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 Lo 盧家輝

循道友/傳道/大專生同行者
醉心聖經層層結構層層信息的讀者
正求問後雨傘讀經進路的神學生
另有網誌:foxlohk.wordpress.com

基督不似預期:擺脫「政治彌賽亞」與「受苦(屬靈)彌賽亞」的對立二分,以理解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任務(可十一1~11)

DSC_0121

在教會這麼多年,筆者常常聽到類似的說法:

「耶穌並非一位政治彌賽亞,要為猶太人帶來政治解放,脫離羅馬人地上的統治。耶穌是一位屬靈的、受苦的彌賽亞,要以其受死和復活戰勝罪惡權勢,叫世人靈魂得救。」

但這真是聖經的講法嗎?
抑或,這只是我們將一些扭曲版「政教分離」,甚或一些源自希臘文化的靈肉二分思維讀入經文的結果?
我們真的沒有其他可能的聖經解讀嗎?
我們對耶穌基督身份使命的理解有沒有一些不同的可能,尤其是在今日後佔領運動的香港處境當中?

當筆者讀到今個「棕樹主日」的福音經課時,上述這些問題又再浮現在腦海裏。

1耶穌和門徒快到耶路撒冷,來到伯法其和伯大尼,在橄欖山那裏。耶穌打發兩個門徒,2對他們說:「你們往對面村子裏去,一進去的時候會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那裏,是從來沒有人騎過的,把牠解開,牽來。3若有人對你們說:『為甚麼做這事?』你們就說:『主要用牠,但會立刻把牠牽回到這裏來。』」4他們去了,看見一匹驢駒拴在門外街道上,就把牠解開。5在那裏站著的人,有幾個說:「你們解開驢駒做甚麼?」6門徒照著耶穌的話說,那些人就任憑他們牽去了。7他們把驢駒牽到耶穌那裏,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耶穌就騎上。8有許多人把衣服鋪在路上,還有人把田間的樹枝砍下來鋪上。9前呼後擁的人都喊著說:
「和散那!
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10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
至高無上的,和散那!」
11耶穌到了耶路撒冷,進入聖殿,看了周圍的一切。天色已晚,他就和十二使徒出城,往伯大尼去。(可十一1~11,和修)

傳統上,當讀到這段經文時,我們為了解釋群眾起初熱烈歡迎耶穌進入耶路撒冷,但幾日後耶路撒冷城卻群情洶湧地要釘死耶穌,這種前後不大連貫的敘述,我們通常都會如此解說 :

「群眾所期待的是一位政治的彌賽亞,期望耶穌進城後會發動革命,推翻羅馬帝國政權,重建他們猶太人的國家,大衛家的王朝(見可十一10)。但耶穌的自我理解與群眾的期望卻有很大的落差。他不是他們預期要見到的基督,他是一位屬靈的、受苦的彌賽亞。他不是要來革命,藉著政治力量建立一地上政權。他卻是要藉著他的死亡和復活,拯救我們的靈魂,建立一屬靈的國度1。」

但我們真能如此這般解釋這段經文嗎?
這種解釋真的能講得通,能和整體聖經呈現的信息融會貫通嗎?

經過一段時間的反覆思索後,筆者現時會如此重新理解這段經文, 以及耶穌自身使命角色的自我理解(筆者未有翻查過有沒有其他解經家是如此理解聖經):
耶穌不是那位不關心政治,只關心所謂「屬靈事物」的彌賽亞。
耶穌也不是那位在二千年前首次降世為人時,只關心所謂「屬靈事物」,留待再來時才關心政治的彌賽亞 。
耶穌卻同時,既是屬靈的、受苦的彌賽亞,也是政治的彌賽亞,他是人間一切領域的主,只是他選擇不以人間的軍事力量去建立其國度!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耶穌進入耶路撒冷的這段經文:

1~6節讓我們見到,一位掌管著一切的耶穌基督。這給予我們的印像是,一切人世間包括物質界的人、事、物(不只是靈界)都按著他的心意而發生。

7~10節讓我們看到,耶穌受到群眾君王式的歡迎(見王下九12~13),他們更高呼:

「和撒那!
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
那將要來的我祖大衛之國是應當稱頌的!
至高無上的,和撒那!」

「和撒那」的字面意思是「現在拯救我們」2,但我們也可只理解它為一種稱讚的說話 。筆者認為,民眾在此利用這句說話的一語雙關,一方面避人耳目,免避當權者迅速鎮壓逮捕;另方面他們又能向這位王者發出包括政治方面的求救訊號。 群眾並沒有看錯人,耶穌真的是一位政治的彌賽亞。要指出的是,耶穌與群眾之間的落差在於,耶穌選擇不以人間的武裝力量去建立上帝那包括政治向度的國。 他不選擇策騎在象徵著軍事力量的馬匹入城,而選擇騎在驢駒背上,以一個柔和謙卑的奴僕君王形象進入耶路撒冷。3因為,軍事力量不能建立上帝的國度。軍事力量只會帶來傷害、痛苦、流血、死亡和仇恨。這些東西都與上帝國度裏的公義、和平、生命和仁愛相違背。

同時,我們也要注意到,耶穌也是屬靈的、受苦的彌賽亞。他要拯救世人的靈魂,但這只是一個起點:他要以愛,以非暴力的力量先拯救人的靈魂/心靈,從心開始發展至整個受造界的各層面,包括政治層面,的整全救贖。實在,天國的建立是一個從靈性/心靈深處開始的解放進程。但天國不是人民的鴉片,只停留在人心靈的層面。天國要不斷發展,直至耶穌在人世間各個層面都作王掌權(參太十三有關天國的比喻)。這是筆者對基督的福音在整個世界的運作的理解。

筆者在此分享自己近日對聖經信息的這些粗疏看法, 期望能夠拋磚引玉,刺激更多人以另一角度閱讀聖經,不致落入前人巢穴,繼續將一些很可能是扭曲版「政教分離」或是離地的靈肉二分的思維讀入聖經,扭曲信仰。 筆者並不以為傳統一定錯,而自己的意見一定對。筆者只期望以上這種對耶穌基督身份使命的重新理解,能夠幫助我們這一代能夠建立一個更樂落地的信仰思考和實踐 ,尤其是在當下後佔領運動的香港處境。

(馬可福音十一章1~11節乃2015年3月29日棕樹主日的福音經課)

  1. 「屬靈的國度」這引人睱想的詞彙,普遍見於一般釋經著作。例如:張略、黃錫木,《奔走風塵的僕人:馬可福音析讀》,聖經通識叢書(香港:基道出版社,2003),頁249。要注意的是,本文所引述的講法並不一定是兩位聖經學者對馬可的理解。
  2. Donald English, The Message of Mark, The Bible Speaks Today (Leicester, England: Inter-Varsity Press, 1992), 186.
  3. 耶穌選擇騎驢駒而非馬匹入城涉及舊約相關經文的豐富背景(亞九9~10:「9錫安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啊,應當歡呼。看哪,你的王來到你這裏!他是公義的,並且施行拯救,謙和地騎著驢,騎著小驢,驢的駒子。10我必除滅以法蓮的戰車和耶路撒冷的戰馬;戰爭的弓也必剪除。他要向列國講和平;他的權柄必從這海管到那海,從大河管到地極。」)。耶穌拒絕騎馬,很可能是因為他期望其拯救行動,無論是途徑(means)或目的(end),都是和平的,而非軍事的。參張略、黃錫木,《奔走風塵的僕人:馬可福音析讀》,頁250;Ben Witherington III, The Gospel of Mark: A Socio-Rhetorical Commentary (Grand Rapids, Michigan: William B. Eerdmans, 2001), 310。

留下回應

你的電郵地址不會被公開。 * 為必須填寫欄目

你可使用以下HTML標簽及屬性: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