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文化

建立以信仰為基礎的跨宗派堂會知性平台,以鼓勵拓闊視野及獨立思考。
基督徒知識分子思考及發表平台。

堂會還是教會嗎?(7/7)—看見世界,與時並進

-100%+

思TALK@20161116記錄(7/7)

3. 對世界:看見世界,與時並進

圖片來源 http://www.vanke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3/11/nongcuntudi.jpg

圖片來源
http://www.vankeweekly.com/wp-content/uploads/2013/11/nongcuntudi.jpg

從聖經建立一個正確世界觀,脫離那個簡化、狹窄的信仰世界,也許是首要的。先學習看見別人那些平日被忽略的人,叫信徒看到,不單政府、或其他人忽略了他們,教會也忽略了他們。為此,有人曾帶小組組員到堂外,與清工傾談,了解他們的生活,使他明白社關不單是慈善、捐錢,窮也不單指無錢,而是生活被忽略、無人理會的孤單,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價值。

另有一新成立的堂會,每月定期都深水埗橋底聚會,離開舒適的環境,完善的設施,學習捨己,走進缺乏的群體,與他們共處,一起生活。行動雖然違平日生活的習慣,但在學習和適應的過程,信徒學習以愛待人,尊重那些平日「不被看見」的人。

當然,這不是指堂會必須身處貧窮和缺乏的狀態,有舒適環境、完善設備聚會也十分好。不少教會信徒的世界觀狹窄,即使父母也出身基層,自己在屋邨、甚至木屋區成長,但生活改善後,彷彿已身處另一個世界,忘記自己的過去,也看不見身外有需要的人。

加上近年社會急劇轉變,兩年前的雨傘革命,不少堂會仍未有認真討論,但不少青年已視為過時。時日如飛,社會不斷淪陷,堂會卻留在惜日美好的光境。

雨傘後,不少年青人失望、無奈,很重的無力感,使他們沒有氣力關心世界,即使仍保留熱誠的,在只能在自己崗位努力,等待時機。由於他們已對政府完全失去信任,當堂會仍以為應當順服政府,或以自許中立,沒有道德判斷的大包圍式祈禱,都是惹人生厭。他們只能以不認同也不理會的態度面對堂會,最後不是淡出,就是延續那種不理世事,只顧自己的狹窄世界觀。

總結

如何改變堂會幾十年的積習,幾位信徒,一夜傾談,又豈能得出結論呢?即使對於文章提及撥亂反正的幾點,也是知易行難。因為改變源自醒覺,自我醒覺才有改變的動力,改變堂會的建制和架構,在上位若不醒覺,會眾就只得起動一場宗教改革。信徒沒有醒覺信仰需有深度,會花時間研究嗎?要求別人進深,也只有事倍功半。同樣,未發現自己的世界信仰狹小、淺薄,又豈會走進更大的世界呢?

然而,這夜即使未找到短期可以改變的方法,但仍然想教會(信徒群體)能按著自己對信仰的追尋和實踐,能將福音帶進世界。也許在堂會內會感到有所缺欠,但只要能找到想法相近的人,就能彼此支持,並同心盡力,影響身邊可觸及的信徒。當然,在堂會以外,一群沒有既定組織的信徒走在一起,也能成為搖動世界的教會。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