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 Hon Ming

讀部份時間神學文憑時,我女兒剛出生,她現在已經在美國修畢新聞系,回港工作了兩年,蘇恩佩對我來說不衹是一個傳奇,我親自和她傾過計,她鼓勵我多寫作,和我一齊祈了45分鐘禱!在大學,我是讀歷史及政治科學的。

地厚天高

前言:此半敘事紀錄片中,有這樣的一段,梁天琦報名參加立法會選舉,嬉皮地說:「如果方國珊之渾名是「吒叱」,我可否叫「暴徒」?」

在等入場的時候,一個面善的人趨前來打招呼,原來是朋友P君,在中神有數面之緣,他客氣的說一直有讀我在信仰百川的文章。

然後我們聊天,伍嘉良導演,其代表作是「十年」之「本地蛋」也在籌拍另一些傘後電影,然後進場了,藝術中心有位節目經理好長氣,自我感覺非常良好,不斷在介绍藝術中心之理念,十分無趣,但係佢好似好享受!My patience is lately very thin,捱過那十分難過的十分鐘,鄧小樺就在三步之遙,何式凝湊巧也是同一行,終於開場了。

看完戲,心中有驅之不散的沈重。

誠如導演Nora Lam所言:「看完戲,我可以回家休息,明天生命生活如常。然而梁天琦,很快就可能面對十年之牢獄生涯。」

讀比較文學及法文出身的Nora,是從一個較平實、平輩、港大同窗的視野去平視梁天琦,她沒有解構,鏡頭之擺放十分温柔,祇是在主角覺得「舒服」時才着機,脫下「男神」之盔甲,呈現出來的,是一個抑鬱、不斷反思、有許多self-doubt的年輕人….導演在回應觀眾時說了一句真係讀文學的人才懂說的話:作品出世後,作者已死!作品有他自身的subjectivity。

我也凑熱鬧問了一條短問題:「比對拍攝前後,你對梁之了解,那一方面是清晰了,又那一方面是模糊了?」Nora答得很好,態度異常誠懇,原來這個城市,真係有七十人,沒有向巴力屈膝!

她的回應令人更沉重,正如周保松教授兩個月前在「探監記」(星期日明報專輯)所言,是香港社會欠了這班青年人……

2016年二月廿八日,我一直以為是2015,因為過去一段日子,事情發生之密度遠遠超過心力所能疏理的….新界東補選,梁天琦造勢大會,在沙田大會堂側之平台,眾多學苑編輯為他站台,還有盧斯達、梁頌恆,現場擠得水洩不通,每個人情緒俱十分高漲,不包括做嘢的便衣警員,一星期後,我幫他在沙田一城派宣傳單張(因為郵局用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拒絕幫他寄發!那應該是香港郵政史上的第一次!)。有一位衣著十分素雅的太太趨前,不是唾駡,她很心痛的說:「你們這樣激,我怎敢投票支持你們呢?」我冷靜回答:「如果你要反對梁天琦,最低限度,拿一張回去看,要知道你在反對些什麼!」事後她沒有拿,我有細看我在派什麼,政綱有節有理,比那些什麼李華明馮檢基好一百倍!

投票結果:66524,輸了給楊岳橋,重要的是,這個支持度,九月選立法會勝算高唱入雲。事情後來的發展當然不是這樣,那是後話!

我可以如何繼續寫下去呢?眨他為「暴民」「廢青」,太容易,太乾手凈腳了,如果我們的目的是高枕無憂、潔身自愛,那必然達標,然而那不是事情的真相,正如六七暴動不是反英抗暴之義士行為!

電影「十年」在中國神學研究院放映,之後在Q and A環節,有六個人站起來講埋哂d無謂嘢(…..我教會開始查「阿摩司書」、我機構在內地籌款開始出現問題、因為上面開始覺得基督徒在搞事…..),六君子之一,今次有幫忙是「地厚天高」之製作。

那六個人之現場應對令我非常不高興,回家寫了篇文:昨夜、中神、十年。有5034人讀過,最後一段我作了一個譬喻:

香港就好像着了火的木屋,年輕人因經驗資源皆欠,用他們僅有的盛器澆水救火,情况十分狼狽!而成年人基督徒又是如何呢?若無其事,祗是下星期執事會AOB item。會討論為教會添置滅火筒,應該都是會幫襯那信主的供應商,因為如此一來,發生火災的機會會低一些。

2014雨傘運動是香港百年一遇的大事!而我們,和歴史,和自己的生命擦身而過。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