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基督教新年與警醒

原刊於傳揚論壇,2017年12月9日

別於新年以願望開始,基督教新年(將臨期)是以警醒開始。為何是警醒?因為基督教新年預表主耶穌主權完全的彰顯和實現,其中包括審判和拯救。這樣,警醒關乎悔改和相信。當下的我們需要甚麼的警醒?這使我想起聖公會教會常用的一段祝福語,

你們平安入世,勇敢為人,保持善德,勿以惡報惡,鼓舞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援助困苦的人,尊敬眾人,愛主事主,在聖靈的能力裡,歡欣喜樂。

勇敢為人

警醒,不要因看見很多不公義的事而變得灰心、冷漠,甚至認為以惡報惡才是道理。相反,警醒就是在一個不講常理、用盡權力、謊話連編的社會下,仍能勇敢為人、保持善德、不以惡報惡。或許,有人會質疑這種警醒的有效性,因為它只能保持個人的警覺性,但沒有力量改變社會不公義。這些批評非無道理,但沒有以善德為基礎的爭取公義可以是不擇手段、將人妖魔法,甚至製造民粹主義。

勇敢為人提醒我們要有講真話的勇氣、要有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也要有面對自義的勇氣。一位曾積極參與雨傘運動的青年人說,

我曾很憎恨警察,但如今卻沒有。我不斷反問社會運動的目的是甚麼。社會運動不是為了報仇,而是建立一個互信互愛,並有公義的社會。那麼,我當下對警察的憎恨無助建立我期望的社會,反而只加深社會的不信。公義的初心使我參與社會運動,但社會運動也容易使我失去初心。

當有些抗爭者被判刑時,有些抗爭者也漸漸放下對公義的追求。事實上,香港政府不佩有這些為社會付出的青年人。然而,基督教新年提醒我們要勇敢為人,不是因為這有改變不公義的機會,而是因為善德使我們不能對一個不講常理、用盡權力、謊話連編的社會無動於衷。

援助困苦的人

警醒,不要因自己是較幸運的人或自身的需要,而忘記那些軟弱的和困苦的。每到節日,香港機場都爆滿,因為很多香港人趁機外遊。餐館也爆滿,要施行分時段用餐。當這一切似乎反映出香港的繁榮時,我們不要忽略住在這城市的貧窮人。扶貧委員會最新報告(2017年11月)指出19.9%的人口在貧窮線之下生活,即五個人中就有一個貧窮人。雖然政府有提供援助,但接受援助後的貧窮人口仍有14.6%。

這些人口不會在機場出現,也不會在中環和尖沙咀有聖誕節燈飾的地點出現。他們更不會在排隊入座的餐館出現。我們不會在繁榮香港的照片看見他們,也不會在歡樂節日的照片看見他們。因著貧窮,他們被排斥了,即有些社會活動、生活和地點與他們無關。這不是他們個人選擇的結果(不願意到人多地方),而是社會排斥的結果。

警醒,不是要求教會在聖誕節期間攪一些扶貧活動,而是要求教會認識扶持軟弱的人和援助困苦的人是它的使命,以致扶持軟弱的人和援助困苦的人不是一項活動,而是教會存在重要使命之一。或許,教會可以自我檢視,不是它有多少活動與扶持軟弱的人和援助困苦的人有關,而是他們在教會的計劃有多重要。

歡欣喜樂

警醒,不要因外在環境的不順利而被悲觀、消極和沮喪吸納,反而要學習在聖靈裡,保持歡欣喜樂。如何可以在一個艱難時期(患病、工作不順、關係惡劣)仍能歡欣喜樂?讓我跟你分享一事。當我第一任太太(她於1999年10月21日離世)患上未期癌症時,作為丈夫的心情很重。面對太太要離世的心情、分別只有三歲和六歲女兒的情感,我們每日生活是艱難的。然而,我漸漸學會了一件事,就是不讓我們整個人生被這不如意的事吸納。

例如,若某日某一個時間,我太太的精神稍好,我們就趁機做一點我們一家人開心的事。若當日有足球比賽直播,我深夜也要起床看足球比賽。生活的艱難是真實的,但它沒有因此就可以取走你的一切。它的破壞力是肯定的,但它的破壞力非全面性,所以,我選擇不與它合作,賦予它對我有更大決定力。

工作不如意是真實,但它沒有能力破壞親子關係。同樣,人事問題是真實的,但它沒有能力破壞你的興趣。這不牽涉將人切割不同部份,而是守住歡欣喜樂的心。警醒,我們知道歡欣喜樂是在聖靈中,而不是只在順境中。

總結

你們平安入世,勇敢為人,保持善德,勿以惡報惡,鼓舞灰心的人,扶持軟弱的人,援助困苦的人,尊敬眾人,愛主事主,在聖靈的能力裡,歡欣喜樂。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