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龍斌 Common

基督教善樂堂義務牧師,德國海德堡大學神學博士;專研天啟主義、啟示文學、耶穌運動、新約倫理等;傘城網上教會 (Umbrella City Cyberchurch) 創辦人之一。

基督徒「僭建」,由「大齋期」開始?

早期教會,何時開始所謂「大齋期四十天」(Quadragesimal)?禁食,或稱「守齋」,來自猶太習俗,源遠流長。及後,無論耶穌,還是《新約聖經》各書初成期,皆無強迫基督徒遵從任何形式的「大齋期」。公開傳道前,耶穌退到曠野,禁食四十天,豈不是純粹個人化的黑暗對峙?

話雖如此,禁食操練依然遍地開花。二世紀末,愛任紐的牧函中,早已關注林林總總的守齋長度,有一兩天者,也有一週至十數天,甚至「絕食」四十天亦不乏人。三世紀以來,教父特土良亦好,亞歷山大主教狄奧尼西斯也罷,同樣尊重各自各精彩的守齋日數。

隨著基督教變成古羅馬強國凱撒大帝欽點的宗教,個人自由開始煩瑣為建制規範。這樣,民心才便於一統駕馭。公元325年,尼西亞大公會議作出議決:復活節前,當有「大齋期」。「四十天」之說,深入民心,可能基於四世紀初「大逼迫」的集體回憶,念念不忘,方有迴響(註:按奧古斯丁的五世紀文獻)。那時,戴克里先大帝因宗教之名,諭旨信仰登記,釀成政治大迫害。隨之而來的君士坦丁皇朝,本欲修復社會撕裂,遂利用各式各樣的建制,由上而下,收緊各人的信仰選擇。公元330年,亞他拿修倡議效法耶穌曠野試探的期數,延長齋期至四十天。公元335年,君士坦丁帝下令在耶路撒冷興建的聖墓教堂落成且祝聖,自始東方教會的七週齋期方漸漸成形。後來,西方教會的六週大齋期,亦與東方之做法分道揚鑣。從遠一點再回看,由上而下的宗教政治,借主之名,原來扼殺由下而上的信仰自由。「僭建」之圖,歷代門徒須慎戒之。

古往今天,大齋期計算法,眾說紛紜。拜占庭傳統,仍然以「潔淨天」(週一)為首天,累計四十天,主日無休,直至「拉撒路週六」與「棕枝主日」前畢,隨即踏入更嚴謹肅穆的「聖週」。即便以聖灰日(週三)啟動西方大齋期,哪天才是禁食末日?依舊言人人殊、莫衷一是。歷代以來,尚有為數不少者以「棕枝主日」作階段性完結。今時今日,聖公宗等大宗派,喜用四十六天大齋期,其間不算計六天主日,美言為那些是「小復活日」,以便教會節期看來有規有矩。互諒互讓,和而不同,多元合一,無可厚非。無論各門各派,當記「大齋期」,嚴格來說,非《聖經》明文要求。故此,為數眾多的基督新教教會,自決不遵大齋守節習慣。守某樣節期形式的弟兄姊妹,勿妄評別人不守節或如何守節。

何故社會上會有信徒公然「僭建」物業?她和他都是循規踰矩的基督徒 ― 即或硬算為循了法規,實實在在是踰《聖經》矩。約定俗成,習以為常,心意卻不常更新變化。種種處世習慣,豈非從教會「僭建」的體制養成不加思索的慣性嗎?教父聖金口若望,曾言道:大齋期內,旨不在禁食常規,乃不能「偷食」犯罪。立下禁食行動,卻偷食了嗎?不管他門,抑或己內,當尊重遍地信徒自決靈修操練。否則,循了規時踰了矩!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