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瘟疫下敢說真話的教皇克萊門特六世

余創豪 chonghoyu@gmail.com

引言

在新型冠狀病毒橫行肆虐全球的今天,到底教會可以向基督徒群體和社會發出怎樣的訊息呢?我不奢望出現一錘定音,有如暮鼓晨鐘般的醒世恆言,但我希望至少基督徒可以說真話。太陽底下無新事,每當人類面對重大災難時,總會有些人以陰謀論、謠言、假新聞、假科學去推卸責任,去尋找代罪羔羊。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無情的史冊會將說真話和說假話的人都記錄下來,黑死病的歷史就是一個好例子。

十四世紀時,黑死病(鼠疫)橫掃歐洲,疫情過後,歐洲的人口消失了約三分之一,有人甚至說是三分之二。當時歐洲人認為猶太人就是散播瘟疫的罪魁禍首,對他們施加種種逼害;另一方面,在天主教建制外的行乞修會則照顧病人,嘗試力挽狂瀾,但受到教會建制派的非議,在這兩宗事件中教皇克萊門特六世(Pope Clement VI)都能夠仗義執言。

迫害的社會

在十四世紀初,歐洲人口翻了一番, 結果資源變得稀缺,對現狀不滿的人便尋找出氣袋和代罪羔羊,例如麻風病人、異端、非主流基督徒、性取向不同的人、猶太人……等等。專門研究中世紀歷史的英國歷史學家羅伯特‧摩爾(Robert Ian Moore)稱那時勢形成了一個「迫害的社會」(The formation of a persecuting society)。

在發生鼠疫之前,反猶太主義已經在歐洲根深蒂固,例如1096年十字軍前往聖地與穆斯林作戰前,先在萊茵區域(Rhineland)屠殺猶太人。此外 ,1290年英王愛德華一世將所有猶太人驅逐出英格蘭。

猶太人苦打成招

黑死病可能是由亞洲傳至歐洲,十四世紀初鼠疫突然在歐洲爆發,相對來說,有些猶太人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一來,這是由於猶太人受到排擠,故此他們居住在自己的社區裏面,保持了與外人的社交距離;二來,因為【舊約聖經】有很多關於清潔的律例,所以有些猶太人染病的機會率較低。然而,沒有現代醫學知識的歐洲人並不知道病源,他們對猶太人投以懷疑的目光,有人指控猶太人在水井下毒,於是乎歐洲人大舉逮捕猶太人,並且對他們嚴刑逼供。有些猶太人受不住酷刑,最後苦打成招。在所謂「證據確鑿」之下,無數猶太人被燒死,有些並沒有馬上被殺,而是被監禁起來,當天主教徒慶祝宗教節日時,他們就將被拘禁的猶太人拿出來施以火刑。一些猶太人不想受到這種可怕的懲罰,於是接受了洗禮,從而倖免於難。 根據方濟會修道士赫爾曼‧吉加斯(Herman Gigas)1347年的記錄,當時狂熱的歐洲人想滅絕整個猶太民族。

教皇諭令是「講人自講」

鑑於情況失控,1348年教皇克萊門特六世發佈了兩封教皇諭令,目的是保護猶太人。他宣稱將瘟疫歸咎於猶太民族的人是「受了說謊者和魔鬼的迷惑」。他還指出:指控猶太人為瘟疫的源頭是不正確的,因為在世界上許多地方,同一瘟疫正在折磨著猶太人和其他種族,所有人都在上帝的審判底下。無奈,教皇的諭令只是「講人自講」。

在1349年,鼠疫尚未傳播到史特拉斯堡(Strasbourg),但當地居民相信了猶太人陰謀論的謠言,並且希望迅速解決所謂「猶太問題」。 與大多數居民的想法不同,市議會和商團都知道教皇的諭令,他們試圖保護猶太人,為了防止大屠殺,他們封鎖了猶太社區,並且派出武裝人員駐守該地。但是,一場政變推翻了市議會和商團,市長被迫辭職, 最終數百名猶太人被公開焚死,餘下的生還者被逐出城市。根據一位目擊者所說,在大屠殺期間,一名猶太母親情願將嬰兒扔進火裡,也不願意讓孩子接受天主教的洗禮。據統計,僅在日耳曼已經有三百四十次針對猶太人的血腥暴行,有八十個猶太社區從地圖上消失。

瘟疫是神對罪人的懲罰?

畢竟,教宗是全歐洲地位最崇高的精神領袖,雖然民粹主義者完全不理會教皇的命令,但至少沒有人膽敢強迫教宗撤回言論和道歉。大約六百年後納粹德國將同樣的錯誤和罪惡重演一次,驟眼看來,當時教皇的勸喻好像是徒勞無功,但這並不盡然。

猶太人遭受迫害的原因之一,是當時許多人誤以為黑死病是神對罪人的懲罰,按照這種思維,克服瘟疫的唯一方法就是得到上帝的寬恕。有些人認為,贖罪的方法之一就是清除異端和其他製造麻煩的人,於是猶太人便成為了衆矢之的。但克萊門特六世力排眾議,他說所有死於鼠疫的人都會得到赦罪,不論死者的性別、年齡、種族或宗教信仰如何。對死者的親友和彌留之際的病人來說,教宗的說話帶來了極大的安慰。

有些人不以他人為出氣袋,他們以鞭打自己的方式來贖罪,這些人組成隊伍,從一個鎮走到另一個鎮,他們用紮上金屬的皮帶互相鞭打,在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中,他們每天重複這儀式三次。雖然這儀式為那些對瘟疫感到無能為力的人,提供了一點心靈上的安慰,但教皇在1349年宣布這做法實在無助於贖罪,於是這習俗逐漸消聲匿跡。

保守勢力不滿自甘淡薄的行乞修會

始於十三世紀的行乞修會,在緩解黑死病的痛苦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行乞修會的特色是修道士放棄個人財產, 他們以【使徒行傳】為榜樣,凡物公用。當一般人因恐懼而避開瘟疫患者時,行乞修會的修士卻照顧病人和向他們傳福音,不幸地,一些修士在這過程中亦染了黑死病。儘管行乞修會作出了無私的犧牲和奉獻,但是天主教會的建制派視該修會為威脅,因為行乞修會鼓吹簡樸生活,若果人人都效法他們,人們又怎會有錢捐獻予教會?故此教會的保守勢力要求教皇禁制行乞修會。但克萊門特六世回答說:「如果取締了行乞修會,你能宣揚什麼訊息? 若論謙卑,你們自己就是全世界最驕傲、最自我膨脹、最自以為是的……論貧窮,你們就是最鄙吝和最貪婪的,世界上所有的恩寵和福祉都不能滿足你……我們什麼也不用說,因為只有天主知道你們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這真的是當頭棒喝!

結語

總括來說,教皇克萊門特六世並沒有跟從當時的民粹主義和教會建制派,面對著將瘟疫諉過於猶太人、將殺人或自殘來作為贖罪途徑、將排斥行乞修會視為維護教會……等荒誕言行,克萊門特六世仍然能夠憑著良心講真說話。今天,我們應該說什麼呢?

2020年3月22日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