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

循道衞理聯合教會退休牧師

在撕裂社會中作主門徒

2019/6/30 聖靈降臨後第三主日

(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

作門徒的準備

今主日的福音經課,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記載了兩件看似沒多大關連的事。有些聖經譯本給與兩段經文不同的標題。51~56節的標題是「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經文記載了耶穌差遣門徒往撒瑪利亞一個村莊,相信是為大家休息而作出安排。但村莊裏的人不肯接待他們。

第二段經文,標題是「跟從耶穌應有的準備」。經文記載耶穌向跟從他的人發出挑戰,要他們有好的準備。

兩段經文是否毫無關聯的呢?我相信並不是。大家都知道聖經的標題是後加的,不是原來有的。現在我用的是《和合本修訂版》,但我查看舊的《和合本》,採用舊的標點的版本,就沒有將這兩段經文分開,並且只是給與「撒瑪利亞人不接待主」的標題。

路加福音九章51節和53節,兩次重複耶穌「決定面向耶路撒冷」,門徒跟着他,然後在十章1~12節,耶穌差派七十二人,兩個兩個的出去傳道。所以我個人覺得路加福音九章51~62節,可以說是在耶穌差遣門徒出去傳道前,要他們明白跟從耶穌是甚麼一回事,要有甚麼準備。我個人覺得如果將兩段經文連在一起,給與「跟從耶穌應有的準備」這標題,看似更為合適。

那究竟作耶穌的門徒,要如何準備呢?在這短短的12節經文中,我看到有三方面:

一,被拒絕

路加福音九章51~56節記載了門徒一個經歷,被差到撒瑪利亞一個村莊,為耶穌前往這地作準備,但那地方的人郤不接待他。路加提供了一個解釋:「因為他面向耶路撒冷去。」(九53)

為甚麼耶穌往耶路撒冷去,他們不接待他呢?路加沒有詳細解釋,但相信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撒瑪利亞人與猶太人一向不和,所以當知道耶穌要往耶路撒冷時,便不接待他。

不接待耶穌的理由,在這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門徒的反應。雅各和約翰即時的反應是,他是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嗎?」(九54)只是耶穌責備他們,並且離開到別的村莊去,事情沒有變壞。

為甚麼雅各和約翰會有這種反應?他們心中想的是甚麼呢?

會否是這樣呢?他們跟隨耶穌,因他們相信耶穌是彌賽亞,是帶領他們脫離羅馬統治的救主。村莊裏的人拒絕耶穌,可以說是「不知好歹」,「不給面子」,「不識抬舉」⋯⋯。盼望用火來燒滅村莊裏的人,只是他們「敬酒不飲飲罰酒」,這是「俾點顏色你看看」而已。

被拒絕的確是很難受,也會容易產生憤怒。但被拒絕不單是門徒要面對的,也是所有跟從耶穌的人都有可能面對的。

耶穌在難世前與門徒坐席時已這樣向門徒說:「世人若恨你們,你們要知道,他們在恨你們以前已經恨我了。你們若屬世界,世界會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而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你們要記得我對你們說過的話:『僕人不大於主人。』他們若迫害了我,也會迫害你們。」(約十五18~20)

所以就算我們所跟從的耶穌是全地的主宰,但被拒絕,甚至是逼迫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有沒有預備呢?

二,沒有成功的生活:

第57~58節記載了一個想跟從耶穌的人與耶穌的對話。這個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裏去,我都要跟從你。」但耶穌郤對他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郤沒有枕頭的地方。」耶穌清楚指出,作他的門徒,可能是連一個棲身之所也沒有。不單如此,在馬太福音十章28節,耶穌甚至指出,「那殺身體但不能滅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意思是:我們的信仰會使我們靈魂不滅,但仍有可能,身體被殺。

這與今天的成功神學剛好相反。不少人宣揚,信耶穌得豐盛人生。這豐盛人生,不單是「天堂有位預留」,在世生活可以有物質的豐裕,萬事勝意,衣食無憂。讀書的,學業有成;工作的,步步高陞,事業有成;做得好,就是有祈禱;做得不好,就是因為天口㷫,沒有祈禱;連參政,都是上帝的旨意,上帝的安排⋯⋯

信耶穌,並不是為生活提供保障和豐裕。耶穌只有這樣的應許:「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在倉裏存糧,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野地裏的百合花⋯⋯它也不勞動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些花的一朵呢!」(太六26,28~29)

耶穌沒有應許成功的神學,就正如我們也常唱的一首詩歌,「神未曾應許」,詩歌歌詞有這樣幾句:「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安無虞。神郤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朽的愛。」

三,要活在當下:

第59~62節記載另外兩個要跟從耶穌的人與耶穌的對話。這次是耶穌先發出呼召:「來跟從我!」其中一個人的回應是:「主啊,容許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九59)另一個人這樣說:「主啊,我要跟從你,但容許我先去辭別我家裏的人。」(九61)是他主動表示要跟從耶穌,但郤先訂下一些條件。

對於兩人的要求,耶穌分別的回應是:「讓死人埋葬死人,你只管去傳講上帝的國。」「手扶着犁向後看的人,不配進上帝的國。」(九60,62)

本來辦理父親喪事,和辭別家人,都是應當的孝道和家庭生活。為甚麼耶穌會反對呢?我相信耶穌不是那麼絕情。前一個人如果是急於回家辦理父親的喪事,他為甚麼還在路上,與耶穌在一起?這只是藉口,「等我父親將來死後,我才來跟從你吧!」

第二個人,說要去辭別家人,但從耶穌的回答中,我們可以看到的都是推搪。一方面他說要跟從主,但可惜的是,有很多事情攔阻他,就如耶穌所講的「撒種比喻」所說的,道撒在荊棘裏,「後來有世上的憂慮、錢財的迷惑把道擠住了,結不出果實。」(太十三22)

我們也可以用另一角度來看耶穌在這裏所講的說話。死去的人,代表着過去的事情。要辭別家裏的人,可以說是代表着今世和將來的纒累。跟從耶穌的人,不會懷緬着過去,也不為將來而擔憂,活在當下,忠心的服侍主。過去或者是成功又或是失敗,我們要放下,因為將來的不一定是成功或是失敗。面對將來,更不要擔憂,因為我們「哪一個能藉着憂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太六27)耶穌提醒我們:「你們要先求上帝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太六33~34)

活在當下,追求上帝的國和義,是門徒要做的事。

在今天撕裂社會中作門徒

一,在被拒絕中散播愛與和平

過去的一段時間,相信香港全體的市民都經歷過「被拒絕」這感受。因修訂「逃犯條例」,支持者被拒絕,但反對者也被拒絕。

支持修訂的,或許真的有人是有良好的初心,盼望台灣殺人事件得到公義的彰顯,也盼望香港不要成為逃犯天堂。所以我們不一定指支持修訂條例的都是奸人,賣港賊等等。不過,很可惜的是,他們遭到強烈的反對。

另一邊廂,不少市民看見修訂條例對香港的人權保障受到損害,對內地的司法制度也不信任,所以強烈的反對。一百萬人的遊行,政府都拒絕不修訂,遊行後不足一個小時便宣布繼續二讀。又引發了第二週日時二百萬人的遊行,現在宣佈暫緩。但正如前立法會主席所講的,「議事規則裏只有撤回和暫停,沒有暫緩。」究竟暫緩是甚麼意思呢?

被拒絕,會很容易產生憤怒,亦形成了今天香港社會的撕裂,衝突和矛盾。但是憤怒,甚至是暴力,是否可以解決問題呢?

經文的第55和第56節中有一個附註:「他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而是要救人的性命。』」這表示有些聖經版本有這幾句,有些沒有。但無論有或沒有,耶穌來到這世界的使命是很清楚的。

第51和53節,經文兩次指出耶穌「決定面向耶路撒冷去」。耶穌往耶路撒冷,要為人犧牲自己的性命,彰顯上帝對人的愛。跟隨耶穌的人,究竟是實踐愛,抑或散播仇恨呢?

我為到在這幾個星期的遊行,基督徒所作的感謝上帝。一首「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能帶給遊行人士的冷靜和和平,實在非常有意義的事。不過,繼續我們要做甚麼呢?

「沒有公義,也沒有和平和愛」。撕裂的社會,不是始於今天。要解決現今困局,成立獨立委員會客觀的調查,實在必須。除了調查今次事件外,也應研究過去幾年民間的怨氣,怎樣去疏導,才是應該的。

「沒有公義,也沒有和平和愛」,但調回頭,「沒有和平和愛,也沒有公義」。警察為甚麼會反對獨立調查呢?就是怕在調查後,一些警務將會有刑事責任。所以假若雙方都沒有一種寬容對待對方,目的只是想去指控對方時,要成立獨立委員會也困難。要朝向和解和寬恕,才可以去尋求公義公平的調查,為未來日子作出更美好的安排。

基督徒的使命,就是要在撕裂中撒播和平,用和平和仁愛去建立公義。

二,在失望中散播希望

信徒的生活,不一定是成功,反之可能是困難,迫害,連枕首的地方也沒有。

一位法國的天主教作者貝爾納諾斯(Georges Bernanos)曾這樣說:「信仰是百分之九十的懷疑,和百分之十的希望。」基督徒常遇到的,多是失望,不成功,更沒有豐裕的生活,甚至是逼迫,所以有懷疑,問:「上帝是否沉默?」「上帝在哪裏?」這佔了人生的百分之九十。但我們仍有百分之十的希望,我們就是憑着那百分之十的希望去向前,尋找公義和和平。6月9日,一百萬人遊行,得的結果是繼續二讀。但我們沒有失望,6月16日,二百萬人的遊行,得到了條例修訂的暫緩。但其他訴求,究竟最終如何,我們大家都不能預測?我們只能盡我們可以的,繼續用和平的方式去表達訴求。正如我早前引用的詩歌所說的,不一定有藍天,但有上主加給我們的力量。這是上主給我們的應許。

昨天晚上(6月29),發生了第二宗因反修例而輕生事件。事主還是只得21歲的大學生。這真是可惜!不錯,政府只暫緩修例,其他訴求完全沒回應,這真令人失望。但我們不要失望,更不要絕望,更要在年輕人中散播希望。

三,得時不得時,仍要散播信、望和愛

不要緬懷過去,也不擔憂將來。不少年紀較長的人,不少時候緬懷過去那種「獅子山精神」,但緬懷也難重拾舊有的。今天的政治形勢不同過去。面對將來,就算今天「一國兩制」沒有被破壞,但28年後如何?看見今天中國內地的黑暗司法(絕對不是「陽光司法」),我們擔憂。但擔憂可成就甚麼呢?

今天,跟從耶穌的人,可否不是緬懷和擔憂,而是向我們身邊的人說,我們存着盼望,為美好的香港,齊心努力。我們要繼續去散播愛和和平。我們要告訴世人知道,在任何情況下,上主仍看顧香港。在黑暗中,我們看見光明,因為「黑暗郤沒有勝過光」(約一5)。這是我們的信念。

留下回應

贊助連結
marksir 聖經考古

 

 

精選文章