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會不濟,為何我們還留下?


思道平台 2018年6月30日

思TALK@201805記錄

總結這個聚會之前,先要感謝馬斯特的參與,並且極速寫下總結1。在整理過當晚聚會內容,關於為何留下的分享,仍然十分值得回味,筆者將各人的意見,總結為以下三點。2

個個都留低,你估個個都想留低咩?

聚會中,多位朋友提到留在堂會,只因為感情。從小到大,主要的社交就在所屬堂會,離開堂會就沒有社交,一個人不知如何生活。因感情而無奈留下者佔大多數。

惰性的影響也不少,有人直言「走不了!這個年紀又適應新的圈子,太累了!」建立新的社交圈子並非不能,但要花的努力卻不少。但也有人在轉會期間,重新聯絡舊朋友,建立在堂會以外的社交圈子,令自己的生活,不再需要倚賴堂會,能夠在信仰上、生活上更獨立。

堂會既有財力和土地,有人就認為,當好好「利用」這些資源作改革之用,留在堂會者才能改變現存的問題。能保持這樣的積極思想,委實並不容易,因為現實中很多人並非輕易離開,而是掙扎多年,不忍、不捨離去,用總千方百計仍無力回天,才更感絕望。

有人以移民作比喻:「香港也越來越爛,是否能夠移民就必須移民呢?」也許現存香港堂會,很難找到理想的教會生活,甚至不少人認為越來越差,但仍然盡力在沉船中,多救一人。

教會SLASH族

新一代較少感情包伏,社交圈也不限在個別堂會,他們較能以理性選擇行動。其中一個行動選擇,是同時參與多間堂會或機構聚會,例如:返甲堂是基於社交;返乙堂是尋道、學知識;返兩堂是參與自己有負擔的服侍。

這些信徒既去亦留,他們願意花在信仰的時間不少,卻不是花在個別堂會上。「SLASH」的趨勢由工作擴展到教會生活,而且SLASH再不單是年青人的專利,不少人到中年才加入SLASH族,遊走於不同堂會,開闊自己己界,重新建立自己的信仰,或是同時服侍多個信仰群體。

兩代SLASH之間,還是有點根本的分別。較成熟的SLASH若還有穩定的堂會生活,大多會保留原屬堂會的基本會友權利,如選舉可參選或投票權,參與某些崗位事奉等,在滿足基本出席率後,到參與其他常會;但年青SLASH對會友資格、權責等重視程度,遠不如上一代,他們更接納教會的普世性,而不認為需要只屬個別堂會。

尋找上帝比尋找教會重要

有人提到,最核心的問題就在於現今的教會,聖經、神學知識,靈命、品格差劣;單純以關係維繫會眾。但真心要尋找上帝,希望更深認識信仰,作進深屬靈操練的信徒,就得在堂外尋找信仰。然而,仍然有人自覺得是按著聖經的教導而留下。

如傳統對教會生活的教導,對教會要見證基督的要求等。加上不少人在堂會成長時,都受過別人幫助,有人留在堂會,既要自己打好信仰基礎,在堂內站穩陣腳,也希望盡力培育下一代,作堂會與外界不同圈子的聯繫,避免固步自封,等待改革良機。

也有人將在堂會生活,視為一種信仰實踐操練:「越多乞人憎的人,越多PRACITE。」但堂會中的壞人真的比堂外更多,比在商場、官場更能操練人性和品格嗎?這究竟是可喜還是可悲?

也許還有不少人正感到「面對抉擇面臨困惑,心底裡幾番衝動,人去亦難,留更難,常退避沒有用。」3也許,無人能夠提供理想答案,但困惑、掙扎的過程,但願你知道自己並不孤單,只要你環顧四周,還有無數人在你身邊,尋索著信仰的路。讓我們並肩前後。


  1. http://doctormashirito.blogspot.com/2018/05/blog-post_26.html
  2. 聚會也有很多「堂會不濟」的討論,但因為馬斯特的總結和不少網上文章已有提及,本文盡量不記錄這方面的內容。
  3. 「面對抉擇」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