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保羅

香港細胞小組教會網絡召集人,浸信會牧師。土生土長香港人,參與堂會牧養工作超過四分一世紀,喜歡打籃球、打橋牌和一個人看電影。

在是非不分的時代宣講上帝的話

對不少香港人來說,2017年不容易過,但到了年底總算聽到一項令人稍得安慰的消息,就是退休警司朱經緯被法庭裁定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以警棍襲擊途人鄭仲恆致造成身體受傷罪名成立。主任裁判官錢禮於今年1月3日判刑時,重申事主當時手無寸鐵亦無挑釁,案件具嚴重因素,強調阻嚇性刑罰有必要,判入獄三個月。

事實上,朱經緯案本來就是一件黑白分明的事件,朱揮動警棍襲擊一名手無寸鐡亦沒有任何挑釁動作的普通市民,打向該市民的頸部並令他受傷,理應受到法律制裁。朱被判刑其實是彰顯法治和伸彰公義,但令人心寒的是朱被判刑後警隊和部份親建制人士的強烈反應。

當朱被判刑後,警務督察協會主席李占安向會員發表聲明,表示感到極度痛心和失望。李占安指「對於有同事在佔領行動中,因執行職務而招致刑責,身為同袍實在感到痛心難過」。李占安又認為朱經緯在退休日子臨近的時候,仍然「當仁不讓」,站在最前線,朱「老驥伏櫪的志向,是值得成為楷模」。此外,警隊員佐級協會亦向會員發內部信件,指對今次判刑極度失望,相信此結果對前線警務人員執法必會造成極大影響,以及嚴重打撃前線人員士氣。至於另一警務人員組織警司協會亦表示,對判決結果感到失望。

至於作為警隊之首的警務處長盧偉聰,則於判決後當日向全體警員發信,表示他與警隊管理層均對裁決「深感難過」,會繼續支援朱經緯及其家人。

問題是當朱經緯濫用武力,違反警隊專業守則,且證據確鑿毋容置疑時,一眾警務人員組織和警務處長的表態,豈非是黑白混淆是非不分嗎?即使朱經緯於當晚執勤時面對壓力,但那豈是警務人員濫用暴力的藉口?若有示威人士,以「面對很大壓力」或「被人惡意挑釁」作為使用暴力襲擊警務人員的理由,那又豈會被法庭接納?

朱經緯案也令我想起七警案。當上年2月中法庭判處了向示威者曾健超濫用私刑的七警「襲擊至造成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和須入獄兩年後,警務處長盧偉聰同樣沒有對七警惡行作出任何譴責和向市民道歉,他也同樣表示為七警被判刑感到難過和會盡力支援七警。

警務處長作為警隊最高領導人,理應大公無私,以維護警隊的專業和紀律為首要任務。加上自雨傘運動以來這幾年,香港市民對警方的信任程度不斷下降,警務處長更應致力加強警方與市民的互信,提升警隊保持專業和嚴守政治中立的形像。但現在盧偉聰處長不單處處維護違反紀律濫用武力的朱經緯(和早前的七警),部份警隊組織更視朱經緯為楷模,實在令人憤慨。

對於警務處長的言論,鍾劍華在其文章《政治發展走向威權,警政發展難免如此》中說得好:「作為警隊一哥,他應該對部下犯上如此重大的錯誤深感難過。警察在運用公權力的時候,是一定要受到行動指引及相關的紀律要求限制的… 作為警隊一哥,他也應該為自己沒有有效管理這原本是世界一流的專業警隊而感到難過。」鍾又指:「現在不但是一哥,警隊高層竟然會把一個法庭已經有了裁決,裁定是違反了紀律、違反了法例的警察捧為楷模。這顯然是禮崩樂壞,紀律盪然。」

事實上,禮崩樂壞的不只是警隊高層,還包括一眾親建制人士,他們在朱案判刑後,都異口同聲地對裁判官錢禮口銖筆伐。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1月4日在《大公報》撰文,質疑裁判官大多年紀輕,資歷淺,水平有限。劉更進一步說:「有時這些裁判官甚至忘記了他們的位置,竟然當了暴徒的辯護律師,為他們製造藉口開脫。」問題是當法官錢禮已清楚指出被朱經緯打傷的途人鄭仲恆並非暴徒,何以劉迺強卻未審先判含血噴人?當法官在其判詞中已詳細考慮各項細節,然後才作判決時,何以劉竟信口雌黃指裁判官水平有限?

除劉迺強外,近年經常撐警的屈穎妍也在《頭條日報》專欄撰文,反問警察連使用警棍都犯法,還用什麼維持治安。問題是朱並非合法使用警棍,而是非法使用警棍襲擊市民。經常口不擇言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則在其面書疑問裁判官「是否Short咗?」

毫無疑問,今日香港社會面對嚴重撕裂,非友即敵的思想非常氾濫,但正正是在這時候,不同階層不同行業更要追求專業操守,力求客觀持平,不以貌取人,拒絕先入為主。作為紀律部隊,更應嚴守紀律,持守中立。其實朱經緯案的裁判官錢禮在其判詞中,已表明了有關的判刑,是希望「防止警務人員效法」和「重建市民對警隊的信任」。可惜的是一班親建制人士完全漠視了裁判官的一番苦心。

在這個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的時代,作為教會的牧者傳道,更應謹守崗位,幫助會眾明辨是非,並宣講上帝的話,按上帝的心意帶來警告、提醒、指正、安慰。盼望先知以賽亞的話語能成為今日教會的重要提醒,他說:「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稱暗為光,稱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以賽亞書五章二十節)

作為上帝國度的子民,讓我們拒絕活在非友即敵和以暴易暴的意識形態中,因為我們知道「耶和華試驗義人和惡人,祂的心恨惡喜愛強暴的人。」(詩篇十一篇五節,中文新譯本)雖然面對一個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的時代,讓我們仍選擇活在一份對這個城市的愛護,和對每一個活在香港的人(不論政治立場)的尊重中,並且繼續宣講上帝的道。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陳韋安洪麗芳 寫給你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