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法與人情


梁榮光 2017年11月30日

執法與人情

《哈佛成人發展研究》的總監和心理醫生Robert Waldinger在2015年的一個演講說:「良好的關係讓我們更開心更健康。」他依據從1938年起,經79年追蹤724男士的人生,作了上述的判斷。說明開心和健康,關鍵還不是任何物質因素,而在於人情關係。在數以千頁的數據,歸納了三個重要因素,第一是有好的社會關係(包括家人、朋友和社區)、第二是人際關係的質量比數量來得重要,第三則聲稱有了良好的關係對大腦功能有積極的好處。我以為第二點值得我們細味:網絡年代促進人有了更廣泛的社交結連,以facebook為例,極平凡的普遍人有上千的朋友,並不罕見。然而,這些結連的朋友,是怎樣的質素?我們有理由相信結連數量越多,關係的質量自然越少。只要風雨中總有相伴,窘敝中總有相助……朋友,人數無需多,一個又如何?只要是有情人就夠了。

週二BBC報導: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兩名警員接報處理超市偷竊案,後發現疑犯是為了挨餓三天的孩子而犯案。他們最後為疑犯一方辯解說:「為了孩子有吃的,這是母親必須要做的事,絕非因貪婪而有的罪行。」疑犯歸還價值36美元的食物,在面對候審同時,這兩名警員卻買了140元食品贈與這餓了三天的家庭,還親自開車把疑犯送回她的家。警員在facebook分享說:「警務工作無須總是沒商量的餘地,我們先是人,其次才是警員。」這兩警員在執法中堅持人情先行!

做好基督徒?先做一個人啦!

警察若都說仗義先行,執法次之;現實的說,社會易出亂子,嚴重的說,甚至會危險國家安全。從這方面思想推敲,不難出現梁振英那想法:「以國家名義殺人並不犯法」。若為了方便管治,維穩自然成了執政者心愛的選擇──然而,犧牲人情的安穩,誰要?開心和健康,用不上「國家」的關係,而是有情同行的身邊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被「打個半死」又丟在地上的人,不需要所謂同胞,而是憐憫他的共鄰,管他是撒瑪利亞人,或是猶太人(見路十)?穆斯林以看重宗教禁忌出名的,但日前在檳城中大水災中,穆斯林喚禮員沙諾土基祖明知遭受嚴厲批評,仍堅持開放祈禱室給七十多異教災民棲身。在一眾指責聲音的同時,亦得到許多掌聲。皇后親自開腔說:「這就是穆斯林: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幫助和庇護。」這話對向來高舉大愛的基督教來說,該重回正軌:成為有需要的人之鄰舍,別只說甚麼大道理。做好基督徒?先做一個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