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o Cheung

張毅勤(Angelo Cheung),就讀於伯特利神學院,在宣道會太和堂聚會,但因同性戀爭議被教會雪藏,在教會裡無所事事。喜愛研究聖經和神學,重視人權、平等、自由的普世價值,關注動物權益。休閑娛樂是閱讀和下棋。

基督教普救論的聖經基礎和神學理據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一、引言 

普救論對很多教會來說是個敏感的課題,由於普救論曾被大公教會判為異端學說 [1],故現今很多信徒都視之為非正統信仰,因而沒有對其作出深入的思考,縱使某些教會嘗試探討這個課題,但難免將其淪為護教學議程,在這個議程內,教會預設普救論為錯誤,然後用一面倒的理據加以反駁,以鞏固自身的既定立場。《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公佈2011年的基督教十大新聞,位於榜首的便是一則有關著名美國牧師 Rob Bell 被指試圖提倡普救論而離開教會的報導[2] ,可見普救論在很多教會內仍是一大禁忌。

然而,把一種學說視為禁忌會窒礙學術發展空間,使人無法作出神學反思。本文嘗試觸及這個禁忌,以普救論為題,透過聖經與神學兩個層面作出分析,與傳統基督教教義對話。由於傳統基督教教義在某些範疇互相抵觸,而我認為普救論能夠解決這個問題,故藉此文陳明理據,希望能引發一點思考,建構一個更具一致性的神學體系。

 二、「普救論」的定義

「普救論」(Universalism)主張世上每個人最終都會被上帝拯救[3],雖然普救論的支持者在細節上有分歧,例如當中有些人認為連魔鬼也要得救,有些人即不認同,但在基礎上是一致的,就是認為全人類都要得救。普救論不必然否定地獄的存在,但認為地獄的刑罰並非永恆,地獄裡的人也可透過基督得著拯救。與普救論相對的是「地獄永刑論」(Eternal Punishment),認為世上會有部份人因他們所犯的罪要在地獄裡承受永恆痛苦。在教會歷史上,地獄永刑論一直得到廣泛接納,至今被福音派及基要派納為正統學說。

 三、傳統基督教的教義問題

基督教經過二千年的歷史,已經發展出一套神學體系,這套體系把聖經中的思想加以分類,當中包括聖經論、上帝論、基督論、聖靈論、創造論、人論、救恩論、教會論、終末論等。神學工作者不單要對這些思想分類,還要作出整合,務求使每個範疇在邏輯上一致,沒有抵觸。

然而,傳統基督教主張的地獄永刑論卻與以下教義產生抵觸:

1. 上帝論

上帝的屬性是公義與慈愛的,這兩種屬性在人身上所施行的審判和拯救得著彰顯,假如一個人在世上犯了有限的罪,卻要在地獄裡承受永恆刑罰,那麼上帝就不是公義的;假如上帝只管看著他受苦而無意拯救他,那麼祂就不是慈愛的。如果地獄永刑論成立,那麼系統神學中的上帝論便受到動搖,上帝的公義與慈愛屬性也要被重新詮釋。

2. 創造論

上帝的創造本意是要使世界由混亂變為秩序,這個秩序指向萬物和諧共處、人與上帝彼此亳無阻隔 ,縱使人因犯罪導致這個秩序受到破壞,但上帝的創造仍然繼續進行,務求使萬物得以復和。假如末了仍然有部份人要永遠受苦、永遠與上帝分離,那麼,上帝的創造便不是指向更美的結局,而是指向更壞的結局。如此的創造顯然有違上帝本意,若地獄永刑論成立,便徹底動搖創造論的根基。

3. 救恩論

基督教的上帝不單是創造主,也是救贖主,假如祂不能救贖祂所創造的一切,便是違背自己 。若祂的創造最終有一部份會失落,正如英國詩人彌爾頓(John Milton, 1608~1674)在《失樂園》(Paradise Lost)所說「上帝失落了人,人也失落了上帝」,這種彼此失落的關係要直到永遠的話,那麼上帝的救恩就不是全備和普世的。如此,地獄永刑論必然導致系統神學上的救恩論有所缺陷。

4. 終末論

上帝於將來所創造的新天新地是一個沒有悲哀和眼淚的地方,讓其子民享受永恆的福樂。假如有部份人要在地獄裡受無盡之苦,我們很難想像那些在新天新地裡的人如何不為到他們悲哀和流淚,尤其是地獄裡有些人是他們的至親。痛苦的地獄和充滿喜樂的新天新地是不能同時存在的。若地獄永刑論成立,必然導致這個既違反人性也違反邏輯的結論。

5. 恐懼與盼望

地獄永刑論帶給信徒的只有恐懼,而非盼望。它比無神論更加可怕。對於無神論者來說,人死不過如燈滅而已;但對於信徒來說,地獄永刑論卻使他們終日活在惶恐中,他們自己縱然有得救把握,也憂慮身邊的人可能不得救,將來要在地獄裡永遠受苦,他們甚至要為到那些生前沒有信主的親友感到無限絕望。顯然,地獄永刑論在本質上有違基督教的盼望精神。

由於地獄永刑論與多個層面的教義產生衝突,也與基督教的盼望精神相違,故基督教有必要重新審視這個立場,以確保基督教神學體系的一致性。普救論的出現,正嘗試解決以上的種種問題。

四、普救論的聖經基礎

普救論認為,全人類最終都要被神拯救。這觀念可以從聖經裡提及人類終末之時的經文中找到基礎。

「他(耶和華)必在這山上除滅遮蓋萬民之物和遮蔽萬國蒙臉的帕子。他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賽二十五:7~8)經文指萬國要與上帝復和,也要吞滅死亡直到永遠。對於舊約時代的讀者而言,「萬國」包括那些與上帝為敵的國度,如古實(賽十八:1)、埃及(賽十九:1)、巴比倫(賽二十一:1)、以東(賽二十一:11)、泰爾(賽二十三:1)等,但這些國度在上帝降臨之時也要得著拯救。

啟示錄引用了以賽亞書這段經文,並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二十一:3~4)經文指上帝的帳幕在人間,這「人間」(ἄνθρωπος)顯然包括所有人。經文提及不再有死亡,這死亡對應末日審判中「第二次的死」── 即火湖(啟二十:11),也就是說,在新天新地裡,火湖也要被吞滅。

保羅透過基督救贖恩典的普遍性肯定全人類都要得救:「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羅五:17~18)在這段經文中出現兩次的「眾人」原文均為 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意即所有人,也就是說,因亞當的過犯而被定罪的「眾人」,與因基督義行被稱義的「眾人」是同一群人。這裡顯示基督的救贖範圍遍及全人類。既然全人類都因亞當被定罪,同理,因著基督的救恩,全人類都要被拯救。

保羅在羅馬書進一步論述這個救恩要遍及萬物:「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羅八:19~21)經文預示了不僅人類,還包括眾生都要得著拯救,現今作為上帝兒女的擁有了「聖靈初結的果子」(羅八:23),而這份榮耀將要在末後賜予所有受造之物。

萬有復和的觀念,在保羅書信尤其明顯:「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弗一:10)「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上帝。」(腓二:10~11)

哥林前書論到死人復活的次序,首先是基督,然後是屬基督的人,到末了死亡也要被毀滅:「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但各人是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後,在他來的時候,是那些屬基督的。再後,末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上帝。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林前十五:22~26)既然死亡也要被毀滅,豈不表示所有人都要得生嗎?他們得生後並非要與上帝永遠分離,而是服在基督腳下,進入上帝的國度。經文隨後更將「為死人受洗」與死人復活的事相提並論(林前十五:29),而當中並沒有表示這些「死人」只限於某一類的人,顯示所有死了的人都可有份於基督的救恩。

彼得在五旨節的講道中引用詩篇指基督受死時靈魂降在陰間(徒二:31),在彼得前書中更進一步指「基督曾藉這靈去傳道給那些在監獄裡的靈聽」(彼前三:19)。顯示基督的救恩不只限於在世的人,也達至那些在陰間裡未信福音的人。

綜合以上經文,普救論已有明確的聖經基礎。以下我從神學角度論證普救論的合理性。

 五、普救論的神學理據

1. 創造與終末

普救論牽涉到世界及人類的終局,這終局與上帝的創造計劃密不可分。因此,要理解終末,必先理解上帝的創造。

在此,我們首先要處理一個問題:究竟上帝起初的創造是否已經達到祂的終極目標?若是,起初的創造就是完美無缺,人犯罪便是打破了這個完美狀態,也破壞了上帝的終極目標,上帝在歷史中所施行的救恩只不過是一種補救行為,務求使萬物回復舊觀。然而,這種觀點必然使基督教的救恩劇落入無盡的循環:既然人有能力破壞了上帝的終極目標,那麼當上帝回復舊觀之後,人也會繼續有能力破壞這個舊觀,這樣必然導致下一個罪的出現和下一個救贖,如此下去沒完沒了,但這種觀念與保羅宣稱基督一次性的救贖相違[3]。事實上,起初的創造只是上帝計劃的開始,它在上帝眼中只是「甚好」(創二:31),而非完滿,上帝在歷史中所施行的救恩並非回復舊觀,而是指向嶄新創造的目標,這目標要到新天新地才達至完滿實現(啟二十一:5~6)。

既然人沒有能力破壞神的終極目標,那麼人犯罪就不會使上帝的創造計劃落空了。接下來我們要處理第二個問題:究竟上帝的創造計劃是要所有受造之物得享安息,還是讓部份受造之物永遠失落?顯然地,答案是前者!在創造之初,上帝先把光暗分開、把天水分開、把海陸分開,之後才創造眾生,最後上帝安息在祂的創造中,目的就是要讓祂所創造的一切井然有序,各安其位,得享安息。如果終末時有部份人要永遠失落,那豈不是違反上帝的創造計劃嗎?上帝豈不成為失敗的上帝嗎?

故此我們只能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沒有一個人會失落,萬物最終都要進入上帝所起初創造的計劃當中。

終末與創造並非互相對立,剛好相反,創造與終末是一體兩面:創造是終末的開始,終末是創造的實現。終末並非把起初的創造毀滅,而是要實現創造,使萬物在這實現的創造中得享安息。普救論把創造與終末的神學思想緊密地聯繫起來,能做到前後一致、貫徹始終。

 2. 拯救與審判

有關普救論的爭議,必然使人聯想到末日審判,有些人認為拯救與審判與是互相對立的:被拯救的人就是免於審判;被審判的人就是失去拯救,既然有末日審判,就表示有人不會得救。然而這種二元對立的理解並不正確,由於拯救與審判皆出於上帝,我們必須從上帝的角度理解,尋求拯救與審判的一致性。為此,我們得處理這個問題:究竟上帝施行審判的目的何在?

有關審判的目的有兩種說法:「報應說」和「挽回說」:

報應說:人犯了甚麼罪就要承受甚麼後果,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欠債還錢、殺人者死。故審判就是一種報應,目的是要滿足上帝公義的要求。

挽回說:人犯罪帶來上帝與人關係的破裂,使人離開上帝創造的美好心意,故上帝透過審判使人回轉,目的是要使人與祂的關係得以復和,回到祂的創造秩序中。

以上兩種說法在聖經裡均成立。無容置疑,上帝是公義的神,祂會按照各人所行的報應各人(啟二十:13),但上帝也是慈愛的神,祂所施行的審判並不停留在報應階段,而是要進一步使人回轉。這個目的並不只限於祂的子民(摩五:1~4),也包括敵擋祂的人(但四:34~37)。既然如此,末日審判也應包含這兩個目的──報應與挽回。由於挽回比報應更進一步,所以嚴格來說,挽回才是審判的最終目的。

既然審判的最終目的是挽回,讓人重返上帝的創造秩序中,那麼審判其實就是一種拯救!

因此,拯救與審判並非互相對立,剛好相反,拯救與審判是一體兩面:拯救是審判的目的,審判是拯救的手段。判審並非使人永不超生,而要使人回轉,達至拯救,使萬物在這拯救中得以復和。

 六、回應反對論點

本文已列舉了支持普救論的聖經和神學論點,大概這樣仍未能消除反對者的疑慮。對於反對普救論的人(特別是支持地獄永刑論的人)來說,普救論看來與聖經的某些經文有衝突,以及被認為在應用上會引致不良後果。以下我嘗試回應反對者有可能提出的質疑。

1. 地獄的刑罰是「永恆」嗎?

聖經中談到末日審判之時,經常提到「永刑」、「地獄永火」、「受痛苦直到永永遠遠」的結局,這在耶穌的比喻和啟示錄尤其明顯(太二十五:46;可九:48;啟二十:10),可見地獄永刑論縱使在神學上站未必站得住腳,但在聖經中也有相當的基礎,足夠成為反對普救論的理由。

既然普救論和地獄永刑論也有聖經基礎,而我們假設聖經本身不自相矛盾,那麼我們可以嘗試就兩種學說之間所產生的盾矛找出解決方案 。

問題的重點在於:地獄的刑罰是永恆的嗎?答案看來很簡單,因為聖經明確說這是「永遠的」。然而翻譯作「永遠的」之希臘文 αἰώνιος 意謂沒有固定終點的長時間,而非指希臘哲學上那絕對的、不受時間所限的「永恆」。不受時間所限的永恆只會以單數形式出現,而 αἰώνιος 在聖經中卻有複數形態。因此,如果地獄的痛苦是「永遠的」,也只能被理解為有限的長遠時間 [4]。

來到這裡有人會反駁說,如果地獄的「永刑」是有限的,那麼與之相對的「永生」(ζωὴ αἰώνιος)豈不同樣有限嗎? 我的回應是這樣的:首先,普救論對永遠得救的肯定並非建基於「永生」一字上,而是建基於聖經中多次提及萬有在基督裡永恆的復和以及神學的一致性之上。再者,得救和定罪並非對稱的:得救者的國度是「從創世以來」所預備的(太二十五:34),上帝的揀選也是「從創立世界以前」己有的(弗一:4),也就是說永生是上帝永恆中的計劃,可見永生有其不受時間所限的永恆性;但地獄之火並不是在永恆中所預備的,所以失去了永恆性的基礎 。

因此,對於聖經中有關永刑的宣告,我們可以得出以下結論:地獄所帶來的永遠刑罰是有時間性的,長遠的,而非永恆的。事實上,在終末的事態發展進程裡,末日審判並非最終事件,最終事件是:「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啟二十一:5),在末日審判之後的新天新地中,不再有死亡,既然如此,「永刑」或「永死」也不復存在了 ,有時限的永遠要被沒有時限的永恆所取代。

2. 地獄刑罰有其永恆的必然性?

有人嘗試為地獄永刑論作出神學上的辯護,指這是人犯罪的必然結果:因為上帝是永恆的,所以得罪上帝所受的刑罰也必然是永恆的。這說法理據之薄弱是顯然易見的,首先「得罪永恆的上帝」和「受永刑」兩者沒有邏輯的必然關係;再者,若人犯罪的必然結果就是永刑,那麼世上便沒有一個人得救,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若說今世的人可以藉著悔改歸主得免永刑,那麼 「得罪永恆的上帝必然受永刑」的說法便不攻自破。

再者,這說法無法與上帝慈愛的屬性、創造的目的、基督的救贖範圍等教義協調,只要我們把它與這些教義一併考慮,這個說法便站完全不住腳。另外,有福音派書籍以「不信的人在地獄可能繼續犯罪,並繼續為所犯的罪受罰,但從不肯悔改」 和「上帝不給人第二次機會是因為祂已給了在世的每個人有足夠侮改時間」 為理由 [5],試圖將地獄永刑合理化,可是這些辯證只是建基於憶測之上,無視在地獄裡的人也有悔改的可能以及被拯救的需要(路十六:24),既然如此,那位慈愛、公義而願意萬人得救的上帝有何理由要他們受永恆之刑?

3. 普救論使敬虔生活和傳福音變得毫無意義?

教會裡流行著一個說法,就是從應用層面否定普救論的意義:「若在新天新地所有人的命運盡皆相同,反正得救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的,那基督徒在今世的努力──不管是個人的敬虔自守以至積極傳揚福音──又有甚麼意義呢?」[6]

這個問題從功利的角度看待敬虔生活和傳福音的意義,本身便存在問題。首先,基督徒之所以要過敬虔生活,並非為了自己得救,而是因為上帝配受人的敬拜與跟隨,基督徒既知道此事,就應當如此行,既然上帝最終要拯救萬物,那麼我們就更應當懷著敬畏的心仰望這位創始成終之主的偉大;再者,基督徒傳福音就是要參與上帝的拯救計劃,讓自己與上帝同工,基督徒在世努力傳福音,早一日領人歸主,人便早一天得著救恩,也早一天脫離罪與死的束縛。既然如此,普救論並沒有否定傳福音的意義,反之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加以肯定其意義:正因普救論主張人類最終都要得救,所以能鼓勵人放下牽掛,將基督拯救全人類的信息傳開,讓人早日得著這份美好的盼望。

七、結論 

本文經已陳述了支持普救論的主要論點,也回應了反對它的流行論點,最後我從原則層面與應用層面上對普救論表示肯定,以作總結。

從原則層面而言,普救論能解決傳統教會持守的地獄永刑論所產生的種種教義問題,它符合上帝公義與慈愛的屬性,也符合上帝的創造秩序,也肯定救恩的普世性和完備性,並與終末新天新地的描述情景吻合。普救論有明確的聖經基礎,也有合理的神學理據,普救論指出終末是創造的完滿實現,故最終沒有人要失落;它也指出審判的目的是挽回,故最終所有被審判的人都要返回上帝的拯救中。

從應用層面而言,普救論並不否定敬虔生活和傳福音的意義,反之加以肯定。它帶給基督徒的,並非最終有人要永不超生的無限絕望,而是萬有復和的美好盼望。有人說得好:「佛教信仰講要普渡眾生,共產主義信仰講要解放全人類,如果基督教信仰講要少數人得救多數人永死,這樣的基督教信仰是不能勝過佛教和共產主義者的義的。」[7]

因此,基督教有必要重新審視地獄永刑論的合理性,並考慮接納普救論回到正統教義中。

[1] 普救論最初由神學家俄利根(Origenes Adamantius, AD. 185~251)提出,其學說於543年的第二次君士坦丁堡會議被定為異端。

[2] 參考 Christianity Today: 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2/january/top-news-2011.html

[3] 參考 莫爾特曼,《來臨中的上帝》,道風書社,2007,p.318

[4] 同上

[5] 引自 L.史特博,《為何說不》,海天書樓,2006, p.176

[6] 引自 許立中、梁家麟、吳思源,《信仰答客問》,基道出版社,1995,p.7

[7] 引自 劉進成,〈普救論的聖經根据及疑點探索〉,博訊新聞網,2009,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011816.shtml

對於基督教普救論的聖經基礎和神學理據有16個回應

  1. JOHN JOHN 說:

    这篇文章写得很有力

  2. Nick Nick 說:

    首先,很欣賞作者的用心。

    因小弟未能博覽文章所有的範疇,所以只提出一點小弟想作討論的地方。

    在「四、普救論的聖經基礎」第四段有關「眾人」原文均為 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的解釋,小弟用bible work搜尋這個phrase,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在新約聖經共出現七次,如下為新修訂和合版本的經文:

    因為你要將所看見的、所聽見的,對著萬人作他的見證人。 (Act 22:15 RCU)
    為此,正如罪是從一人進入世界,死又從罪而來,於是死就臨到所有的人,因為人人(用了πάντες代替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都犯了罪。 (Rom 5:12 RCU)
    這樣看來,因一次的過犯,所有的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所有的人也就被稱義而得生命了。 (Rom 5:18 RCU)
    我願眾人像我一樣;但是各人都有來自 神的恩賜,一個是這樣,一個是那樣。 (1Co 7:7 RCU)
    他願意人人得救,並得以認識真理。 (1Ti 2:4 RCU)
    不要毀謗,不要爭吵,要和氣,對眾人總要顯出溫柔。 (Tit 3:2 RCU)

    小弟認為除了羅馬書及提摩太前書的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可解作「世上所有的人」之外,其他地方的用處都是一個誇張的手法,是指著某部份的人。
    另外,在羅馬書五18第二個「所有的人」很可能是指著羅馬書五17的「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因為五17將「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與「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他們生命中掌權」連上關係,因此,五18第二個「所有的人」很可能不是指「世上所有的人」,而是那些讓基督在他們生命中掌權的人。

  3. Angelo Cheung Angelo Cheung 說:

    Nick, 謝謝你的回應,你也很用心研究呢!

    當然「眾人」一詞並非必然指全世界的人,它可以指某個群體裡的眾人(如林前七7),至於這詞的意思是前者或是後者,即要視乎上下文而定。

    有關羅五:18「眾人」的意思,我個人比較傾向是指全世界所有人,因為上文正說「因一次的過犯,所有的人都被定罪」,這個「眾人」無疑是指全世界所有人,既然如此,第二個「眾人」也應指全世界所有人。如此解經才前後一致。

    當然,我也同意第二個「眾人」與耶穌基督在他們生命中掌權是連上關係的,因此,我認為世上所有人最終都要歸向基督,並不主張「沒有基督」的普救論。

  4. a_seed a_seed 說:

    谢谢分享!地狱永刑完全是想象,旧约中上帝没有用任何方式向人提过,为什么?新约中耶稣所提的地狱一般可以另外解释为某种放纵堕落的光景。我查考过:耶穌的關於地獄的教導。虽然耶稣有一次提过神能够把人的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我有些怀疑那个翻译,因为用的是个不定式,而不是简单的主动式。而且那句话远远不是说所有不信的人都会被灭掉。

  5. 銀河星星 銀河星星 說:

    「1. 上帝論:上帝的屬性是公義與慈愛的,這兩種屬性在人身上所施行的審判和拯救得著彰顯,假如一個人在世上犯了有限的罪,卻要在地獄裡承受永恆刑罰,那麼上帝就不是公義的;假如上帝只管看著他受苦而無意拯救他,那麼祂就不是慈愛的。如果地獄永刑論成立,那麼系統神學中的上帝論便受到動搖,上帝的公義與慈愛屬性也要被重新詮釋。」

    回應:一個人應得懲罰的程度,並不因罪行所需的時間而變化,而是隨著罪行本身的嚴重性而變化。在香港,最嚴重的罪行-謀殺,需用最嚴厲制裁來懲罰,就是判終身監禁。犯下了神最高的律法,就當受最高的制裁,就是永遠有知覺地受懲罰(eternal conscious punishment)。

    「2. 創造論:上帝的創造本意是要使世界由混亂變為秩序,這個秩序指向萬物和諧共處、人與上帝彼此亳無阻隔 ,縱使人因犯罪導致這個秩序受到破壞,但上帝的創造仍然繼續進行,務求使萬物得以復和。假如末了仍然有部份人要永遠受苦、永遠與上帝分離,那麼,上帝的創造便不是指向更美的結局,而是指向更壞的結局。如此的創造顯然有違上帝本意,若地獄永刑論成立,便徹底動搖創造論的根基。」

    回應:「末了仍然有部份人要永遠受苦、永遠與上帝分離」不代表指向更壞的結局,為何有人受苦就是壞?上帝的創造是為了榮耀祂自己。

    「3. 救恩論:基督教的上帝不單是創造主,也是救贖主,假如祂不能救贖祂所創造的一切,便是違背自己 。若祂的創造最終有一部份會失落,正如英國詩人彌爾頓(John Milton, 1608~1674)在《失樂園》(Paradise Lost)所說「上帝失落了人,人也失落了上帝」,這種彼此失落的關係要直到永遠的話,那麼上帝的救恩就不是全備和普世的。如此,地獄永刑論必然導致系統神學上的救恩論有所缺陷。」

    回應:救恩是普及沒錯,然而揀選卻是個別的。基督是全人類救主,祂的救贖是為全人類。這是講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因此,加爾文派的有限救贖論(limited atonement)是明顯錯誤的。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是包括全人類,但沒有講全人類最終都會得救,原因是神給予自由意志人類去抉擇是否忠信基督,不忠信的就會不得救,這並不代表基督的救贖能力范圍是不足夠,而是神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拒絕救贖。

    「4. 終末論:上帝於將來所創造的新天新地是一個沒有悲哀和眼淚的地方,讓其子民享受永恆的福樂。假如有部份人要在地獄裡受無盡之苦,我們很難想像那些在新天新地裡的人如何不為到他們悲哀和流淚,尤其是地獄裡有些人是他們的至親。痛苦的地獄和充滿喜樂的新天新地是不能同時存在的。若地獄永刑論成立,必然導致這個既違反人性也違反邏輯的結論。」

    回應:We can be happy in heaven the same way we can be happy eating a delicious meal, knowing that others are starving. Also, our attitudes and feelings will be transformed and correspond to God’s. Hence we will love only what God loves and hates what He hates.

    「5. 恐懼與盼望:地獄永刑論帶給信徒的只有恐懼,而非盼望。它比無神論更加可怕。對於無神論者來說,人死不過如燈滅而已;但對於信徒來說,地獄永刑論卻使他們終日活在惶恐中,他們自己縱然有得救把握,也憂慮身邊的人可能不得救,將來要在地獄裡永遠受苦,他們甚至要為到那些生前沒有信主的親友感到無限絕望。顯然,地獄永刑論在本質上有違基督教的盼望精神。」

    回應:不是恐懼而是盼望,地獄永刑論帶給信徒的應該是更加熱切地向身邊的人傳福音。有關「為到那些生前沒有信主的親友感到無限絕望」,請參考終末論的回應。

    「啟示錄引用了以賽亞書這段經文,並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上帝。上帝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二十一:3~4)經文指上帝的帳幕在人間,這「人間」(ἄνθρωπος)顯然包括所有人。經文提及不再有死亡,這死亡對應末日審判中「第二次的死」── 即火湖(啟二十:11),也就是說,在新天新地裡,火湖也要被吞滅。」

    回應:二十一章3和4節的宣告含有豐富的舊約傳統。「帳幕」(skēnē)和「同住」(skēnoō)是相關名詞及動詞,指向古時耶和華吩咐摩西建造會幕,以此代表祂與以色列人同在。

    「保羅透過基督救贖恩典的普遍性肯定全人類都要得救:「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羅五:17~18)在這段經文中出現兩次的「眾人」原文均為 πάντας ἀνθρώπους,意即所有人,也就是說,因亞當的過犯而被定罪的「眾人」,與因基督義行被稱義的「眾人」是同一群人。這裡顯示基督的救贖範圍遍及全人類。既然全人類都因亞當被定罪,同理,因著基督的救恩,全人類都要被拯救。」

    回應:保羅意思只是當亞當犯罪時,神認為所有的人都真的在亞當裏犯了罪。你所列的經文,只是指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是包括全人類,但沒有講全人類最終都會得救,參考救恩論的回應。

    「保羅在羅馬書進一步論述這個救恩要遍及萬物:「受造之物切望等候上帝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上帝兒女自由的榮耀。」(羅八:19~21)經文預示了不僅人類,還包括眾生都要得著拯救,現今作為上帝兒女的擁有了「聖靈初結的果子」(羅八:23),而這份榮耀將要在末後賜予所有受造之物。

    萬有復和的觀念,在保羅書信尤其明顯:「要照所安排的,在日期滿足的時候,使天上、地上、一切所有的都在基督裡面同歸於一。」(弗一:10)「既然藉著他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藉著他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一:20)「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與父上帝。」(腓二:10~11)」

    回應:完全是對經文的誤解,你究竟神學院畢業未?試試給你認識的教授看看!

    「哥林前書論到死人復活的次序,首先是基督,然後是屬基督的人,到末了死亡也要被毀滅:「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但各人是按著自己的次序復活:初熟的果子是基督;以後,在他來的時候,是那些屬基督的。再後,末期到了,那時基督既將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都毀滅了,就把國交與父上帝。因為基督必要作王,等上帝把一切仇敵都放在他的腳下。儘末了所毀滅的仇敵就是死。」(林前十五:22~26)既然死亡也要被毀滅,豈不表示所有人都要得生嗎?他們得生後並非要與上帝永遠分離,而是服在基督腳下,進入上帝的國度。經文隨後更將「為死人受洗」與死人復活的事相提並論(林前十五:29),而當中並沒有表示這些「死人」只限於某一類的人,顯示所有死了的人都可有份於基督的救恩。」

    回應:又是對經文的誤解,請參考救恩論的回應或其他回應。

    「彼得在五旨節的講道中引用詩篇指基督受死時靈魂降在陰間(徒二:31),在彼得前書中更進一步指「基督曾藉這靈去傳道給那些在監獄裡的靈聽」(彼前三:19)。顯示基督的救恩不只限於在世的人,也達至那些在陰間裡未信福音的人。」

    回應:你不知這其實是指死人(生前)有人傳福音給他們?還有基督沒有降在陰間。

  6. Angelo Cheung Angelo Cheung 說:

    謝謝 a_seed 的補充,的確,舊約沒有地獄的觀念;而在新約中,「地獄」(γεένα)一詞主要出現在耶穌的比喻裡,它比較可能表示一種狀態,而非一個實在的地方。

    至於耶穌提及神能把人的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滅」一詞原文是ἀπολέσαι,它可以解作「失落」、「迷失」等(參太十6;路十五8),並非必然解作「完全毀滅」。從文法上而言,這句只表示上帝有這此能力,但並不表示必然如此行,更沒有表示人在地獄裡的失落是一種永恆狀態。

  7. Angelo Cheung Angelo Cheung 說:

    銀河星星你好!十分謝謝你如此詳細的回應。

    我的回應如下:

    「一個人應得懲罰的程度,並不因罪行所需的時間而變化,而是隨著罪行本身的嚴重性而變化。在香港,最嚴重的罪行-謀殺,需用最嚴厲制裁來懲罰,就是判終身監禁。犯下了神最高的律法,就當受最高的制裁,就是永遠有知覺地受懲罰(eternal conscious punishment)。」

    回應:犯罪的程度跟受罰時間是有必然關的,就算終身監禁也會有個期限(直到罪犯死亡為止),故不能與永遠受刑相題並論,若人的犯罪程度有限,卻要受永遠刑罰,那就無公義可言。只於說人犯了神最高的律法,所以就是受到最高的制裁,這點我已在本文第六部份的「地獄刑罰有其永恆的必然性?」回應過了,不再重覆。

    「『末了仍然有部份人要永遠受苦、永遠與上帝分離』不代表指向更壞的結局,為何有人受苦就是壞?上帝的創造是為了榮耀祂自己。」

    回應:有人要永遠受苦、永遠與上帝分離顯然是壞結局吧!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上帝創造的原本心意。再者,如此痛苦殘酷之事又怎能榮耀上帝自己呢?倘若說罪人受苦與上帝分離可以顯出祂的公義,那麼上帝就無須遣基督拯救罪人,就讓世人全都因罪丟在地獄裡永遠受苦,這應更能顯出祂的公義。

    「救恩是普及沒錯,然而揀選卻是個別的。基督是全人類救主,祂的救贖是為全人類。這是講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因此,加爾文派的有限救贖論(limited atonement)是明顯錯誤的。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是包括全人類,但沒有講全人類最終都會得救,原因是神給予自由意志人類去抉擇是否忠信基督,不忠信的就會不得救,這並不代表基督的救贖能力范圍是不足夠,而是神尊重人的自由意志拒絕救贖。」

    回應:我同意神賦予人有自由意志拒絕救恩,不信的不會得救,但這並不表示人會永遠拒絕救恩。只要基督的救贖是為全人類,而這救贖不受時間空間所限,那麼不信者永遠有機會得救。在邏輯上而言,只要上帝的救恩是普及和持續,一個人「永遠不信」是不可能的,故此結論就是,所有人最終都會因信得生。

    「We can be happy in heaven the same way we can be happy eating a delicious meal, knowing that others are starving. Also, our attitudes and feelings will be transformed and correspond to God’s. Hence we will love only what God loves and hates what He hates.」

    回應:把享受美食的快樂跟天國裡的喜悅相比並不洽當。很老實說,每當我享受豐富美食的同時,都會想到世上有數以億計的人正在捱餓,快樂與悲傷同時存在。可是在天國裡,人不但只是快樂,還是沒有悲哀的,既然如此,人又怎能自己在享受天國的快樂之同時,卻不會為到地獄裡受苦的人感到悲哀呢?至於說天國裡的人只會因上帝而快樂,這個說法很可怕,這使到天堂裡的人比他們在世時更無情。假如在地獄裡的是自己的父母,人還能說「我只愛上帝所愛,恨上帝所恨」,然後為到上帝對父母施予的永恆刑罰感到快樂?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在邏輯上,永恆快樂的天國與永恆痛苦的地獄不能並存。

    「不是恐懼而是盼望,地獄永刑論帶給信徒的應該是更加熱切地向身邊的人傳福音。有關『為到那些生前沒有信主的親友感到無限絕望』,請參考終末論的回應。」

    回應:「熱切」歸「熱切」,這種熱切是因懼怕人死後會在地獄裡永遠受苦而產生的,那麼很明顯就是因恐懼而傳的福音,又怎會不是恐懼呢?

    「二十一章3和4節的宣告含有豐富的舊約傳統。「帳幕」(skēnē)和「同住」(skēnoō)是相關名詞及動詞,指向古時耶和華吩咐摩西建造會幕,以此代表祂與以色列人同在。」

    回應:你是否意指,啟示錄此處是指上帝只與血統上的以色列人同在,並不包括信主的外邦人?

    「保羅意思只是當亞當犯罪時,神認為所有的人都真的在亞當裏犯了罪。你所列的經文,只是指基督救贖的能力范圍是包括全人類,但沒有講全人類最終都會得救,參考救恩論的回應。」

    回應:既然保羅的意思是指當亞當犯罪時,上帝認為所有人都在亞當裡犯了罪,那麼當保羅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在邏輯上必須前後一致,就是因著基督的救贖,所有人都在基督都被稱義了。

    「全是對經文的誤解,你究竟神學院畢業未?試試給你認識的教授看看!」

    回應:這篇文章正是我在伯特利神學院研究普救論的論文,教授還給予我A等成續。至於你說這是我對經文的誤解,請不妨明言,讓我看看你的解經是否合理。

  8. Neil Chan Neil Chan 說:

    十多年前在北宣教我主日學的系統神學導師都說他是相信普救論的,我亦覺得普救論比加爾文主義及亞米紐斯主義更合乎神的屬性,亦更合乎邏輯,但當我在團契中談及普救論時,有團友說我應該要去死,否則我的意見會令其他信徒跌倒,並且誤導了他們,令他們也和我一齊落地獄!
    差不多所有福音派教會都是相信加爾文主義的,所以我亦沒有再返教會。
    現在我仍相信神,但信的是神及耶穌更近代的啟示,例如「與神對話」及「奇蹟課程」等。神是同一個,只是現代人對神的理解更清晰吧了。

    • Angelo Cheung Angelo Cheung 說:

      你的經歷實在令人感到慨嘆。宣道會的救恩觀承繼了長老會的加爾文主義,他們不認同普救論是可以理解的。但我無法接受的是,他們視加爾文主義為惟一正統的救恩觀,排斥亞米紐斯主義不用說,更視普救論為異端邪說,可是他們反對的理據卻乏善足陳。

      雖然加爾文主義和普救論在邏輯上均能自圓其說:加爾文主義以結果(有人永遠失落有人永遠得救)解釋原因(上帝的雙重預定);普救論即以原因(上帝的慈愛與救贖計劃)解釋結果(全人類都要得救)。但我認為後者更與上帝的屬性相符、更合情合理。

  9. Raymond Raymond 說:

    我信主多年,總覺永刑之説似乎有問題。但褔音派都有其聖經根據,亦少有人提出質疑。我想多思考普救論這個理論,可否指引我去找一些正反的論據?謝謝!

    • Angelo Cheung Angelo Cheung 說:

      Raymond 你好!抱歉現在才看到你的留言。普救論在系統神學裡屬終未論的範疇,如想多思考這方面的理論,可參考莫特曼著的《來臨中的上帝》,他在本書深入而全面剖析基督教的終末論,雖然莫特曼並未承認他是個普救論者,但其終末論卻顯然指著這個方向。

      有興趣的話可與我聯絡(angelo.cheung@yahoo.com),一起思考正反論據。

  10. joe joe 說:

    討論前, 我們先看看神創造的世界是怎樣, 從而探討研經態度1
    1) 地球是圓的, 但我們只能看到和感受到地是平
    2) 地繞太陽轉,但我們只能看到太陽從東方升起西方下降

    看聖經, 是了解神話語,連神造的世界也不能透過表面和感覺理解, 我們也不能按字面,表面和感覺理解.

    普救,是我們人人都想看到的, 不過上帝說
    「信子(主耶穌基督)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上帝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約翰福音3:36)。
    「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 神)那裡去。」(約翰福音14:6),

    至於地獄永刑論,也跟神的愛有抵觸.

    真相如何, 只有神知。不過我們再看創世紀, 當亞當犯罪後, 神說他吃了一定要死, 但最後神只趕走他出伊甸園, 還給他900多歲命, 給他可以生兒育女的機會, 給他悔改機會, 但要受很多苦.

    因此, 我們可推測, 不信的人, 神可能會給他悔改機會, 但要在地獄中受很多苦.

  11. Micky Micky 說:

    一万个人读圣经,会得出一万种解释,是因为每个人的心都不同。上帝是博爱,是包容,那么,我们就尝试带着博爱和包容来读圣经吧!

  12. Ken Ken 說:

    香港有教會是普教論?
    我人在香港

  13. Boaz Zhu Boaz Zhu 說:

    建议本文作者和读者看看生命季刊第79和80期的两篇文章。

  14. SH Tsai SH Tsai 說:

    看了這兩篇文章,不過,都是作者自己指鹿為馬、腦補的解經罷了。

    同樣的經文,您可自己讀一遍,然後看看張毅勤的詮釋,再看看作者的詮釋(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4917)。

    我在這引用一段:

    ==
    (二)普救论者辩称,罗5:15-19中说,因亚当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但藉耶稣基督一人的救赎,上帝的恩典加倍地临到了众人。这段经文中六个“众人”原文都是πάνταςἀνθρώπους,意即“所有人”,也就是说,因亚当的过犯而被定罪的“众人”,与因基督义行被称义的“众人”是同一群人,显示基督的救赎范围遍及全人类。既然全人类都因亚当被定罪,同理,因着基督的救恩,全人类都要被拯救7。

    【反驳】请注意罗5:15-19之前的一句重要经文及此处的严密逻辑性。罗5:12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也就是说,因为亚当犯了罪,罪(原文是单数,指“罪性”)因此进入了世界;但是,上帝不会因为从亚当遗传下来的罪性而审判众人,而是要因每个人所犯的具体罪行而审判他并定罪(就是“死”)。同理,在称义问题上,主耶稣基督这“末后的亚当”(参林前15:45)死在十字架上,把救恩带给了众人,但这救恩不会对众人自动生效;每一个人必须选择接受这救恩并悔改转向上帝,才能蒙赦罪、得救恩。由此可见,罗5:15-19是根本不支持普救论的。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