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Wong 黃嘉漢

黃嘉漢 (Tony) 畢業於多倫多Tyndale Seminary & University College,道學碩士-主修基督教教育事工(M.Div - Major in Educational Ministry),曾於田納西州的莊遜大學(Johnson University, Tennessee)修讀領導學哲學博士課程。現為美國Deerfield三一神學院(TEDS)哲學博士研究生,主修基督教教育。Tony 現於加拿大西部牧養教會,亦為加拿大華人神學院-國際基督教教育學院的特約教學同工。

基教雜談(六)-以斯拉:聖經教師的模範

當我在多倫多的神學院進修時,我的基督教教育啓蒙老師蕭有萬博士(Dr. Yau Man Siew)常在教學中提及以斯拉。就算在最近一次的見面,就是在「華人基督教教育(北美)研討會議」的專題分享,他也提及以斯拉!1 對我而言,以斯拉也是我作為聖經教師的模範。當我留意以斯拉記第七章第一至十節時,有幾個有關以斯拉作為聖經教師模範的提醒,是我們參與教導事工的平信徒及教牧需要留心注意:

第一,以斯拉是通達聖言的文士:從以斯拉的家譜而言(第一至第五節),他是大祭司亞倫的後人。身為亞倫的後人,他也是蒙神選召而成為祭司侍奉神。與此同時,這位來自巴比倫的以斯拉是一位「敏捷的文士,通達耶和華以色列神所賜摩西的律法書。」(第六節)當細心研究時,「敏捷」有抄寫快捷的意思2,而「文士」是可以指教導耶和華律法的職份3。因此,以斯拉是一位通達而又熟悉律法書的教師。還有,當以斯拉回到耶路撒冷時,他立定心志考究遵行神話語。「定志」是有整個人全然投身的意思4。 「考究」一詞有認知方面的研究、研讀、默想等意思 。5所以,以斯拉全心投入地研究神話語,成為通達的聖經教師。對於作為擔任教導事工的信徒與教牧而言,我們對神話語的熟練是必須要的。我們也許需要定下目標,在聖經研究方面下功夫。例如,我們可以每年立定心志,專心研究一卷聖經書卷,從而可以熟練這書卷的教導及其後的神學。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明白這卷聖經書卷,作為教導信徒的準備。還有,我們要在釋經學上下功夫。從我個人的觀察,我發現不少聖經教師十分依賴教材對經文所提供的解釋。其中一個原因是他們缺乏釋經學的訓練。因此,我們可能透過參加釋經學的課程或閱讀有關釋經學的書籍,從而增長對釋經學的認識,可以運用於研讀聖經的過程,使我們可以對神話語更為熟練。最後,我們要對聖經神學的發展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曾思瀚博士對此給講道者或聖經教師有一個十分實際的見意:「好講道者至少每五年,就會為自己添購新出版的新舊約導論。新出版的著作講論未必完全合乎購書者的看法,但新書所提供的新發現,卻能為購書者帶來腦力激盪及思想衝擊的果效。」6

第二,以斯拉定志遵行神話語的教師:當以斯拉回到耶路撒冷時,他立定心志考究遵行神話語。他不只是定志考究律法,而且也是立志遵行神話語的老師。聖經學者麥康威是這樣形容以斯拉:「在以斯拉身上,我們看見,作為一個模範教師,也是一個實行家。一個實行家不只是示範。必須把要門徒做的,自己先去實行。」7 以斯拉自己先去實踐神話語,成為一個活出神話語我榜樣,這是對於作為擔任教導事工的信徒與教牧而言,這是必須的。已故華人基督教教育學者吳蘭玉博士指出成為學生的榜樣是主日學教師十個職責中之一8。若我們期望學生應用實踐神話語,我們也要期望自己成為在神面前領受祂的話而去應用實踐的人。華人基督教教育的前輩鮑許冰清女仕提醒所有聖經教師:「讓神的話先在你生命中成了血和肉,是消化了的,成了生命的一部份,是有效能的;同學們就會因此嚮往,他們也想去發掘、去試用。」9換言之,聖經教師一方面將聖經研究的成果轉化成為聖靈用來改變我們生命的道,從而不只問「聖經對昔日的讀者有什麼意思?」,而且也問「聖經對今天的我及我所培育的人有什麼意思?」還有,我們自己有否遵行聖經的教遵?特別是自己所要教導的聖經真理?我個人有一個很深感受的經歷:有一次與青職團契的查經組長查考有關善用財富的經文時,我分享自己及太太決定將一些金錢奉獻給一個專門幫助一些被政府及宗教迫害的基督徒的機構。之後,其中一位組長在這次查經之後也受到感動,而且向一個幫助弱勢社羣的社會機構作出金錢上的奉獻。今天,我們會否先讓上帝的聖道改變我們的生命,先實踐上帝的話,從而成為學生的榜樣?

第三,以斯拉定志將神話語教導神子民:以斯拉千里迢迢從巴比倫來到耶路撒冷,為的是要「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當我們細心思想時,這是一個充滿決心的決定。他認定這是上帝帶領他回耶路撒冷的使命。對於作為擔任教導事工的信徒與教牧而言,我們也需要這種對教導職事的認定、熱情及使命感。對我們而言,以斯拉對教導職事的看重也給我們一些反省。其中一個是有關我們是否看重作為聖經教師之教學能力的培訓。在個人的觀察而言,有些平信徒聖經教師所面對的困難是因他們對基本的教學法、備課方法、分齡教育等基督教教育的基礎知識認識不深所致。同時,教牧同工對基督教教育的認識也未必深入。例如,有多年在北美參與平信徒基教培訓及神學院基教培訓的劉秀嫻博士指出:「北美的華人神學院至今還沒有基教教育碩士學位,最普遍的道學碩士一般只必修3-9個學分的基教教育或靈命塑造課程、《聖經》/神學研究碩士一般只必修4-5個學分」10 因此,我們要看重平信徒及教牧對教學能力的培訓。一方面,教會可提供培訓機會給平信徒教師,藉此提升他們對基教認識及教導的能力。另一方面,教牧也需要提升他們對基教認識及教導的能力,這才能有足夠能力推動堂會的教育事工。劉秀嫻博士也給神學生們一些意見:「由於華人神學院在短期內不可能提供基教教育碩士學位,有志裝備自己當基教牧者的神學生,若在西方神學院攻讀主修基教的道碩士學位者,必須多修基教教育課程;或在攻讀基教教育碩士學位者,必須多修《聖經》/神學課程;若能攻讀《聖經》/神學與基教教育雙重學位則更佳。」11 若是在職的教牧同工,我們可以考慮修讀「教育事工博士」(D.Ed.Min)學位。這是如教牧學博士(D.Min)相同級數的學位,為要提供教育事工的專業訓練。若是有志投於神學院程度的基督教教育教牧培訓,可以修讀教育學博士(Ed.D.)或與教育事工有關的哲學博士(Ph.D.)課程。就我個人有限的接觸及認識而言,對華人神學院基教師資的培育是一個極之重要的一環。例如,在我個人的認識而言,我有不少華人教牧界的年青同工都準備或已修讀聖經或神學系的研究學位。可是到現在,我只知道一位年青同工與我一樣修讀與教育事工有關的哲學博士學位!試想想將來有多少教牧同工能投身教導其他同工在華人教會推動及執行堂會的培育事工?我們真的要立下心志,推動華人教會各層面的教育領袖的培育!

以斯拉是我們每一位聖經教師的榜樣!我們有否像他一樣,立下心志成為通達聖言的文士、定志遵行神話語的教師及定志將神話語教導神子民的推動者?願主佑祂的教會,幫助我們成為教會羣體內的「以斯拉」!


  1. Yau Man Siew, “BUILD FROM OUR FOUNDATIONS: A BIBLICAL THEOLOGY OF CE,” 華人基督教教育(北美)研討會議 (Tyndale University & Seminary, Toronto, ON, Aug 11, 2014).
  2. 區應毓著,天道聖經註釋-以斯拉記(香港:天道,2002年),204頁
  3. 麥康威著,每日研經叢書-以斯拉記、尼希米記、以斯帖記注釋(香港:文藝,1996年),49頁
  4. 區應毓,209頁
  5. 區應毓,209頁
  6. 曾思瀚著,講道實用手册(香港:天道,2010年),37頁
  7. 麥康威,50頁
  8. 吳蘭玉著,教學錦囊(馬來西亞:協傳培訓示中心,2005年),13-14頁
  9. 鮑許冰清著,「如何應用聖經真理」,在提升生命素質的培育,黃碩然編(香港:華人基督教宗教教育促進會),211頁
  10. 劉秀嫻著,<基教事工人才的培育>,《北美華人基督教教育網》(2014年9月9日),下載自 <http://nachinesece.blogspot.ca/search?updated-max=2014-09-26T08:49:00-07:00&max-results=7&start=2&by-date=false> (2015年2月14日)。
  11. 劉秀嫻著,<基教事工人才的培育>,《北美華人基督教教育網》(2014年9月9日),下載自 <http://nachinesece.blogspot.ca/search?updated-max=2014-09-26T08:49:00-07:00&max-results=7&start=2&by-date=false> (2015年2月14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