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偉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總幹事

基督徒應對極權主義

原刊於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KCRM),2018年10月4日

1940年當納粹德國權中如日中天,二戰經已展開;面對如此形勢,一位美國學生Clyde Norwood Parker完成其於University of Richmond社會學的碩士學位,畢業論文題目為〈基督徒對極權主義的批判〉(A Christian critique of totalitarianism),因此篇論文獲獎而得以流傳,相隔78年後再讀此論文,其真知灼見仍適用於現今場景。

首先,教會要保持抗爭的心志,連同其它條件,才可拯救這個世界脫離暴政。倘若教會屈服,就必被壓制與剝削的系統所綑綁,註定要沉淪。」基督徒群體認信基督為主,堅拒向上主以外的任何勢力屈服。

基督徒對地上政權常存順服心志,然而當政權粗暴無理地禁止教會的正常宗教活動,而這是憲法與法律賦予的宗教自由,信仰群體必然抗爭到底。王明道一向不主張教會參與社會或政治事件,但他於〈我們是為了信仰〉明確表明:

但在另外的一種情形之下,我們卻絕不可服從人:那就是人的制度或人的命令與神的旨意互相牴觸的時候,我們便只能服從神,卻不能服從人了。兒女應當聽從父母,但如果父母吩咐兒女去說謊,兒女便不能聽從父母了。學生應當聽從師長,但如果師長領導學生到死人的遺體或遺像前面去行禮致敬,學生便不能聽從師長了。信徒在工作崗位上應當服從領導人,但如果領導人禁止他們禱告、讀經、參加聖徒的聚會、為主耶穌作見證,他們便不能服從領導人了。只要人的制度或命令不違背神的旨意,基督徒是應當服從的;但如果人的制度或命令違反了神的命令和聖經上的真理,那樣,我們便絕對不能服從。在這時我們應當說使徒所說的話-『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

可歎許多傳道的人竟利用『順服的人制度』,和『服從有權柄的人』這兩句話來掩飾自己的膽怯與失敗,來欺騙許多不十分明白聖經真理的信徒,以致教會的信仰、事工,都被放在『人的制度』和『人的權柄』之下。結果是什麼呢?真理被蒙蔽,聖經被歪曲,教會變了質,羊群分散流離,基督的教會和福音就這樣在『順服人的制度』和『服從權柄』的教訓下,被『神的僕人』們輕輕斷送了!這些傳道人能逃脫神的震怒麼?

其次,「教會必須展示對義(righteousness)與公義(justice)的熱情。只顧良善而失掉公義,只會使教會受人輕視。」極權有四項基本錯謬:相信武力多過正確;相信虚謊多過真理;相信國家是神明多過上主是全宇宙的父神;相信壓制弱者多過要保護他們。

因此,「教會須要以身作則展現受苦的愛,並不斷堅持公義,表明我們對抗一種制度:它把背信棄義作為政策,它破壞所有法治,不單是國與國之間,更包括個人在內。我們發出的曠野呼聲,乃是強烈的聲音:『我是耶和華,我喜悅在世上施行慈愛、公平,和公義,以此誇口。這是耶和華說的。』(耶九24)」

暴政下,不少人士「識做」,放棄良知,但基督徒群體要保持良知,堅守真理,不指鹿為馬,不盲從群眾。當教會不失掉良知,這種氣質自然吸引有識之士歸信與歸屬。

第三,「宣講個人靈性自由的優越性,乃是透過基督使人自由。」「個人不是為了國家的善而存活,而國家也沒有絕對權力隨時把本身權力凌駕於個人意力之上。在國家權力之上,有更超越的指令,就是自由、啓蒙與宗教的良心。」

昔日東歐教會面對共產政權,其中重要的教育就是「人性教育」,肯定人的尊嚴而不是國家機器,召喚人性活出美善、正直與自由。白基瀚(Hans Burki)於1990年一篇文章勉勵香港信徒:

「我建議香港的信徒,找機會到不同共產政權統治的國家參觀一下,親身體驗那不同的文化制度。我自己曾經拜訪過多個共產國家,發現福音的大能不是地上的政權所限制的……基督徒對文化政治轉變的適應,往往認識得較為浮淺,有人更以為適應便是妥協,我卻相信真正的自由和智慧都是從神而來;我更相信『道成肉身』是我們最佳的模式,只有親身進入這個新年代與文化的人,才能孕育出生命的訊息。」《更新運動二十年》

智者之言,就是個人「良心自由」(Freedom of Conscience)對抗國家的暴政。這也是另一位智者以祿(Jacques Ellul)的見解,個人自由才能擺脫「科技專政」(Technopoly)的轄制。

最後,教會宣講與踐信福音,就是基於父神的宇宙性而有的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是初期教會的榮耀,超越所有基本的分歧。」基督教會嘗試於羅馬世界的不定形社會創造真正的群體。教會很大程度是成功,因為她是建基於真正團契的經驗,這是來自個人與上主之間有互相認識而自由的關係。

教會成為公民的蔭庇所,也是所有受排斥與打壓人士的棲身所在。教會能這樣展示其見證:「一面在眾人面前公然被毀謗,遭患難;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你們同情那些遭監禁的人,也欣然忍受你們的家業被人搶去,因為你們知道自己有更美好更長存的家業。」(來十33-34)

當教會真實為他者而存有,受苦者可在教會得著安慰與盼望,這個信仰群體就能彰顯三一神的榮耀。「整個基督的信息是對極權入侵的唯一保護。福音來自外界,我們稱之為世界,卻是我們活在其中的力量,而這是終極不可移動人與人之間靈性的合一。惟有絕對者進入歷史,且能在歷史中仍是絕對者。」上主才是我們相信與跟隨的唯一絕對者!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鄒永恒:教、學、人生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