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is Hung

我說的不是真理,真理只在上帝之處。
我只是分享一種看法。

Facebook: 洪麗芳 - Charis Hung

在2019年之前,耶穌的死亡和救贖從未感動過我。

有時,我都會覺得自己好奇怪。

當初信耶穌,因為上帝竟然能無條件愛我而大受感動,對於我這個一直不得不付出才能獲得愛和看重的人來說這是件無比震撼和釋放的事情。
後來返教會,在每個領聖餐和復活節或周會思考上帝的死亡和救贖時,眼見身邊有弟兄姊妹被受感動甚至流出眼淚,我一直都很困惑。
因為我對這件事一直無感。

於是只能不斷思考我到底哪裡有毛病。
是不是我不夠專心?是不是我沒有完全投入?是不是我未夠愛主?
終於某一年(講緊已經讀大學,而信主係初中嘅事),我忍不住對傳道人講了這樣的狀況。

「好多人對於耶穌嘅死同救贖好大感覺,教會都不斷強調耶穌嘅復活係幾咁重要,但其實我係完全理解卻感受唔到。上帝為我哋死頭腦上我明白係好偉大嘅事,佢復活證明咗佢真係神唔只係人,我都明。不過對我嚟講好似都唔係好重要咁,可以話係完全無感覺,拎走呢part,可能都唔會影響我嘅信仰,即係神就係神,舊約時未有耶穌,當時大家只認識耶和華,一樣不減對於佢嘅愛同敬畏。」
然後傳道人給予我的答案是:「你有無睇過〈受難曲〉?去睇下可能感受多啲。」

結果到最後我都沒有走起去看〈受難曲〉,我早看過一些片段,我知道是相當寫實並沒有保留地呈現了當時耶穌受被兵丁虐待到釘十架的整個血腥殘忍過程,可是我不覺得自己沒有共鳴是因爲對那些情節不夠了解,也不覺得震憾畫面就能震懾到我。
因為沒有做過,所以也不能評論到底實際有沒有用。

但或許人就是這樣吧,心底裡說服不了自己的建議,通通都不會被採納,也缺乏動力去嘗試。
要是有一個人,他總是把你的建議當耳邊風或者不上心,大概並不是刻意無視你,而是他打從心裡不覺得那些有用,連時間也不想浪費。
如果要粗鄙一點說的話,是bullshit吧。

2014年,當我逃出添馬公園,我就領略到耶穌在客西馬尼園因何驚恐、憂傷,幾乎要死,也更明白「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意思。」是幾艱難的禱告。
2019年,當梁烈士以生命言說訴求,當許許多多的生命都在勸戒和勉勵中消逝,當街頭一次比一次危險(被自殺、被失縱、虐打、性暴力),還是有很多人走出來,我忽然感受得到為何耶穌的死亡觸動人心。

那一個個死亡受傷的人,也許我們一生也未必會相識,可是他卻切切實實是為著你和我還有未來仍未出生的小孩奮戰。

以前總是不太能感受上帝如何為未認識他的人而死,你有沒有死他們還是這樣生活呀。包拗頸的時候還會想,那些人從來沒有要求你為他們死,無端端為什麼硬要給人如此大的負擔?
直至來到這一年,我才真正明白,有些人愛一個地方愛這裡的人民可以愛到根本不計較這些。
不管你是黃絲還是藍絲,也不管你了不了解我今天所做的事之意義,可是為著我所相信的我所喜愛的,我就付上一切,即使是性命。

不,我並不想傳教。
也不想和你講耶穌有幾偉大。
我想對你說的只是,這些烈士這些義士為我們做的到底是甚麼。
還有,他們並不是神,他們只是人啊。

抗爭走到今天,我已經不再敢呼籲別人走上街頭,也不想再叫大家到示威區吃飯逛街。
已經不是那種狀態,警權大到只要你出現在差人面前,他要打你就打你,拉你就拉你。
我不可以不負責任地叫你不要屈服,在槍指在你面前的時候叫你不准跪,我無法保證你們的安全,我沒有能力保護你們的安危。
以後每一項行動,我都不會建議大家去或不去,我只能說請你做一個對得起良心和智慧的抉擇。
也只想大家思索,每一個出去和不出去的人,承受著和承擔著的是甚麼。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龔立人 - 在暗角言說上主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