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貧窮學校

在生命裡做教育,從教育中看生命 ;
進生活裡學關懷,在關懷中學生活 ;
見貧乏中思信仰,從服侍中學做人。

垃圾站內的情誼

這天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四度,地面熱氣騰騰仿如慢火燉湯般,要將你的腳板煲熟,我們一行二十人走進所有元朗區的垃圾收集站,探望清潔工友,在這煎熬難耐的熱天為他們打打氣。走進站頭,本來身處的街道已沒有一絲的涼風,難得房內有好幾把風扇正在吹著,心想終於可以停下來乘涼了,細看之下,風扇並不是給人吹的,它的功能是要將站內的氣味吹至室外,減輕在內太臭中毒暈倒的危機。真的不知道怎樣形容這種氣味,它不是臭,是霉的,是澀的,是混雜的,若將它們分開逐樣去嗅應該不會是臭的,但混在一起卻化學地變成另類的氣味,焗在垃圾房內,好像在一個微波爐內溫熱千萬種我們吃剩的爛菜餸渣,還在產生作用,焗出一道濃烈的沼氣,相信沒有太多人承受得了這種渾然天成的氣味。

在這裡,卻站著一位負責打掃垃圾房十多年的友姐,在她的工作中每天都除了垃圾,也只有垃圾,友姐打理得井井有條的,大型廢物收集車排得比我們等車更整齊,地上沒有在倒廢物過程中掉下來的碎頭碎尾,每半小時就給她開個大水喉一衝就沖洗乾淨,除了盡責和忠心,沒有其他形容詞更適合高度讚揚她。她分享工作的日常,站內只有她一個,其他人都是出去收集垃圾的,站內一切事務大小都歸她去處理,見她一時要去通通遭垃圾堵塞的坑渠,一時又要協助工友將重疊疊的垃圾袋抬上收集車,忙得不可開交,難得停下來休息一會,問她何時收工,她說:「要做到今晚十點呀!夜更今晚吾番,要頂埋佢。」迷惑如我說:「下!咁妳今日咪做左十六個鐘?」友姐斬釘截鐵地說:「哎呀,冇計啦,大家街坊街里,互相幫下手囉,冇計嘅。」

一句冇計嘅,道出街坊之情勝於工作,我們這些外來人又怎會明白這樣深厚的情誼?若不是站頭願意聘請他們,根本沒有其他行業肯請一把年紀的工友,你可以說這是他們的選擇,他們卻是在被否定於勞動人口中,沒有得選擇下作出了無奈的選擇。你也可以說,這也是一份工作吧了,不要說得這麼負面吧!卻要想想,若是套在你身上,你會選擇這份工作嗎?為何全港所有的垃圾站都是這些高齡的長者做?又不見你和我去做?就是因為我們不會去見這些工吧!

最後,友姐工作十六小時,我們可以說她重情誼,敬業樂業,卻甚少想到在外判制度下,有可能他們是長期不夠人手,或是刻意請吾夠人以節省再節省成本,慳得就慳賺到盡,試想若果聘請足夠的人手補替,友姐不是可以早點回家休息嗎?外判公司每份合約都過千萬元計算,卻要以友姐的情誼為代價,犧牲工友的休息時間,換取減省人手的方便,每個工友時薪都只是34.5,要慳都不是要慳這些濕碎錢,勞役工友的狀況真是說不過去。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曾思瀚 - 壞鬼比喻馬可福音篇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