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家俊

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

深信文字能救人,也能殺人。

基督徒不能叫抗爭口號

https://www.facebook.com/Dust.Someone.1/posts/1042612912753814/

https://www.facebook.com/Dust.Someone.1/posts/1042612912753814/

轉眼已2020年,在2019年尾,筆者與初信主的父母一同讀完馬太福音,總算有一件值得回味的事情。元旦之日,煽動了家父參與人生第一次遊行,等待遊行之際,我們幾個人在討論「基督徒叫口號」和「那些口號不應參與」。

回想與父母在閱讀馬太福音的過程,不難發現耶穌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一些對話,當中必讀到耶穌對他們一點也不客氣,面對信仰的扭曲,生活的不公義和打壓,耶穌沒有選擇中立或沉默,反而用「惡言」去對付他們。這對於今天基督徒在抗爭運動中的的口號、惡言或中傷,或許能找出一點支持和出路。

縱觀馬太福音,耶穌主要以兩個名詞去形容法利賽人和文士,部分章節也直接批評他們,毫不客氣,值得抗爭的基督徒深思。

假冒為善的人

原文是「演員、偽裝者、掩飾者」,在馬太福音出現過7次。用現代的說法就是「扮野、虛偽、鬼」等。耶穌對於宗教制度上的不義,一點都不輕看,要「捉鬼」,要直斥其非。

毒蛇的種類

原文與譯本相近,可以譯為「蛇的子女或後代」,在馬太福音出現過3次。耶穌用這詞句令人聯想到創世紀中人類犯罪的敍事,指向一種失敗和邪惡。嘗試對觀路加福音3章時,約翰指責領洗的人是毒蛇的種類,更指出一種審判,一種被斬草除根和清算的刑罰。從以上進路,耶穌引用約翰的言語去責備法利賽人和文士,可能是當時常用的嚴厲詞彙,也可能是作者刻意把兩者連繫一起,讓讀者在過程中感到一份延伸。

太二十三章

在整個二十三章內,福音書用了不少篇幅敍述耶穌如何批評和指責法利賽人和文士,直接指出他們的不義和錯誤。

23:4 他們把難擔的重擔捆起來,擱在人的肩上,但自己一個指頭也不肯動。

23:5-7 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裏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

23:13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

23:15 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23: 16-22 甚麼是大的?是金子呢,還是叫金子成聖的殿呢?

23:23 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

23:25 因為你們洗淨杯盤的外面,裏面卻盛滿了勒索和放蕩。

23:27 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裏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

23:28 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裏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23:31 這就是你們自己證明是殺害先知者的子孫了。

23:34 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裏來,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裏鞭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

 

篇幅所限,我不能把經文盡錄,從23章可見耶穌對這班制度中假仁假義的人已忍耐不住,把他們責備得體無完膚,他們的虛偽、偽善、暴力,實在需要審判和刑罰。從今天的經文中,我們不難發現耶穌沒有「只說好話」(反之祂大部分時間的說話都是人不容易接受),他對於不公義和制度暴力是忿怒的,他使用的責罵用詞也不是普通貨色。回望今天,「黑警、報仇、粗口」成為基督徒卻步的叫喊,當我們對此恐懼之時,我們可以思索耶穌對法利賽人和文士也是罵「毒蛇、虛偽、墳墓」,也是要「清算和審判」他們,與今天抗爭口號不遑多讓。當我們只高舉「凡事說造就人的好話」時,也請不忘耶穌的惡言,因為耶穌面對邪惡正是用這種程度去回應,沒有退縮。

最後,筆者要提醒一點,耶穌與我們今天抗爭的口號的背後理念是不同的,耶穌表達一切責罵,甚至刑罰審判,最終是要拯救,祂來是帶著福音使命,而不是把任何人置死地和萬劫不復,所以當讀者對暴權暴政予以一系列惡言責罵時,請記得我們與耶穌的分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