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neth Ho

少年時喜歡閱讀和發白日夢,曾幻想自己成為小說家、科學家和哲學家。現在是一名小傳道,仍然喜歡閱讀和思考。有感於基督信仰需要更多對大自然的關懷,所以,同人行山就是我的牧養。

基督教文學是怎樣的一回事?

life-in-literature

基督教文學到底是怎樣的概念呢?雖然我是文學創作的外行人,但作為熱愛文學的人,仍很想在這裡分享自己對這概念的一些想法。我認為,基督教文學具有三方面的特質,使其擁有文學的生命。

1. 刻畫人性

首先,人性是文學的生命所在,因為人性的醜陋與光輝、墜落與成長、慾望與愛情,都是滋養文學不可少的土壤。若失卻了對人性的細膩描述和深度思考,無論修辭如何華麗,文學仍會顯得蒼白無力。因此,基督教文學與其他文學一樣,都是以刻畫人性為其存在的先決條件。對基督教文學而言,人性是信仰發生之處,也是信仰被拋棄之處。信仰無法離開人性而被思考。從這角度看,基督教文學的焦點並不是刻畫神,而是刻畫人。若基督教文學離開了真實的人,轉而歌頌超越的神,其文學生命便會枯乾,淪為了無氣息的文字。

2. 想像世界

其次,文學不能缺乏對世界的想像。基督教文學需要想像的並不是基督教的世界,而是基督教所置身的世界,亦即勾勒非基督教的世界觀、展現信仰如何與這世界互動。這不單涉及信仰如何改變世界,更涉及信仰如何被世界衝擊、被重塑、甚至被拋棄。若基督教文學只著重以基督教的視域看世界,或企圖以文字的力量捍衞基督教的世界,其想像力便會被扼殺,寫出來的充其量只會是護教作品,而不是文學作品。

3. 再造神學

第三,基督教文學之所以與其他文學不同,是因為它具有神學深度。這涉及兩方面。第一,基督教文學不單勾勒人性和世界,更會對人性和世界提出質問,在人性扭曲和世界崩離之處,騰出空間讓人再思人性與世界之所是。第二,基督教文學必須對神學自身提出質問,一方面終結教義,另一方面在教義終結之處,思考神學之可能。從這角度看,基督教文學並非以傳遞基督教教義(即所謂的「福音」)為己任的文字作品。基督教文學本身就是造神學的過程。

4. 總結

總括而言,人性、世界和神學是基督教文學不可或缺的三個維度。基督教文學是基督教與非基督教視域的融合,透過對人性、世界和教義提出質問,基督教文學之存在就是神學之再造。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