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 Leung

主流教會性小眾平權分子、傳道夫妻之子、基立浸信會培育部成員及團契團長
「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回來拍他,說:起來吃吧!因為你要走的路程太遠了。」列王紀上19:7

基督教:一個反威權主義的群體信仰

承接上文,我表示謙卑是第一步,其實謙卑正是進入群體的第一步。如果一個人高高在上,一直抱著「塞錢入你袋」的心態去對待群體中的其他成員,我不認為他真有進入到群體。這就是我為何如此反對「家長式牧養」的原因,這群人一直在破壞合一,只是他們的破壞比起可見的行為如吵架等更難發現,但帶來的破壞力可能會更加強大。

我們的信仰是一個群體的信仰,不論是猶太教或是基督教,我們一直強調群體的重要性,我們需要有群體認信才能完整我們的信仰。其實撇除了宗教群體,人類一向都是群居的生物,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我們相互產生連結、發生關係,脫離群體的人,根本不可能被定義為人,因為人自身的價值和對自己的理解,很大程度也取決於其他人的看法。即使沒有結婚,沒有親友的人,他也不可能脫離人類社會而獨自生活,所以那些體驗了真正的孤獨的人才會想去尋死,他們沒有了所有關係,也失去了對自己的定義,沒有了繼續生存的意義。

「家長式教導」的人,其實一直在靠建立個人崇拜來支持自己,雖然我在上文提到家長式牧養的可惡,但總有人會認同這模式的,甚至他們會甘心樂意地被這樣教導,是故不少人認為中國人的「奴性」始終很強。「家長式教導」的人在建立自己的群體,但從來沒有進入過群體,他們享受高高在上被人崇拜的感覺,最終其實是企圖用自己去取代上主。我一直所說的群體是指基督教會這個群體,是由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宗派或神學院的信徒所組成,而高高在上的人根本不可能真正的進入群體,他們只會熱衷於製造崇拜自己的小圈子,其實也是為了提供他們需要進入群體的一種虛假感受。

Teasing

我所相信的耶穌基督,是一個不斷打破框架和界限的神,而祂其中一個打破了的框架,正是大能與無能的對立:上主是全知全能的存有,偏偏祂道成肉身成為了無能者,將自己的能力限制在肉身之內,祂正正是高高在上卻又謙卑自限的基督。所以我想,教會的家長們很不喜歡我,教會的年輕人卻很喜歡我的原因,正是因為我不像一個典型教會的導師或一些神學院的教授:我粗言穢語但又同時沒有架子;我這幾年學多了一點神學上的知識,但所有人也可以隨心所欲地與我交流;我不視自己為高人一等,成為要去作教導的屬靈長輩,其實我只是大家的同行者,一個負傷的治療者。

我傳道人曾經提醒我,我們應該要保持開放的心懷,對待任何意見的人,他說自己算是一個保守的人,但他保守得來並不是封閉,而是容讓群體相互影響與產生關係的人。面對那些「家長式管治」而又自高自大的人,我們真的很難與他們相處,他們可能懂得大量的神學知識,但我有時覺得人品真的被神學知識更重要,否則我真的會懷疑那些人是否真正的進入基督教這個群體?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