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斌

香港中文大學宗教研究哲學博士生,關心基督宗教信仰與現代社會的關係。著有《神漂——本地神學札記10堂課》

基督耶穌降生,帶麻煩給世人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畫家Giotto di Bondone的作品,《對無辜者的屠殺》(La strage degli innocenti)

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畫家Giotto di Bondone的作品,《對無辜者的屠殺》(La strage degli innocenti)

在現代的商業化社會裏,聖誕不是被注入狂歡或消費的氣氛,就是被打造成祥和平安、温馨浪漫的形象。姑勿論耶穌根本不是在聖誕日出世,聖誕,作為一個記念的節日,無論如何應被認為令人快慰吧?因為,基督耶穌降生,帶平安和安慰給世人,這豈不是聖誕的信息並因而值得歡慶?

聖經的四福音書裏,只有馬太福音(第1和第2章)和路加福音(第1和第2章)記載耶穌降生並相關的描述。當中馬太福音的記述,可說是一反聖誕平安的形象。馬太福音的描述,有如電影的蒙太奇,一幕接一幕,每幕的故事人物,雖置身不同時空,卻因同一事件,即耶穌的降生而遇上麻煩。

這些麻煩串連起來,是連串叫人不安,甚至是怵目驚心、不寒而慄的情節。

解讀耶穌降生帶來的麻煩

第一位遇上麻煩的是耶穌肉身的母親,馬利亞。她的麻煩是未婚懷孕。那時候未婚懷孕的後果,不同於今天的未婚懷孕。從前的社會,女性地位固然低微,馬利亞未婚懷孕,有違當時社會常規,可以想到,她在那時倍受歧視目光,更被身邊的人看不起。路加福音記載馬利亞既驚慌亦不明所以(路1: 26-38)。想來,馬利亞當時內心或許如此呼喊:「耶和華呀,世間女子那麼多,何必偏偏選中我?!」

她丈夫約瑟的情況,好不了多少。馬利亞是否因與自己同床而懷孕,他心知肚明。如今未婚妻大肚,他會怎樣想?聖經說,約瑟希望休了馬利亞,卻不想當眾羞辱她而打算在暗地裏進行(太1:19)。約瑟當時對馬利亞猜忌,混合不知是對自身利益的憂慮,還是維護馬利亞的愛惜,或是兩者皆有的心情;同時滿肚愁煩不知如何處理眼前這樁棘手事件的不安,可想而知。

這對夫妻因耶穌降生而遇上的麻煩,接踵而至。馬太福音卻把鏡頭一轉,去到宮廷那裏。希律王遇上的麻煩是,坊間出現有一位將成為猶太王的孩子出世的說法。如果說法成真,輕則令他管治有麻煩,重則令他的地位和權力不保。但一切只是傳聞,希律心想,最好還是叫人打聽虛實,於是召了幾位博學之士,查過究竟。

馬太福音在這一幕還記載,「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也都不安」(太2: 3)為甚麼不安?可能,他們已對所有的王,徹底失望。即便是猶太王,誰能保證他登位後不向百姓剝削欺壓?也可能,全城的人預計,爭權奪位之事,勢必上演。那可不是「食花生」或「睇電視劇」的旁觀,而是爭權者招兵動武、開展戰爭、牽連範圍甚廣的大災難。平民百姓,永遠是任何干戈戰爭的受害者。他們的不安,絕對可以理解。

那幾位博學之士,原本可以好端端地去,乖乖地回。那知他們突然接受了比希律王更大的那位的指示,不回去見希律(太2: 12)。馬太福音沒記下他們受上主指示後的思緒心情,也沒有說希律有沒有打聽他們的下落,但就指希律被他們愚弄(太2:16)。幾位有識之士,肯定考慮過不回去見希律的後果。得到上主的指示後,他們內心究竟想甚麼?「着草到自己的家鄉,真的安全嗎?」、「希律會不會找人追殺我們?」「聽從上主的指示,真的值得嗎?」這些,似乎都不是臆測,而是人面對世間權勢時自然而來、人知常情的恐懼和掙扎。

這幾幕中,大概沒有比伯利恆城的大屠殺一幕更怵目驚心。希律王覺得自己被幾位博學之士耍弄,老羞成怒兼想盡快平定內心的恐懼,於是根據手頭上有限的資料,向伯利恆城兩歲以下的嬰孩格殺勿論,心想那就無漏網之魚。誰知,約瑟夫婦早已逃往埃及。當約瑟聽到上主的使者跟他說,希律正尋找他的孩子並打算把他殺死(太2:13),他那刻的心情是怎樣?帶着妻兒,背負重擔,飄泊他鄉,寄人籬下的滋味,又是怎樣?

所謂「麻煩」,其實不是叫人感到不方便、不自在那麼簡單,卻是涉及人的地位、名聲、前途、命運,甚至生命安危和存亡的嚴重攪動。

耶穌降生,軒然大波,有如一個炸彈落在世間,爆破表面上原本和諧的一切。

麻煩免不了,安慰也少不了

雖然如此,細心留意會發現,上主向某些遇到麻煩的人,親自給予安慰和指引。

上主親自指引約瑟,叫他不用怕,只管迎娶馬利亞,並指她生的孩子,要拯救整個民族(太1 :20-21);在路加福音裏,天使安慰馬利亞,說她是蒙恩的女子(路1: 30);上主也在夢中指示幾位博學之士;至於伯利恆城的無辜生命,聖經雖沒明言上主在那時如何安慰亡魂和他們的親屬,但往後的教會發展,有「諸聖嬰孩殉道日」(Holy Innocents’ Day)的設立,記念這班為基督信仰犧牲、稱得上為真真正正的第一批的殉道者。

然而,因耶穌降生而感到麻煩的希律王,沒有得到上主的親自指引。原來,耶穌降生,亂局無可避免地出現,麻煩會臨到所有人,包括世上的當權者。但上主會在這動盪中,親自把安慰和平安給無權無勢的人——這,大概才是聖誕真正的平安和值得慶賀的地方。

安舒的平安與上主的平安

從另一角度想,人要能體會上主的安慰,必先經歷因上主而來、臨到自己的麻煩。一些時候,我們所謂的平安,是太輕、太廉價了。安舒的平安,很多時只是一種舒服的感覺;真正的平安,卻是一種刻骨銘心經歷後的深切體會。回到文首提及,基督耶穌降生,帶平安和安慰給世人,這,是肯定的。但我們或許要進一步問:那是怎樣的平安與安慰?安舒的、輕浮的平安,隨時是粉飾的太平帶給人的幻象,隨時是世間當權者開出的糖衣毒藥,叫人沉醉於表面、短暫、自我的快慰中,漸漸失去對其批判與警覺。然而,福音書為我們展示的聖誕和上主的平安,原來是會觸動世間掌權者的神經,令其寢食難安。

虛幻的平安,是真正的危險;上主的平安,是世間掌權者的麻煩。

身為信徒,不可能只顧獲得上主的平安,卻免去因相信上主而來的麻煩。想到強國的社會狀況、信徒在其中的遭遇、我們社會的前景,回頭再讀馬太福音的記述,我忽然想,假如我穿越時空,去到馬太福音描寫的伯利恆城,然後,被殺得性起的希律的士兵截着,問我:「耶穌是你的王嗎?」我揣測,自己會如何回答?

你,又會如何回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