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基督徒公務員必須對偽政治中立說不

在1月16日的中西區區議會上,有區議員提出有關譴責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的議案,中西區民政事務專員黃何詠詩隨即表示「不能認同未必是事實的內容」,並帶領出席會議的多名政府官員離場。於翌日立法會會議上,陳淑莊議員質疑有關行為是否違反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公務員事務局長羅智光回應說,根據特區政府於2009年頒布的《公務員守則》,公務員不論本身的政治信念為何,「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由於民政事務專員拉隊離場,是為了捍衞特區政府的立場,所以羅智光認為該名官員沒有違反公務員政治中立原則。

其實,公務員政治中立本來不是什麼深奧複雜的概念,通常有兩方面的意思。首先,在一般民主國家,政黨輪替執政經常出現,公務員須持守政治中立,意思就是不論那個政黨執政,或那位政治領袖擔當行政首長,公務員都會為他效力,一視同仁地盡忠職守,做好日常工作,不會有任何偏私,這是政治中立第一個層面的解釋。第二,公務員持守政治中立,意思是公務員在提供公共服務時,不論服務的對象是任何政治立場,來自任何政黨或任何陣營,都一視同仁,處事公平公正。

令人感到憤怒的,就是今日的特區政府,把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定義,強行修訂為「必須對在任的行政長官及政府完全忠誠」,這就是將公務員對行政長官的絕對忠誠置於公眾利益之上。本來公務員不論其上級或首長是誰,又或所服務的對象是誰,都應盡忠職守,凡事秉公辦理,現時守則卻要求公務員服膺於長官威權,甚至要為了符合長官意願而偏私瀆職,其實這正正違反了政治中立原意。現在公務員事務局長還要求公務員以行動捍衞政府的立場,並對所有異見人士(即使包括廣大市民)採取不合作甚至是敵視的態度。這種對政治中立的刻意曲解,毫無疑問是搬弄語言偽術。

所有基督徒公務員,必須對這種虛偽的政治中立說不。

基督徒公務員應完全忠誠和優先效忠的對象只有一位,就是耶穌基督。作為耶穌門徒,我們有責任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因為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基督徒公務員必須謹記耶穌基督關懷貧苦大眾,特別是老弱孤寡,多於那些高官權貴。作為天國君王,祂看重的是謙卑服侍而不是威權管治。因此,若公務員基督徒願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他最著緊的不會是上級官員的心思或面子,而是平民百姓的最大利益和福祉。

所以,作為民政事務專員,他的職份就是作為政府代表,服務社區,處理好所有社區居民關心的事務,當中必然涉及跟不同政見不同立場的社區代表聯絡交流。公務員若要持守真正的政治中立,就應在處身區議會會議時,心存謙卑和服侍的態度,服侍作為民意代表的所有區議員。不論區議員持任何政治立場,民政事務專員和各級同事都應尊重和收納他們的意見,絕對不應因為某些區議員的立場跟政府不同,而拒絕提供服務,甚至拉隊離場。

如果民政事務專員或所有應邀出席區議會的公務員,為了對特首和政府完全忠誠,而敵視持異見的區議員,採取不合作態度,甚至拉隊離場,這樣的公務員就是支持特首和政府與民為敵,就是助紂為虐。這樣的基督徒公務員,就是效忠政府,多於效忠基督。今時今日,特區政府的管治已是徹底崩壞,特區首長民望是負七十個百分點,所有問責官員民望都徘徊谷底,與此同時,有約四成市民對警隊零信任,在這樣的處境中,若還對政府採取盲從態度,就是有違信仰。若基督徒公務員重視對基督的忠誠和願意全心全意服務市民,便應勇於抗拒上級的指令,不參與任何敵視民意代表和有違真正政治中立原則的行動。

真正的基督信仰,就是敢說真話,尋求真相,敬天愛人,並且在過程中不畏強權,堅持到底。我想起列王記上二十二章記載的一個故事。當時以色列王亞哈聯同猶大王約沙法要攻取基列的拉末,誓師出發前,先諮詢國內的先知。當時有四百位先知都異口同聲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但後來約沙法王還想諮詢一位叫米該雅的先知,於是便派人傳召米該雅到王面前。傳召米該雅的使者,提醒米該雅說,眾先知都說吉言,不如米該雅也說同樣的話,但米該雅說:「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耶和華對我說甚麼,我就說甚麼。」(列王記上二十二章十四節)最後,米該雅在亞哈王和約沙法王面前,預言以色列軍隊在拉末將會戰敗,並指出眾先知已被謊言的靈充滿,所以全部人都在說謊,為要引導亞哈王到戰場被殺。雖然,亞哈王隨即把米該雅下監,並且令他受苦,吃不飽喝不足,但最終亞哈王果然陣亡,米該雅的預言應驗。

作為處身今日香港的基督徒公務員,若要持守信仰,堅持說真話,堅持作全港市民的公僕而非特首的爪牙鷹犬,便會如昔日的先知米該雅一樣,跟其他四百位眾口一詞而且同是阿諛奉承的先知,走一條完全不同而且是孤單艱難的路,甚至要面對入獄受苦的代價。問題是,今日還有這樣的基督徒公務員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