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特

係咁架啦,好出奇呀 -- 黃子華

報佳音的田野考察

原刊於馬斯特特集,2017年12月25日

因為去年的投訴,加上筆者是大埔街坊,所以特意做了一趟田野考察。

食過晚飯,八時半我已經站在去年的案發地點,大埔中心與大埔廣場前的空地,當時約有四隊報佳音,可謂各有特色,有的是幾位年青人組合的聖誕Busking,有的載歌載舞,有的人多勢眾,有的以質取勝。

大概去到九點左右,慢慢開始進入高峰,全盛時期約有五六隊人在報佳音,與我去年的建言差不多,大部份隊伍的設備均非常精良,亦即意味可以非常響亮,某一隊時不時大叫「聖誕快樂,耶穌愛你」,加上幾百人聚集,人聲鼎沸。我相信大埔的教會真的有需要再留意聲量,避免擾民。

正當我在觀察的時候,見到似曾相識的一幕。

稍後時間的另一角度。

並無即時判教會死刑,說甚麼離地中產、自high,只有靜靜地站在一傍觀察。約莫一個小時後,估計淨是兩傍的兩隊報佳音隊伍,加上派單張的人,起碼接近二百人,當中沒有一個人走過去問候過阿婆一句。我無意攻擊該兩間堂會,希望大家亦手下留情,不要批評他們,令到他們灰心喪志,他們可能只是專心唱歌不為意。可能他們平時做了很多社區服我沒有看到,可能他們當中有人天天去探訪弱勢,可能在我到場前有幾百個人問候關心過阿婆。我只能就所見寫出來,整晚八時半到十一時,只有四個人(包括我)接觸過阿婆,文中我會一一道來。

由於我過去經常比人鬧:「你淨係識投訴,你又做過D咩」,結果膽粗粗過去撩阿婆傾偈,問一問是否需要幫忙。我當是心裡的如意算盤是,面對一大堆紙皮需要整理,當時差不多十時,如果阿婆一出到聲要幫,我即時再膽粗粗過去找那邊的教會負責人,讓他叫整隊人馬來幫阿婆手,總算是個美好的社區見證。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阿婆很有老一輩的風範,自己還能做的,就絕不要人幫。望住阿婆的背影,一邊聽住大家的聖誕歌聲,高聲宣揚應該要如何為救主誕生而喜樂,心中悲傷難忍,不能自已,大街大巷流下男兒淚。

基督徒唔應該係咁,教會唔應該咁。

當刻我完全無事可做,退回一個觀察者的角色,看著這一幕。思考對這個阿婆而言,耶穌降生有甚麼意義,對一個寒夜裡執紙皮的阿婆,甚麼才是佳音呢?

一邊流淚一邊祈禱,求神能夠開大家的眼,亦求上主寬恕我們的罪,或者上帝後悔,就不將說好的災禍降下來。因為我亦聽過很多次「你就係教會,教會有問題即係你有問題」,我不想站在一個傍觀者的位置批評。彷彿好像亞伯拉罕為所多瑪向神討價還價一樣,如果有五十個義人,如果有四十個,如果有三十個,如果有二十個,如果有十個……..如果有一個。

正在盤算的時候,由於我的外表,再加上眼濕濕,令人懷疑到我是在平安夜溝唔到女的毒男,正在平安夜感懷身世,竟然有位年青姊妹向我派單張。我即時把握機會問佢拎電話表明自己是基督徒,我知道耶穌愛我,但我覺得大家應該要去關心阿婆。於是她拉了一個朋友,走到阿婆寒暄了幾句。

去到十點四十分,我見到有兩位警察走到附近,我估計是收到有人投訴所以前來調查,我八卦走去搭訕,問是否收到投訴,警察很隨口說年年都有人投訴,而且已經近十一時,希望大家能自律。亦由於當時最大一團剛好唱畢最後一首歌,正在大合照,警察非常識趣,沒有上前即時制止及警告,只是一直在傍觀察做筆錄。

正當我以為到尾聲的時候,竟然還有一間教會姍姍來遲,可能因為人潮已散,讓我感覺到他們的喇叭聲是最大的,我行前時明顯感覺到衣服有震動感,其實當時已經接近十一時,情況實在相當不宜。

正在此時,我撞到一位相熟的姊妹,閑談間我說出今晚的目的,以及相關的觀察,特別提到那位阿婆。誰料到原來姊妹正在讀社工,身上又剛好有餅券,登時發揮平等分享的精神,將餅券「塞」到阿婆手中,真的要塞,因為阿婆起初也不太願意接受,日後恐怕也要袋定幾張餅券以濟時急。

從我的角度而言,彷彿經歷了一次神蹟一樣,上帝差了一個天使,拯救了我的平安夜,讓我的信心不致消亡。但今晚的經歷,身為一位平信徒,只能夠做一個微末的呼籲,當我們傳「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在街頭載歌載舞,又唱又跳,對其他人而言,又有甚麼意義呢?

報佳音對執紙皮的阿婆而言,可能只是幾張待回收的廢紙。

雜記幾項

1.今日撞到其中一隊,唱住「他身穿紅衣,還是身穿粗衣麻布」,不過,佢地班人唔少人主色就係紅色,個個仲戴晒聖誕帽,乜佢地幾十人都唔覺有問題架咩…..

2.以我自己臨場觀察,最嘈吵不是歌聲及喇叭聲,而是人聲,由於無內容無方向性,尤如置身街市。

3.派發的福音單張,有很多人隨意亂拋,教會會否負起一點良心責任,報佳音後幫手清理場地,收拾變成垃圾的福音單張,然後交給附近的回收者,好讓他多一個幾亳過聖誕。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