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ry Kwan

Gerry,2009年畢業自建道。大學主修物理,副修數學,也在這途中信主。從前喜愛霍金無神思想,如今週旋在信仰與科學之間的整合。閒時喜愛動漫,並從中反思人生。
盼望生活像鬆弛熊,不為生活緊張,放鬆、自由自在地活在主裡。
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

基督徒怕了萬聖節,因為……

原刊於虛妄與卑劣的圖書館,2018年10月30日
Morguefile.com

Morguefile.com

時間臨近十月尾,不少基督徒嚴陣以待預備打「萬聖節」的屬靈爭戰,不少先鋒式文章也橫空出世、爭奪先機。上星期開始在信徒之間瘋傳的一篇文章,甚至有一眾大牧加持的「和諧頻道」也在社交網站上轉載。以下就借用該頻道加上的兩段經文,說說基督徒為何怕了萬聖節。

取自社交平台。

取自社交平台。

怕交鬼得罪上主,還是怕中咒?

此文轉述拉米瑞茲 ( John Ramirez ) 牧師在一次訪問中的言論,指出

10月31日萬聖節這天,與黑暗勢力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界線,任何有關萬聖節的動作都是打通了與黑暗勢力的一道門,對方就有「能力」控制你或你的孩子。(原文直接引用)

筆者上網搜尋,發現此中文版本其實是數篇訪問剪輯而成,這句「與黑暗勢力只隔了一層薄薄的界線」其實是另一位對萬聖節開放的牧師,談論「薩溫節」(10月31日)的概念而說的,他認為基督教會應像復活節般轉化薩溫節(即諸聖節,11月1日)。先不論文章作者有心無意去作出如此編輯,但信息非常清晰:萬聖節活動是向靈界的招手,足夠使自己和家人掉進魔鬼的轄制之中。

拉米瑞茲的講法,似乎十分具說服力,因為在信耶穌之前他似乎的確能夠通靈。然而我們也應該要問「通靈」的本質方法是甚麼?一種純商業的行為(例如一間糖果店派南瓜糖)能否在無「通靈」的本意下能夠通靈?無通靈經驗的人,又是否可以單純在學校話劇扮一個南瓜就全家受咒詛直到三四代?這會否看魔鬼的權勢和能力過大?另一方面又是否太輕看上主的能力?歸信主耶穌、具聖靈內住的信徒,又是否如此容易就接上魔鬼、並立刻受牠咒詛?甚至要去所謂「源頭」去破除咒詛?(這方法會否太過貼近異教?)

然而回到最根本,聖經為何反對人交鬼?交鬼自古以來(聖經年代更明顯)就是認魔鬼為主,來換取神諭(預言)和異能,也就是叛逆真正創造和掌管萬有的上主。如今,怕魔鬼的加害,過於怕(即敬畏)上主,一樣冒犯上主吧?再者,毫不批判去接受異教的靈界觀念,如靈界的運作、通靈的方法、甚至靈界的掌權者排序,豈不也與基督教相衝突?

怕不潔淨?還是不懂潔淨?

文章後來還怕不夠說服力,加上美國「撒旦教」創始人安東‧拉維(Anton LaVey)。其實「敬拜撒旦」並不是這個「撒旦教」的旨趣,否定基督教和譏笑基督徒道德雙重標準才是其核心,刻意推崇「撒旦」並將異教儀式和巫術加進去,都是為了凸顯自己作為基督教的敵人。說穿了,「撒旦教」就在嘲笑基督徒凡事都在分潔淨不潔淨,標準卻總是自圓其說。如果拉維見到許多基督徒聽從他的話而去反對萬聖節,他也許會捧腹大笑吧!

的確,在教外人看來,基督徒的教導或道德實踐是很矛盾的,一堆信徒去做瑜伽、另一堆反對,一堆信徒認為萬聖節可以乘機宣教、另一堆就信它是鬼節連街也不上。這現象不能簡單一句就能夠解釋,但除了徘徊在基要(不容許任何得罪上主的可能)與自由(凡事都可行)、又或泛靈(任何事物皆可通靈)與唯物(否定文化背後具有屬靈力量)兩個極端之外,有否一套神學論述可以解釋得清楚、叫人信服?至少,基督教也應該有接觸世界的活力,不要一見「撒旦」就「怕起來」,也使昔日教會進取的轉化宣教策略、倒退成保守自身優先的部落主義。

萬聖節仍是未解的咒

萬聖節為何使基督徒懼怕,因為它有未解的咒(可能已經不只三四代)。對現代的信徒來說,萬聖節挑戰他們對自身信仰的理解。為何未能走上從前聖徒轉化宣教之路?基督教信仰的靈界觀念與其他靈性有何異同?又如何整合一套融會教義、教會歷史的論述去對應靈性挑戰?對自身信仰認識的蒼白使人恐懼。另一方面,萬聖節也同時挑戰唯物主義的信徒。基督教信仰是擁有靈界的向度,對閱讀世界之時不能單純推卻到消費主義或享樂主義的頭上,企圖將一切祛魅。若教會在這些挑戰之中進退失據,每年的萬聖節仍然會成為基督教會最大的咒詛,撒旦也會在信徒的恐懼之中掌權。

延伸閱讀:筆者,《萬聖節牧養隨想》,2014年10月30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