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新教是歷史的錯誤?再談《羅馬書》十三章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到底基督徒應否順服不義的政權呢?筆者嘗試以歸謬法(Reductio ad absurdum)這論證方式去探討這問題。所謂歸謬法,就是首先保留了對方論證的大前題,然後依據對方的邏輯套入某些例子,從而得出荒謬絕倫的結論,這樣便可以暴露出對方論證的問題。

現在筆者正在考慮放棄基督新教,重新回歸羅馬天主教,因為按照《羅馬書》十三章的教訓,反對掌權者就是反對神!在1870年之前,羅馬天主教擁有一個名叫「教皇國」的政權,而且在中古時期歐洲是政教合一的,政權和教權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當年馬丁路德真是大逆不道!成立新教是一個違背聖經的錯誤!

據說上星期日播道神學院院董呂元信於播道會藍田福音堂講道時,引用《羅馬書》十三章指出,不公義的政府也是出於神,反對政府就是反對神,人民謙卑地表達意見是可以接受的,但任何反政府的示威行動則是不對。可惜筆者無法在互聯網上找到呂元信的講道錄音或者講章,若果沒有看過原始資料就去評論,這樣對呂先生是很不公平的。

不過,在搜尋互聯網的過程中,筆者卻無意中閱讀到另一位牧者最近就香港局勢和《羅馬書》十三章發表的意見,那位牧者寫道:「最近香港發生了大規模的政治抗爭,看到一些傳媒及市民(包括基督徒)對此事的反應,大大偏離了聖經的教導。……根據他們的說法,羅13:1-2只要求信徒順服公義的政權,不義的政權信徒就不需要順服……『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經文是說『在上有權柄』,並沒有加『公義的』權柄。信徒可以自作主張(無論你的動機如何)在神的命令上加一些條件嗎?我們可以修改十誡,把『當孝敬父母』改為『當孝敬公義的父母』嗎?經文說『人人』(every person)當順服他。請問『人人』有例外嗎?不包括21世紀的你和我嗎?『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凡』即是所有。我們基督徒可以因自己的政治立場把經文的明顯的意思曲解嗎?……所以,無論按字面及從神學角度去解羅13:1-2,其意思都是:無論我們在甚麼政權下都要順服。」

讀者在他的網站留言都十分正面,例如:「多謝牧者慈愛的教導!」「感謝牧者的賜教,盼望能造就更多的人,做個真正的基督徒!」我也要大聲多謝,鼓掌歡呼,現在我終於茅塞頓開!

基督教的英文是「Protestant」,「Protest」的意思是抗議、反對,「Protestant」有譯為「誓反教」,或譯做「抗羅宗」,其緣起是十六世紀時馬丁路德反抗羅馬天主教,值得強調的是,天主教不但擁有宗教權柄,而且是一個政權。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從535年開始,東羅馬帝國(拜占庭帝國)開始重新征服意大利,但是拜占庭人無力兼顧意大利遼闊的土地,於是這些土地非正式地變成了由教皇統治。隨後,教皇格雷戈里七世(715–731年)和格雷戈里三世(731–741年)都試圖從拜占庭帝國手上獲得更多自治權。在781和787年,神聖羅馬帝國的查理曼大帝與教皇締結條約,確立了教皇國的領土。在好戰教皇朱利葉斯二世(1503 – 1513年)的統治下,教皇國大舉擴張領土,這發生在1517年宗教改革的前夕,在馬丁路德的時代,他挑戰的並不單止是一個宗教團體,而且是教皇國政權,還有許多支持天主教的歐洲統治者。

此外,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觀念,在中世紀基本上歐洲是政教合一的,除了教皇國外,羅馬教廷亦擁有其他政治權力,可以直接影響政策制定,一些主教和大主教本身就是封建主,在等級和地位上均等同於伯爵和公爵,而且有三位大主教曾在神聖羅馬帝國擔任政務。

1517年馬丁路德發佈了震驚天下的95條,1521年在沃爾姆斯鎮(Worms)舉行聽證會後,神聖羅馬帝國的查理五世大帝簽署了一項法令,宣布馬丁路德及其追隨者是政治上的不法者,並下令焚燒其著作。這命令是出自於神聖羅馬帝國,但馬丁路德有沒有按照《羅馬書》十三章的教訓去順服掌權者而收回自己的言論呢?當然沒有!

宗教改革運動並不是和理非,其實是十分暴力的,歐洲統治者分成了兩個陣營,馬丁路德得到一些貴族和公候的支持,以武力去抵住了天主教和其支持者的軍事攻擊,說得直接一點,宗教改革者當時是造反!

「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馬丁路德憑什麼理據去擅自刪改聖經的教訓?天主教會賣贖罪券有什麼問題?保羅不是教導我們,縱使是不義的政權也要順服嗎?宗教改革是教會歷史的悲劇,是人類憑己意而行的惡果,現在「誓反教」的牧師都是錯誤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按照某些人對《羅馬書》十三章的解釋,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那些願意跟從聖經的牧者帶領會眾,重新歸回祖家天主教的懷抱!

2019.9.23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