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科普特人的滄桑史

原刊於临风识劲草,2015年3月10日

埃及的文明是人類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它讓我們想到尼羅河、金字塔、獅身人面像、法老和穆斯林,或許有人也會想起羅馬帝國的安東尼和埃及艷后。基督徒還可能會想到摩西。不過,這塊土地上還有一批原住民,往往被華人忽視。

在ISIS屠殺前,科普特婦女為21位被拘留的同胞禱告

在ISIS屠殺前,科普特婦女為21位被拘留的同胞禱告

2015年2月中,ISIS(伊斯蘭國)宣稱他們在利比亞綁架並殺戮了21位從埃及來的漁夫,手法殘酷。這批受害者都是科普特(Copts)基督徒。ISIS給的理由極其單薄,說是在埃及的科普特正教會為難了一些改宗的婦女。

ISIS的行徑固然令人髮指,不過科普特人究竟是些什麼人?他們的來龍去脈和信仰根源又是什麼?這是本文要探討的。

來歷

科普特這個字的原意是“埃及人”,他們是埃及的原住民,是一世紀信奉基督教的古埃及人的後裔。相傳他們是使徒馬可在公元42年所建立的教會的後代。在公元400-800年期間,埃及絶大多數人信奉基督教。就是在公元639年穆斯林侵入埃及以後,有好幾百年時間基督教還是主要信仰,一直到12世紀才開始主客易位。

在穆斯林當政時期,科普特基督徒被視為次等公民(“齊米”,dhimmi),要交人頭稅(吉茲亞,Jizya),在職業上也受到種種限制,不能參與政治,證詞在法庭上無效,不能對外傳教,社會地位很低。許多人為了爭取社會和經濟地位,只好改宗伊斯蘭。

這個情形在19世紀默罕默德·阿里的王朝時期得到改善。科普特人的社會地位得以提高,人頭稅消除。他們在埃及社會逐漸成為一個知識水平比較高,並掌握經濟命脈的族群。可是,他們的命運因為1950年代埃及總統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的強力打壓而再度改觀,原因是:他們非阿拉伯人。其實在歷史上,埃及人本來也並不認為自己是阿拉伯人。

世俗的納賽爾倡導“泛阿拉伯主義”,施行阿拉伯化。1958年埃及與敘利亞合併,成立了“阿拉伯聯合共和國”。再加上也門,於是形成“阿拉伯合眾國”(“阿聯”)。雖然為時不久,埃及卻因此成為阿拉伯世界的盟主。

今天,科普特人屬於埃及的少數民族,大約佔埃及8800萬人口的10-15%(埃及官方的統計比這個數字低,但很可能是政治性的降低)。除埃及外,他們也分佈於北非和中亞其他國家。近年來由於飽受壓迫,有很多科普特人遷移到北美和西歐。在阿拉伯之春後,他們被邊緣化的命運在暴亂中受到更大的迫害。科普特基督徒往往成為“穆斯林兄弟會”的出氣筒。

宗教信仰

科普特正教會的十字架徽,上面科普特文寫的是:耶穌基督,上帝的兒子

聖馬可科普特正教堂的主殿

聖馬可科普特正教堂的主殿

科普特人絶大多數屬於“科普特正教會”(Coptic Orthodox Church of Alexandria)。歷史上它是從“希臘正教會”(Greek Orthodox Church)分出來的,有自己的教宗,他駐節在亞歷山大的“聖馬可科普特正教堂”(Saint Mark’s Coptic Orthodox Cathedral)。

雖然廿世紀考古學家在埃及發現了幾處諾斯提教派的寫作,不過在神學上,科普特對保護基督教不受諾斯提主義的干擾有很大的貢獻。這反映在亞歷山大城在初期教會的地位。

亞歷山大城

亞歷山大城在基督教的歷史上至關重要,它是初期教會四大牧首區之一:君士坦丁、亞歷山大、安提阿和耶路撒冷。根據耶柔米的研究,使徒馬可在這裡創辦了亞歷山大教理學院。到了第二世紀末(190AD),在潘代諾(Pantanaeus)的領導下這個學校成為一個重要的宗教教育中心,革利免(Clement)、俄利根(Origen)、雅典那哥拉(Athenagoras)、狄迪莫斯(Didymus),等學者都曾在此任教。他們所傳授的並不限於神學,還包括數學、科學和人文學科。

以亞歷山大為中心的教會,它另一個重要貢獻就是倡導修道運動,例如著名的“沙漠教父”聖安東尼就是其中之一。

迦克墩公會議與“神人二性”

“大公會議”是早期教會決定重要教理最重要的會議,頭三次都是由埃及的教宗主持。公元325年第一次的“尼西亞會議”是由君士坦丁皇帝召開。會議通過的《尼西亞信經》主要是根據亞歷山大的主教亞他那修的立場,決定了“聖父與聖子同質”的教義。

第三次是“以弗所會議”(西元431年)。這次主要討論聖母馬利亞的身位,以及耶穌的神性和人性間的關係。“聶斯脫利派”(Nestorian,即中國的“景教”)被認為過分強調耶穌的人性,淡化了神性,因此被定性為異端。這次會議是由亞歷山大的聖徒區利羅一世(Cyril)所主持。他廣受尊敬,被稱為“教會聖師”(Doctor of the Church)。

1539年,馬丁路德曾經為聶斯脫利(Nestorius)本人開脫,認為許多人對他的神學立場有誤解,他不是異端。1994年,聶斯脫利本人正式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平反。可見真理難明,連大會的結論也往往摻雜了政治因素和偏見。

與科普特正教會息息相關的是第四次的“迦克墩公會議”(公元451年)。有關耶穌基督“神人二性”的教理,在基督教開始傳播四百多年後才能一錘定音。《迦克墩信經》中對耶穌基督的“神人二性”這樣解釋:只有一位基督,祂是真神又是真人。基督的神人二性“不相混亂,不相交換,不能分開,不能離散”。科普特正教會被認為是受到君士坦丁堡教士歐迪奇(Eutyches)的影響,即主張耶穌基督“神人融合”的一性論,而被大會認為是“異端”。

歐迪奇的“基督一性論”

歐迪奇的“基督一性論”

從此亞歷山大的教會分為兩派,一派是不接受《迦克墩信經》的教會,也就是今天的科普特正教會,一派是支持《迦克墩信經》的教會,仍屬希臘正教會。各有自己的教宗。絶大多數埃及基督徒屬於前者。

在1500多年後的今天回頭來看,我們發覺,在絶大的成分上這個歧異是個權力鬥爭的結果,以及文字與語意上的差異,而並非信仰本質上的差異。

我們雖然不打算在此做神學上的辨別,但是希望能夠稍微把背景弄清楚。

當時亞歷山大的科普特正教會的教宗狄奧斯庫若一世(Dioscurus)希望獨掌大權,反對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皇帝馬爾西安(Marcianus)對教會的干涉。 “迦克墩會議”也就是皇帝出手反擊。

這中間牽涉到西元449年的“第二次以弗所會議”(被認為是狄奧斯庫若推動的“強盜會議”)、羅馬教宗利奧一世的教諭,以及歐迪奇對狄奧斯庫若的誤導。結果狄奧斯庫若被放逐。科普特正教會從此被冠上倡導“基督一性論”(monophysitism)的標籤。

不過,自從1980年以來,希臘東正教與科普特正教已經正式開始恢復對話。並且雙方同意,許多在“基督論”上的爭執都是由於使用不同的文字,以宣講同樣的教理造成的。在1990年發表的共同聲明上,他們這樣說:

“根據我們對基督論的共同決議……我們現在已經清楚地知道,兩個家庭(派別)都一直忠實地保持着相同的正宗東正教對基督的信仰,以及對使徒傳統的完整具有連續性。”

科普特正教會的官網上(http://www.coptic.net/CopticWeb/)對“神人二性”這樣說明:

科普特教會從來不相信被迦克墩委員會所刻畫的基督一性論!在那個會議中,基督一性論意味着相信一個本質。科普特人(一直)相信,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神性是完美的,他的人性也是完美的。不但如此,他的神性與他的人性是統一的,這個性質稱作“聖道的本質”。這是重申亞歷山大城的聖徒區利羅一世(Cyril)先前的教導。科普特人因此相信:“人”和“神”的二性是“沒有交融、沒有混亂、沒有變更” 地(在耶穌基督身上)統一。這兩個本性“沒有片刻或瞬間分開過”。

從這裡我讀不出“異端”。可見,科普特人對耶穌基督的認識其實並沒有偏差。他們在迫害中還能堅強地站立,令人敬佩!

科普特人的前途

經過這次ISIS的“血洗”,那21位受害者被科普特正教會封為“殉道者”和“聖人”。英國有位科普特主教Angaelos宣佈,他雖然不能原諒暴行,但是為著遵行耶穌的教訓,他願意赦免這批屠夫。他說:否則,“我們將被仇恨所淹沒”。

或許唯一值得安慰的是,經過這次浩劫以後,埃及人對科普特人的同情和認同感增加了。我但願,這21個人的血沒有白流。要知道,與不同族群,不同信仰,或是不同文明和平相處,以愛相待,這不僅有助於社會的進步,它更是基督教信仰的本質,我但願這也是伊斯蘭信仰的本質。

再看“神人二性”

讀完以後,或許有人會覺得,這些歷史上的神學爭論純粹是門戶之見,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意義。不過,這種希望打破宗派主義的想法同樣危險,這些基本教理所根據的是聖經,那是不能妥協的。

試想,如果耶穌不是完全的人,那麼,下面這兩句話就毫無意義,不過是在演戲,我們的信心也就落空了:
“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希伯來》:4:15)
“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馬太福音》26:39)

如果耶穌基督不是完全的神,那麼,“道成肉身”就沒有了多大意義,我們與這位上帝的溝通就有了距離。耶穌基督所做的犧牲,所付上的代價就有不同的意義:
“他本來有神的形象,卻不堅持自己與神平等的地位,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象,成為人的樣式;”(《腓立比書》2:6-7)

我們對耶穌基督的認識正觸及我們信仰的核心。縱使在教理的形成過程中或許有不完滿的地方,但是,先人們如此慎重、熱心,令人敬佩。幾次大公會議的處理方式基本上是民主的,非暴力的。在那個威權時代,這是何等不容易的事。或許因為他們本身飽受迫害,所以更能互相寬容,讓初期教會處理爭論的模式在歷史上成為一盞明燈。或許,這個特質正隱含在信仰的內涵之中,與現代化與否關係不大?

後記:本文經編輯後將刊載於《恩福》雜誌四月號。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香港書展 2018|基督教坊|閱讀馬拉松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