

但這次的報佳音讓我有很大的罪疚感。

我們這次報佳音,被樓上的街坊投訴聲浪太大,而出現了警察來處理報佳音的噪音,原來是因為在我們之前,已有其他的堂會在同一地點報佳音,我不能夠想像樓上的街坊們的感受,他們在整晚平安夜也被迫聽我們一間又一間堂會所產生的噪音。「耶穌愛你」說得再響也只是一句口號,「普世歡騰」唱得再大聲也只是一句歌詞,但這些口號和歌詞卻在平安夜當晚,肆無忌憚地侵蝕在我們頭頂的居所,街坊唯一舒適平靜的空間。

另外,我們亦在地鐵站附近停留報佳音,卻正正是人流不斷穿梭的地方,我們和停步下來看表演的市民固然享受在其中,但身旁有很多趕回家的市民卻被我們的人牆阻礙了,加上我們只是教會,沒有能力做好現場的人流控制,令大量停步欣賞表演的市民阻塞了整條行人路,水楔不通,場面混亂,感恩是沒有市民發生口角或衝突,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在我們唱詩的笑臉和停步欣賞表演的市民身影背後,有數不盡的埋怨與憤怒眼光在看著我們,只是我們都在自娛當中,根本不會注意到我們是何等的擾民。

我感到有罪疚感的原因,是因為我要努力去說服自己唱那些音調與歌詞不符的詩歌,和派那些教會預備的小禮物,就是在社區作美好見證,而我是今晚負責講信息的人,我更要說服自己,當我在發表言論時,有人是在聽我講話的,我不是對著空氣說話,因為我觀察到當詩歌唱完到我講信息時,儘管我已選擇用貼近時代的用語來傳講耶穌降生的福音,人流卻已走了一大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如此做,若說是教會的娛賓節目我還接受,但我察覺到我們今晚需要不斷強調這次報佳音是做了好見證,因為我們心裡也在懷疑這樣的形式還能夠回應時代的需要嗎?這對我們教會所身處的社區適切嗎?提到罪疚感,更遑論我們的聖誕帽,我們手裡拿著的即棄詩歌紙,我們因為報佳音而製造了很多不必要的浪費。

今晚最讓我深刻的說話,是由警察口中所說的「你教會報佳音好係好,但最好就唔好唱」。這樣的報佳音形式是否真的在社區作好見證?究竟有沒有其他活動適合在平安夜進行,且能夠讓教會真正成為好見證?我在下午問起對面堂會的執事朋友,在晚上會否見到他們,他回應他教會選擇了到醫院進行探訪活動,我想這也是一種報佳音活動,只是沒有高聲浪的歌聲和大量浪費的歌詞紙,探訪最基本需要的,就只是參與者的愛心,而非自high。

報佳音在近幾年被視為堂會的「打飛機」行為,是因為報佳音肯定能夠為我們帶來快感,但很大程度會造成他人不便,教會的家庭可能在報佳音過程中十分享受、十分開心,但街坊卻未必如此覺得。

對於報佳音,犯眾憎有1個回應

  1. […] 看了Sunny Leung的文章《報佳音,犯眾憎》後,第一時間想,究竟報佳音是何時出現,再成為教會的傳統,變成平安夜不可或缺的節目呢? […]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2017「基督教坊」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